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志己】Sin-Chapter 3(中长篇连载中。)

学园爱丽丝,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


注意事项:

1)时间点是原作的几十年前,也就是行平一己刚入学园时期,所以除了两位主角+姬宫+初校长外如无意外其余都是原创人物。

2)两位人物在原作的性格描写不多,作者都是自己估量着写的,OOC请原谅。

3)作者剧情渣文笔渣请原谅。

4)爱丽丝相关设定全根据原作。

5)此文CP为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看文章时希望能尽量不要有原作志贵雅近深爱着安积柚香的代入感,谢谢。


Sin


Chapter 3

 

【你是否已悄然踏入那片阴影中,我的爱人?】

【When?】

 

“那个……志贵同学,可不可以借一下你的历史笔记呢?”

志贵抬起头来望着眼前这位不陌生的褐色短发女孩,随手就从抽屉里抄起了一本笔记本,递给了她。

而他也可以发誓,这已经是自己在数不清的次数下看见那位女孩娇羞的笑容。

太容易看出女孩子的心意了,他心想,然后眼角便瞄到那位女孩满怀欣喜地抱着自己笔记本跑到朋友们的身旁去。

志贵无趣地耸耸肩,站起身来便向往外走,这些日子发生太多事了,他需要用除了上课之外的时间来好好清醒自己的头脑。

就在他双脚伸直的那一刻,有一个不属于他的影子落在他跟前。

“不好意思……”

到底还有什么事啊。

志贵不耐烦地想,这也成功导致他忽视了那把声音是自己以前从未听到过的,温柔及魅惑的低音。

然后再度抬起头来时,来者轻易地便让他露出了常人不易察觉的惊愕神情。

 

是他。

是那个罪魁祸首。

 

志贵雅近绝不会忘了三天前发生的事,没错,就是在仅仅三天前所发生的事。

当他终于有意识并且有能力睁开自己的双眼时,他看到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以及身旁那个黑发男人。

意识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完全回到自己的掌控中,强光突然而来的闯入让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眯成一条线,以不让更多的光亮伤害那双宝贵的双眼。

等到自己的眼睛能适应室内的亮光时自己身旁的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当下他最需要搞清楚的是究竟发生什么事以及这里到底是哪里。

志贵环视四周,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臂上多了个留置针,而留置针的管子一路连接到位于自己右边的那瓶点滴。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样的场景想也不用想都知道自己身处于爱丽丝学园里的医院中,他也不忘低下头,不出意外地看到自己身着于一身病人装中。

这才让他确实想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找回了自己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回忆。

缓缓地抬起手臂,他的指尖可以感受到一个不属于自己颈项皮肤的触感,那是绷带,在不用镜子的情况下他也可以得知自己的颈项正在被绷带给环绕着。

然后他将五指给收拢起来,合成一个拳头,重重地打在了自己身下那无辜的床褥上。

 

他自认自己是个很冷静的人,至少对于一个十岁小孩子来说,他冷静的程度绝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但谁可以告诉他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在夜晚的北森林里差点就被人杀?

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大人来说都算是未必能被接受的事情。

而且他还是默不作声地完成了那一整个动作,虽然还得加上紧抿着嘴巴并且脸色苍白的情景,显示了他对这整件事情的不满及愤怒。

到底是谁?

他绝对不会相信鬼怪故事,从那双小手的触感来看那绝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怪就只怪自己身子太弱没法看清那个混帐到底是谁。

难不成是嫉恨自己的人?

就算是嫉恨也不至于要将自己杀掉吧……更何况那双小手的主人不是和自己同龄就是比自己小的人,小孩子到底有多少怨恨至非置自己于死地不可呢?

 

喀拉。

打开门的声音适时地阻止了这位十岁小孩的猜想,志贵带着些许惊讶的望着原先那位本在自己身边的黑发男子,此时此刻正拿着一杯水走了进来。

黑发男子在目睹了志贵那苍白的脸色时并未露出太大的惊讶神情,他关上了门,对着志贵劈头就说了一句你醒了呀,而后径自将手上那杯水递给志贵。

对于男子反应略微不满的志贵抬眼望了望男子,又再往回了那杯装有着清澈液体的玻璃杯,最终还是伸手接过了。

清凉的水咕噜咕噜地流过自己的喉间处,滋润了干燥许久的喉咙,感到了前所未有舒服的志贵一鼓作气地把杯子里所有的水都吞下去。

“那么,”,黑发男子在志贵把手中的杯子放下后就马上开口了,“你还记得发生什么事了吗?”

“记得,一个疯子想杀了我。”,尽量保持着一如既往地冷静,志贵回答。

“那……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

黑发男子小心翼翼地继续问道,而志贵这才恍然大悟道,自己貌似从未认真回想起那个人到底是谁,是不是自己认识或看过的人。

 

那是一个……一个有着一头金黄色头发的人。

貌似……是个男孩。

他还记得很清楚,在自己被杀的过程中,杀人凶手正用着他那双蓝色眼眸狠狠地瞪着自己。

谁说蓝色的眼眸是温柔的,志贵雅近现在就能用千万种理由给反驳。

在整段过程中,那段记忆非最清晰莫属。

那双眼睛瞪着自己就像是巴不得把自己吞下肚似的,是的,如果不是恶魔的眼睛都是红色的话,志贵在那一刻几乎都快要将那误认为恶魔的双眼。

 

那只恶魔有着在夜光下发亮的蓝色双眼,而自己,正作为眼前的活人,一点一滴地被其抹杀存在。

 

“那是……”

 

志贵雅近只觉得头脑一阵昏沉,接着他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瘫软下去,黑发男子见状便反应迅速地将他搀扶起来,让他倚靠着枕头歇息。

“没事吧?”,黑发男子试探性地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起初他看见什么都有重影,在适应了一下子后才恢复了正常视线。

而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发生什么事了?”,黑发男子显然有些许不放心,他担忧地望向志贵,而志贵现在却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他的小手颤抖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覆盖在自己双腿上的床单。

 

他知道了。

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是那个除了自己外能进出花姬殿的男孩。

是那个深受大家重视的好学生。

是那个为公主大人提供不老解药的人。

是那个拥有长生不老爱丽丝以及拥有透视一切爱丽丝体质的人。

 

是他。

是行平一己。

 

 

“志贵同学。”

男人的一声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一愣,抬头与男人对视,与自己对视的那双眼睛仿佛已将自己的一切都看透了。

黑发男子直了直身子,用一种极为认真的眼神望向志贵,下一刻,他的身体弯成九十度,头也深深地低了下去。

在志贵还未作出任何反应前,男人率先开口了。

“这算是老师的请求……好吗?”

 

“关于行平同学的事,请不要说出去……谁都不要……好吗?我想……公主大人也不希望这件事被透露出去……”

志贵作不出任何反应,他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会扯到公主大人身上,本身杀人凶手就是那个人的这件事实就已经够让人惊讶了,更何况现在这情况已经是属于越扯越远的状态。

仅仅十岁的他,在这一刻能做的只有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算我拜托你了,好吗?”

又是一次的鞠躬,志贵觉得自己若不再答应眼前的男人头都可以低到地上去了。

 

现在的情况还是很乱,总而言之先答应好了,过后要再去问问公主大人。

反正……自己也没死。

有一股强烈的直觉告诉志贵这件事其中可能牵涉到太多秘密,而这些想法无一不迫使他扭动那僵硬的脖子,硬生生地作出了个点头的动作。

 

“嗯,我知道了。”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