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志己】Only Today.(短篇已完结,送给基友的情人节贺礼)

依旧渣文,CP情人节快乐!!!

因为太赶了来不及检查,将就些吧。


Only Today.

 

“那么,中等部校长今天身体不舒服?”

爱丽丝学园高等部校长—————行平一己,略皱眉头地望向前方来报告的部下。

“是的……今天中等部校长让人……让人……来通传……他今日……没法……出席会议了……”

被那位高贵的高等部校长盯得有些不自在,这名无辜的部下开始慌张起来,连说话都开始吞吞吐吐。

感觉到了自己不知不觉散发出的压迫感,行平一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有些尴尬地垂下眼眸以掩饰自己的失态,然后挥一挥手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打发走了部下。

“怎么搞的……”

他咕哝着,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并且要求全学园最重要的所有相关人员出席,以那个人的性格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出席对这个会议的重要性,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病倒了呢?

更何况,昨天明明还—————

啪嗒。

一时间的沉思让他手中的笔不小心掉落在纸上,笔尖在触碰到纸张的那一刻随着地心引力的带领在白色的纸张上划上一条歪歪曲曲的线。

行平一己叹了声,拿起笔来,把那张被画上的纸张用手揉成一团并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幸好没人看见自己的反常。

“啧。”

他不满地发出这一声,究竟是谁把他搞成这样子,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家伙……难道……”

 

 

“唔……”

床上的人发出了一声不舒服的呢喃,行平一己见状,立即伸手探上床上人儿的额头,还好,烧已经退了。

行平一己现在正处于一间宽敞却安静的房间里,他坐在房间内唯一一张大床旁边的椅子上,双腿重叠在一起,以一个优雅的姿势望着床上的人。

壁钟的时针告诉他现在已超过晚上七时正接近八时,他身上还穿着工作时的端庄西装,今天的那场会议足足从早上一直到傍晚才结束,而会议的结果就是为自己的办公桌上堆上了一叠叠的厚重文件。

本来想带文件过了批改的他又觉得现在这时候开灯会对床上人儿的睡眠不好,因此又做罢了。

“都是你害的。”

行平一己抱怨着,声音十分小声但却是一个足以让床上的人听清楚话的内容的音量。

“……水…………”

回应他的却是毫不相关的事。

—————真是牛头不对马嘴,他想。

虽然心中不甘愿,但行平一己却还是瞧见了那个人微裂的嘴唇,显示着那个人此时真的需要水的滋润。

行平一己叹了声,拿起了床柜上一杯只剩下四分之一水量的水杯,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伸到了人儿的脑后,轻轻将其托起,然后让人儿的嘴唇触碰到水杯,再微微地倾泻水杯,让水顺利地流入口里。

只是,这种事情总有些意外,行平一己略微烦闷地瞧见那从嘴角逃出的几滴水,从嘴角流至下巴再到颈项,留下一条水痕。

—————这个时候正常人一般会怎么做?

用手抹掉?还是……

行平一己开始发现自己竟然纠结于这种无聊问题中,他瞪了一眼罪魁祸首,站起了身,椅子因此而向后移了几步,发出了声音。

“再不醒来我就走了。”

然后他真的往转身往房门口走。

 

“别。”

一股力道拉住了他,他回头看,发觉自己的手腕被一只手牢牢地抓住。

“玩这种游戏很好玩?嗯?中等部校长。”

行平一己甩掉了那只手,居高临下地瞪着床上的人,爱丽丝学园的中等部校长—————志贵雅近。

“都是你。”

志贵雅近毫不示弱地瞪回了行平一己,而行平一己发誓他此时此刻看到眼前的人竟然像小孩子一样嘟起了嘴角。

“谁叫你不陪我过情人节。”

—————果然是这个。

“谁要陪你过啊!?今天那场会议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吗?”

行平一己略微提高了声量,他再度转过了头,不让自己的视线对上那个人的。

“那么说,学园的工作比我还重要咯?”

 

嘭。

椅子被推倒在地,志贵雅近目瞪口呆地看到行平一己的肩膀颤抖着,一句回答也不给,就这么地,把自己那微微颤抖的背后毫无保留地暴露给他。

行平一己低下头,缄默着,不让身后的人看到他的表情。

“算了。”

最后,行平一己闷闷地回答着抬起脚步就是往前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状况下说出这句话。

直到自己被一双温暖的手抱着,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拉回了现实。

 

“对不起。”

他沉默。

“是我不好。”

“让你担心了。”

 

行平一己觉得自己的理智线彻底被割断了,他猛地转过身来,挥手就要往男人的脸打去,但当他看到男人那略微发红的脸颊时,却又不忍心。

 

—————你都不知道,当我早上接到你生病了的传言时,心脏简直快要停了。

—————就像当时接到泉水的死讯时。

—————直到当我回想起了昨夜的你,得知了你的目的。

 

手停在半空中,想打却又打不下去,也不知这情形维持了多久,才有另一只手掌来与那只孤单的手掌会合,在空中十指紧扣。

 

志贵雅近实在忍不住了,当他看到身下的人那湿润的眼角。

—————都是他的错。

 

如果他没吃下从先仙朵拉城买来的药剂,一个会让人发高烧的药剂。

如果他没因为自己心爱的人拒绝了自己一起过情人节的要求而闹别扭。

 

那么,他就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如此担心,露出这种表情。

 

眼前的人身高比自己还高,志贵雅近根本无需低头,只是向前一步,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他的。

没有所谓的舌头缠绵,他们只是轻轻的触碰着彼此,嘴唇对着嘴唇。

 

半响,志贵雅近主动拉开了彼此的距离,虽说拉开,他们的距离却是鼻尖还能碰到彼此的。

“原谅我了没?”

 

行平一己此时才微微睁开了自己在接吻时紧闭的双眼,长长眼睫毛下的双眼依旧不肯对上眼前人儿的。

他微微偏头,只说了句哪有那么容易。

“别这样。”

志贵雅近拉起了他的其中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道:“你看,我真的没事了。”

 

行平一己抬起了头,看到了那双蓝色眼眸里传达出的坚定的信念,然后竟这么神奇地,自己也感受到了。

内心感觉稍微安心点了。

 

—————不会有事的。

—————他不会再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了。

—————不管是蜜柑……还是……他……

 

“情人节呢,不送我些什么吗?”

行平一己无奈地看着恢复正常的志贵雅近,无视了他的问题。

“一句我喜欢你也不行吗?”

“不行。”

“只有今天而已啦,情人节也这么对我吗?”

志贵雅近失望地叹气,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行平一己,像是期望眼前的人改变主意一样。

 

“那么……”

—————只有今天的话。

 

行平一己双手抚上了志贵雅近的脸颊,主动将自己地嘴唇贴上了他的,而后,伸出了舌头。

突如其来的喜悦冲破了志贵雅近的理智,他双手紧紧的扣住了行平一己的脑袋,开始疯狂地回吻。

 

“唔……喜……喜欢……喜欢……你……”

夹杂着喘息声的呢喃,换来了房内的甜蜜气息,以及,志贵雅近动作的停止。

 

行平一己的头脑晕晕的,他貌似隐约看到了,眼前的人似乎有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志贵雅近将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轻轻的,甜甜的,回应了他。

 

“我也喜欢你哦,比谁都还喜欢。”

 

—————Only Today.


-FIN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