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寻梦者———序章(中长篇连载中。)

送给我老公的生日贺礼-V-顺便庆祝明天3月14日我们结婚纪念日!!!

注意事项:

1)全架空向注意。

2)全文清水,顶多接吻。

3)作者不会写战斗情景描写废请慎入。

4)最后剧情渣文笔渣。


寻梦者


序章

 

椎名曦是个普通的十七岁高中生。

普通这两个字是被强调的。

普通的一名混血儿、拥有一头普通的金色长发、拥有一双普通的蓝眸、校服也是普通的宝蓝色水手服。

而她总爱将自己的长发梳成一个马尾,两边脸颊各自留下了一小撮头发,让马尾顺着自己的脊椎而下。

她是位普通的女孩。

然后,她在一个“普通”的日子里,遇上了那件事。

 

 

 

 

 

“天气好热呀—————”

椎名曦一手不停地摇摆以为自己煽风,另一只手则不间断地往自己嘴里送上冰冷冷的抹茶雪糕,汗水一滴滴地从她额头上流下,让她的衣领都湿透了。

而她身旁的短发女孩对此却露出了一个厌烦的表情,顺带用双手盖上了自己的双耳。

“你已经说这话好多次啦,小曦,停一停行不行呀。”

“什么嘛,连你也这么说我。”

椎名曦嘟起了嘴唇,不满地瞪向了抱怨自己的朋友,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眼前正有一个人向自己走来,眼瞧着就要撞上自己。

而这也的确发生了。

 

“哎呀—————”

椎名曦脱口而出就是这两个字,在意识到自己因和朋友拌嘴而撞到了路人后,她第一时间就是转过头向那名无辜的路人鞠躬道歉。

是位邋遢的大叔,从头到脚都可以用邋遢来形容,是各种意义上的。

“啊大叔,”椎名曦微愣,对着大叔就是一鞠躬,“不好意思啊。”

在她转头就要走时,却发觉自己的手肘被一股力量拉扯着,转头一看,竟是一只手。

那位大叔正在拉着她,不让她走。

对于大叔的奇怪举止感到不解,她蹙眉,稍稍提高了声量,“大叔?”

 

“小姐。”

那是一把低沉的声音,宛如冬天般凛冽。

“今日午夜时,请保护好自己的梦。”

 

她睁大双眼,看着那个人在自己满脸不解下再度缓缓开口。

 

 

“命运无法改变,祝你好运,寻梦者。”

 

 

“什么……啊……”

椎名曦站在原地不动,双眼睁大,而双唇也已分开了一小段距离,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那位大叔放开了自己的手肘,再低头一看时,除了那只手在自己手肘留下的红色印痕外,再也无他。

心中一股莫名其妙的烦躁和不安感就此被点燃而起,椎名曦收回了自己被拉在半空中的手,她第一时间反应竟是想要追回那位不知不觉已消失在人群的大叔,要向他问个清楚。

错愕的不仅仅只是她,还有在她身旁那位友人也适时地皱起了眉头,看到椎名曦反常的举止,她一手拽住了正要往大叔消失方向走的椎名曦,对她摇了摇头,道:“算了啦小曦,那种莫名其妙的人你随处都可见,那位大叔说不定只是逗你玩的呢。”

“可是……”,友人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椎名曦就是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就像是那位大叔说的并不是玩话,而是实实在在地预言什么来着,她欲言又止:“他说那个……那个什么者的……感觉……”

眼瞧着那名金发马尾的女孩吞吞吐吐了个半天却也吐不出个所以来,友人迅速地打断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伸手就是拉起椎名曦往前跑,边跑边喊:“别管啦!那名大叔分明就是闹你玩的,你长这么大有听说过那什么梦啊什么者的东西吗?走啦,我请你去吃那家有名甜品店的蛋糕,保证你吃了后心情马上好起来!”

