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的巨人-兵团】Prison of Sky-07(短篇未完结)

利威尔X埃尔温


注意事项:

·现代paro,兵长高中生背景,埃尔温猫化梗

·人物OOC有

·兵长洁癖为轻微

·作者没文笔没剧情没描写能力超渣

·原创人物有

·这个梗就是清水什么都别想


Prison of Sky


07

 

好累。

从没感觉这么累过。

利威尔觉得自己应该庆幸今天是自己的休息日,书店没开,自己也理所当然的不需要早起。

但实际上他在太阳还未露出一角前就醒了,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有一团白色映入他的眼帘里,他眨了眨眼,原来是那只猫正趴在他的胸口上舒服地沉浸于自己的梦乡。

过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豆大般的汗滴宛如下雨般从额头流下,将自己的脸颊都抹上一层薄薄的痕迹。

做了一个很不安稳的梦。

利威尔本来以为自己的心情会很烦躁,就像以往般,在被噩梦惊醒后总要摆着那张让人退避三舍的臭脸直到几天后才愿意让那表情从自己脸上消退。

嘛,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面无表情的脸也不是很惹人喜欢就是了。

利威尔不甘愿地嘀咕了声麻烦后将自己胸口上那团白色生物给轻轻地放在床边,埃尔温敏锐地感觉到了周遭的变化却不愿起身,只是翻转了一下又继续卷缩在床的一角。

“当猫……也有好处吗……”

利威尔全程都在盯着埃尔温的动作,说不羡慕是假的,当猫什么也不用知道,就连睡觉也不需要烦。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睡觉对自己来说就像是个奢侈般,往往不是做了噩梦醒来后就再也阖不上双眼,要不然就是被一个噩梦纠缠完后接下来就会有一个又一个的噩梦迎接自己。

要不是生理上的需求话,他宁可自己从不睡觉,干些什么也好,总好过就那么躺在床上,迟早有一天连身心都会变得无法脱离那张床。

利威尔往往会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挤出一个讽刺的笑,这世界上谁脱离得了睡觉与梦?

在下床后利威尔简单地梳洗了一遍,在踏入客厅的那一刻他发誓从来没有一个名为惊讶的情感在他心中滋生。

客厅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破碎的玻璃碎片洒得满地都是,在阳光的反射下整个客厅就像是布满星光的白天。

只不过这个布满星空的白天的周围似乎还散发着一股令人作恶的味道,利威尔烦闷地踢了一下沙发以宣示自己的不满,而无辜的沙发就被洁癖发作的利威尔给踢到了角落。

蹙着眉头,利威尔一步并作两步地走向厨房拿出了清洁用具,在把手套和口罩都给戴上后,他眯着双眼,望着那个已经不能被称为客厅的地方。

桌子上有着一滩呕吐物和啤酒的混合液体,花生壳被洒得满地都是,更不用说那些啤酒瓶和一大堆的花生袋子。

利威尔卷起袖子,抬头望了望时钟,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清扫工作。

 

 

“不要……不要……不要找我……不要……”

哐当。

利威尔的手不自觉地加紧了握住拖把的力度,他死死地盯着声音的来源地,像是里头很快就要出现什么怪物般。

从声音他可以判断,摔落在地的一定是倒霉的杯子,那个一直放置于床柜的杯子。

利威尔把拖把的水都给拧干后将其挂置在浴室的一角上,然后不慢不急地开始清洗自己的双手,直到自己觉得双手终于摆脱了那些污垢后,才扭转水龙头,让哗哗的水流声停止。

他转动了把手,迈入了那间房间。

房间一如既往的气息让他感到格外不舒服,所有阳光都被窗帘隔绝在窗口外,在房间不起眼的角落头有着一个塑料杯子和从里头流出来的水,整个房间黑漆漆的,他只听到一些细碎的呢喃语,从床上发出。

床上的人儿将自个儿的身子全部都卷缩在棉被里,在利威尔的眼里看来床上就像是有了一只巨大毛毛虫在缓慢蠕动着。

“怎么了?”

连自己都诧异着从口中说出来的话,竟然可以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来。

“谁……你是谁……”

一个微弱的女声从棉被里传来,有着颤抖的气息,十分微弱,声音在这个空间存在了不过几秒就烟消云散。

简直就像是鬼片里女鬼的声音般。

利威尔完全没有冲动想要走上前去,他的冷静让自己感到意外,但是不知怎么的,他的直觉就是告诉他,一走上前去,自身就会被重重黑暗给围绕。

“利威尔。”

省去了后面应有的介绍,忘了就忘了吧,利威尔想。

 

你忘了会更好。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是让他措手不及的。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啊啊啊啊!!!!”

利威尔睁大了眼睛,亲眼目睹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疯狂地掀开了沙发,双眼被睁大到一种恐怖的境界,把利威尔当成怪物般瞪着。

与睁大的双眼配合的还有那嘴巴,双唇被硬生生地分开到一个匪夷所思的距离,嘶哑的呐喊声从她嘴里发出。

利威尔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情况下冲上前去的。

女人双手拉扯着自己的头发,整个人以头向下的姿势跪在床上,在整个动作的期间她无意间撞到了床头的那根柱子,于是她像是找到了寄托般,开始将自己的头狠狠地撞向那根柱子。

“你疯了!!”

