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志己】Sin-Chapter 2(中长篇连载中。)

学园爱丽丝,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


注意事项:

1)时间点是原作的几十年前,也就是行平一己刚入学园时期,所以除了两位主角+姬宫+初校长外如无意外其余都是原创人物。

2)两位人物在原作的性格描写不多,作者都是自己估量着写的,OOC请原谅。

3)作者剧情渣文笔渣请原谅。

4)爱丽丝相关设定全根据原作。

5)此文CP为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看文章时希望能尽量不要有原作志贵雅近深爱着安积柚香的代入感,谢谢。


Sin


Chapter 2

 

【你是否已然忘却那风中残烛下所照映出来的,我的模样?】

【How?】

 

志贵雅近是在那一天遇上那个十分奇怪的人。

不,与其说奇怪倒不如说让人匪夷所思。

而志贵雅近自认自己绝不是一个多管闲事并且爱招惹麻烦的人。

虽然有时候有些事情会超乎意料地缠上自己但他总是有能力第一时间解决掉,毕竟这能力对他这个被称为中等部校长继人是必要的。

 

唯独这件事,超出了他的想象。

 

所谓的偶然,在志贵雅近的理解下就是毫无预兆且突然发生的事。

那次的事情也是偶然。

当然了,志贵雅近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在往后的某一日不得不为‘偶然’这两个字加上命运的含义。

 

 

我和你的相遇,便是命中注定。

 

 

那是在一日的晚餐后所发生的事情。

志贵百般无趣地从初等部宿舍出来透透气,来了这个学园后从没有一天是让他好过的,只有那在夜晚散发出阴森森恐怖气息的北森林才不会给他带来窒息般的感受。

就像是脱离了掌控般。

习惯是难以改变的,志贵便养成了只要没事都会来北森林走走,当然了,他自然不会深入到北森林里。

黑暗里的森林会发生什么谁会知道,志贵可是深知这个道理。

因此他便在踏入北森林的那一刻敏锐地感觉到了另一个不属于他的气息。

那个气息很微弱,似乎夹杂着不小的痛楚,志贵蹙眉,打自他进入学园以来,就没遇到过除了他之外还有在晚上到北森林散步的怪癖的人。

志贵追寻着气息谨慎地踏出每一步,夜晚的北森林异常安静,微风轻轻地抚过树林,那个微弱的气息便随着沙沙的声音触碰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是谁?他在心里问道。

嗒、嗒、嗒。

被微风带来至地上的落叶破坏了志贵想要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计划,随着每一步的踩踏,那些落叶就会拼命地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而发出那在深夜里会显得格外大声的声音。

越来越接近了,气息的源头,志贵怎么想都觉得那股气息越发像是一个人的喘息声。

噔咚。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迅速加快,心脏开始为全身递送更多的血液,以让自己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

是什么?

黑夜的北森林不需要任何动作就能散发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而究竟是谁,能和自己一样克服这种气息接近甚至逗留于北森林里呢。

十岁的孩子的好奇心据说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东西,志贵在今天深深地感受到了。

十岁的自己究竟能做什么呢?即使是在发现一些自己不该发现的东西。

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志贵可以明确地感受到那股气息就在自己眼前,尽管是被重重黑幕所遮盖着。

志贵深吸了一口气,往前再踏多一步,想看看引发自己重重好奇心的到底是什么。

 

而他自己也不会想到,这一步,让他踏入了另一个人的世界。

 

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

在脚跟触碰到地上的那一刹那,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自己推倒在地上。

最先占据他脑袋的是惊讶与错愕,下一刻,疼痛感才缓慢从全身各处袭来。

“搞什么……”

志贵紧咬着牙关用双手抵在地面上支撑着自己的上半身,以让自己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事实上,他的身上还有着一个不属于他的重量。

入眼的是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与自己的发色没有过多的差别,男孩的面容被隐藏在夜幕和层层金发下。

如果有人在此时踏入了北森林的深处里,便会看到这么一个情景:一位金黄色头发的男孩躺在另一位银发的男孩身上。

为什么自己会从好好站着的姿势变成现在躺在草地上,志贵认为眼前的男孩很明显地就是所谓的罪魁祸首。

而比起去追究男孩为什么无缘无故把自己推到,那粗重的喘息声和嘶哑声让志贵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你……”

志贵有些迟疑地伸出双手,想一探究竟,却被身上的男孩一挥就把自己的手给拍走。

“喂你……唔!?”

话被硬生生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窒息感涌涌而来,他感到一阵天昏地暗,才发觉到自己的脖子正在被一双手以强硬的力道被掐着。

那道力气,大到让他连举起双手的力气都失去了。

感受到生命的流沙一点点流去,双眼被逼得无法正常张开,唾液一滴滴地从嘴角流下,就连呼吸一口气都变成了望不可及的事。

掐住自己脖子的力道越发显大,他感觉到下一刻仿佛自己的脖子就要被掐断了,脑袋在这一刻也显得混乱不堪。

 

有人曾经说过,死亡比睡觉还快。

什么是想挣扎却又无法做到的感觉?那就是死亡。

要死了……

在意识抛弃自己以前,他只想到了这句。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