思绪忽地被打断,在友人的拉扯下椎名曦不得不抬起双脚跟随着友人的脚步向前跑,微笑开始逐渐恢复在她脸上,友人说得对,那名大叔肯定是没事做闹自己玩呢,虽然心中对于大叔把自己当作玩闹的对象有点懊恼,但椎名曦最后将蛋糕和生气这两者权衡了一下,是智者肯定都是选择前者的吧。

管他的呢,现在蛋糕比较重要。

这是椎名曦最后对这起事故的结论。

 

回到家时,迎接自己的只有头上那轮明月。

家人早已进入梦乡,椎名曦蹑手蹑脚地从玄关一路走到自己房门去,在静悄悄地关上门后,椎名曦匆匆忙忙地坐上梳妆台卸掉了自己的淡妆后就衣服也不换地投向那张床的怀抱。

所以说,只会打粉底和搽淡淡的眼影的好处就是这样,看吧,卸妆只消个不到五分钟时间就完成了。

椎名曦实在是累得不得了,经过了一整天在外面的游荡她早已忘了自己在下午曾经遇到一位大叔,片刻后便已经把意识抛得远远的,沉入了睡眠。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几个小时后,她再度被迫想起了那位大叔。

 

 

——————救我。

很暗。

 

——————给我。

什么?

 

——————我要。

是谁?

 

 

“把你的梦,给我吧。”

 

 

——————祝你好运,寻梦者。

 

少女身处一个尽是光点的空间里,光亮得刺眼,让她一时睁不开眼睛。

过后,即使是在眼皮的覆盖下她的神经依然能敏锐地感觉周围的光开始消散。

她睁开眼睛,看见光点一个个被吸走,被吸入一个像是黑洞的地方。

少女再也看不到光点。

光点尽数散去,世界终究归为一片漆黑。

 

 

少女再度睁开双眼时,身处于一片黑暗。

她以为自己在半夜中醒来,转头就想继续睡下去,却发觉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已经站了起来了。

“……床呢……”

她呢喃着,下意识地向周围看去,却被吓了一跳。

她的身旁都是人,周围到处都是人,简直就像是有节日时的广场般,到处都是人挤人。

但是奇怪的是,她一点也没有自己正身处于拥挤的人潮的感觉。

身体很轻,也没有任何东西触碰到自己。

太奇怪了。

少女这么想着,手不知不觉地抬上来,想要触碰自己身旁一位黑发男孩的手肘。

而那位男孩正也对着自己做着相同的动作。

 

她什么也感觉不到。

 

手指穿过彼此的手肘,她的意识整个就像是被抽走了般,一动也不动,却只见眼前的男孩开始像疯了般不停身处双手穿过自己的身体,他的动作有点滑稽,仿佛在水里挣扎般却一直无法得救。

但是少女没有心情笑。

谁会有呢?

 

死了吗……

自己……

 

“不对……不对……”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少女的意识变为空白,脑内只有这三个字反复占据自己的脑海。

没错,一定是这样没错。

少女露出了一个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般的顽皮笑容,她笑得很美,在这空间里,唯独她有着与众不同的表情。

 

椎名曦你真笨。

是嘛,这一定是梦啦。

怎么可能自己就这么无缘无故死了呢。

人怎么可能在还没死之前就触碰不到别人呢。

自己怎么可能死了呢。

 

少女开始呵呵地笑了起来,无视了眼前已经近乎崩溃的男孩。

她开始用手捏起自己的脸颊。

 

醒来。

快点醒来。

我才不喜欢做噩梦呢。

是学校假期哦……明天……明天还要继续玩的啦。

 

捏脸颊不管用,一定是疼痛不够。

正当少女开始想要拉扯自己头发时,一把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少女循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就像其他人般。

可是她什么也看不到。

因为太亮了。

 

原本黑暗的空间开始闪烁着无数的光点,而这亮光有着能让一个与其直视凡人的肉眼瞬间瞎掉的能力。

所有人都痛苦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啊啊,抱歉,太亮了吧。”

一把清亮的女声响起,用着敷衍的语气道歉。

随着声音的响起,周围的亮光像是被控制了般,亮度开始逐渐减少,直到能让所有人相安无事地睁开双眼的程度。

 

她看到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坐在所有人的上空中,就像在奇幻小说里般,那位少女就是坐在空气上,却怎么样也不会掉下来。

少女愉悦地摇晃着自己的双腿,像个王者般从上空仰视所有人。

她看不到少女的面容,少女的整个上半身都被光所覆盖,任凭她怎么踮起脚尖也无法瞧见。

然而此刻,少女张开双臂,在所有人的不解和惶恐之下做出了一个欢迎的动作。

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开口了。

 

 

“欢迎来到我所构造的世界——————虚。”

“寻梦者们。”

-TBC

评论(1)
热度(4)
  1. 唐荃蓀Luthina_Yuki 转载了此文字
    感激不盡。淚流滿面。 兩周年快樂啊親愛的QVQ坐等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