利威尔抓住女人的双手,反手就想扣住她的双手,无奈疯狂的她拥有十分强大的力度,在他的一个不回神下又夺回了自己双手的掌控权,在下一刻将头撞向柱子。

 

如果真的撞了那么她就会死。

她不能死。

 

简直就像是身体本能般。

整个场景就像是被放慢的动作片般,在女人做出了那个会置自己于死地的动作后,利威尔唯一能做的是直接用双手扣住了女人的头。

由于惯性的关系他的手臂免不了与柱子来个亲密接触,在脱离的那一刻他感觉到疼痛开始从骨子里蔓延开来。

而这正是他所没想到的。

在他的双手环着女人的颈项后,他倏忽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力量将自己给推开,使他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脚跟,一只手靠在墙上,疑惑地看着女人的突然变化。

“别……别……别靠近我……你们……你们……都想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声响彻房间,利威尔感觉到自己的耳膜被巨大的音波冲击着,他不得不暂时低下头用自己双手护着自己的双耳以阻挡更多的声音进入自己的双耳。

在觉得自己稍微习惯了尖叫声后利威尔抬起头来,却又看见女人趴在床上拼命挥舞着指尖夹杂自己头发的双手,像是求救又像是在驱赶什么东西。

“你们都想要害我……你们……你们……都……都不是……好……人……去死……去死……都去死!!!!!!!”

他感到自己的头被什么东西砸中似的,东西本身并不致命,致命的却是那惊人的力道。

女人开始抓起身旁任何物体,一握在手中便将物体不停地丢向离自己不远处的利威尔,让利威尔没有反抗的时间和余力,只能用双手挡在自己头面前,做出一个基本的防范姿势。

“干什么!!”

本来没有多少耐心的利威尔被女人的动作给搞得不耐烦,他对着女人大喊道,喊了后他才发觉这一喊原来是需要这么多力气的。

而女人就像个聋子般,什么也听不进,在丢东西的同时嘴里也不忘忙着,张口闭口都是那句你去死。

利威尔并没有打算就在这里让女人杀死,眼下的情况除了自己出去以平息女人的情绪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当他把自己从那个房间隔绝时,他明显地感觉到女人的情绪随着门的关闭而悄然平息,一声嘭就如此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这一闹剧的句号。

 

很累。

真的很累。

 

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可以走动,这样想着的他让自己的身子靠着门,然后整个身体顺势滑了下来,就这么跌坐在门口前。

他环视了一下整个客厅,在他的清扫之下客厅就连一丁点灰尘也没有,让人无法将现在这个地方跟几小时前的地方联系在一起。

更不用说,把现在这个地方和他身后那扇门所隔绝的地方联系。

利威尔将头稍微往后靠在门上,然后他盖上了双眼,把一只手顶在自己额头上,摆出一副我需要休息的样子。

很累。

什么时候才能停。

然而事与愿违。

在他闭起双眼时,与其配合的是脑海里一次又一次闪现的画面。

有人说,有了幻觉后,你就正式脱离了这个世界的轨道。

 

很热。

记忆里的那一栋房子在熊熊火焰的燃烧下脆弱得像块饼干,然后在火焰无情吞噬下屈服于它,倒了下来。

他看到有一只生物向着那一簇巨大的火焰跑去。

不要。

他向着那一只生物伸出双手,拔腿就想跑过去把生物给拉回来,却发觉自己的双脚已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泥沼,动弹不得。

拜托你了。

无论是什么,都不要去。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地呐喊着,喉咙却像是坏掉般再也无法起到任何作用,他喊不出什么,也做不了什么。

不要。

不要走。

直到他看见那只生物在火焰的欢迎下,在他眼前消失而去。

 

喵呜。

又是这样一个场景。

利威尔是被突然而来的声音给吓到而睁开了自己的双眼,自己双腿上的位置也已经有了另一个生物正在霸占着。

是埃尔温。

“对不起……”

利威尔无力地举起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埃尔温的脸颊,口中喃喃道。

这么大的动静没理由不会吵醒它。

“吵醒你了吧……”

利威尔有点好笑地看着埃尔温摇了摇头,然后歪着头用它那双蓝色眸子望向自己。

这猫是有灵性的。

他想起了玛丽夫人讲的话。

手指穿插在雪白色的毛发间,有点痒痒的,但是利威尔却不讨厌,他反而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它的毛发穿插在自己指缝间的感觉。

利威尔不厌烦地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埃尔温的毛发,至少就现在来看,他觉得这有助于他平缓自己的情绪。

而那只猫咪也丝毫不动地任由利威尔抚摸,两只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利威尔毫无表情的脸。

 

“埃尔温……”

那是一个无意间的呢喃,一个发自内心的、无法阻止的呼唤。

 

你会失去一切。

利威尔一愣,身子开始紧绷了起来,就连手也停止了动作,这得来了猫咪不解的目光。

那个梦、那把声音、那簇火苗。

都在为他提醒着那即将到来的一切。

 

 

在坠入于天空之狱时,你将会失去一切。

 

 

喵。

猫咪尝试将陷入沉思的利威尔给呼唤回现实,利威尔勉强把嘴角扯到一个角度,至少要让眼前的猫咪认为他是没事的。

很美的、很温柔的声音,他想。

并不是那把声音。

那把一直在逼他上绝路的声音;那把用着美丽柔和来引诱他进入那个深渊的声音;那把宛如恶魔般魅惑的声音,诱导他放弃一切。

 

“不会的。”

利威尔的双手紧握成拳头,在面前的猫儿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之前他便将它给抱上来,让它的双眸在同一水平上直视自己的。

“我不会失去你,埃尔温。”

青年坚定地说道。

不是疑问句,而是,不容置疑的陈述句。

 

“你不会离开我。”

再一次的复述,然后,他看着埃尔温缓缓地低下了头。

 

它抬起头来,又再一次地低下头。

它点头了。

 

黑发青年满意地笑了。


会失去谁都好,只要你,在这一刻这一秒,还在我身边。

那就够了。

我才不会失去你。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