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的巨人·双团】Rainy Day(短篇未完结)Part 2

比上回更少字了卧槽

人物OOC越来越严重。


奈尔X埃尔温


08

 

我们正在追逐的,到底是什么。

 

糊里糊涂就加入了训练兵团,基本上要是问奈尔为什么他会想当士兵那么他的第一个反应必然是白你一眼然后丢给你一句你管我。

好吧,每个人总有难言之隐。

对于奈尔来说抛弃那少数人才能拥有的家产而选择加入训练兵团是个愚蠢至极的事。

可是事情做都做了现在想挽回估计是来不及了。

算了,如果能加入宪兵团也能提高家族的名气吧。

 

“埃尔温,你以后也是跟我一样加入宪兵团对吧?”

进入兵团的第一夜,奈尔对埃尔温这么问起。

“那个的话……再看吧。”

 

“不管如何,绝对不能加入调查兵团啊,我可不想你被吃掉。”

“我想……也是呢。”

 

09

 

真是糟透了的一天。

奈尔看着脸色苍白的埃尔温这么想着。

 

“好点了没?能不能吃东西?”

“不,不必了。”

对于奈尔给出的好意埃尔温只是摆了摆手,奈尔从认识自此从未看过他像现在这样,就连韩吉三毛也是。

“……你们……到底看到了什么……从调查兵团那里。”

 

万灰俱念的眼神。

再也无法挣扎的躯体。

对于鲜血已经麻木的感官。

给予自由之翼过高的期望的回报。

 

“奈尔,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要飞翔,需要这么多的代价。”

“为什么你这么想要飞翔?”

 

“因为那是人的天性。”

 

10

 

想要活着。

为此,我可以不要飞翔。

 

雨水慢慢地冲走了地上的污垢,宛如天空的眼泪徐徐落了下来。

水珠从发梢处缓缓流下,将身体各个角落都留下自己的痕迹。

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感冒吧。

必须得快点,再快一点。

把他给拉回来。

 

“你一定是疯了埃尔温,竟然想要加入调查兵团。”

奈尔感觉有什么浓稠液体从鼻孔处流下,反正待会儿一定会被雨水给冲走吧。

“被教官发现可不好。”

金发男人此时正站在自己对面,平日梳起的整齐刘海已被雨水打散,散发的他看起来又像是另一个人。

“呵,是啊,所以我们赶紧解决掉这事吧?”

 

埃尔温此时就像个在角落处静静等待着猎物上钩的猛兽,奈尔怎么想也只想到这个来形容。

作为一直在他身旁的挚友能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也是理所当然的。

用尽全部力气挥出的拳头被金发男人往后一闪就躲过了。

啧,狼狈死了。

就在奈尔自嘲时却感受到腹部一阵痛楚,随即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时候时就已经猝不及防地整个人跌落在地了。

 

“你分神了。”

金发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奈尔,下一刻将拳头毫不留情地砸在奈尔的脸颊上。

奈尔啧了一声,咬着嘴唇硬是接下来那一拳。

所谓的掌控力道在格斗术是多么重要,奈尔早就从埃尔温那里得知了。

天知道为什么这小子对格斗那么厉害。

 

“起来。”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奈尔在还未起身时率先将脚踢向埃尔温想借机绊倒他,却反被埃尔温轻而易举抓住自己的军靴,然后将他的一只腿狠狠地摔在地上。

 

“切,反正都打不过,你就直白说好了,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只是,单纯地知道了自己想要干什么罢了。”

 

这一天一定是噩梦的开始,奈尔想。

 

11

 

那一天的闹剧以金发男人平静的道歉结束了。

就这么开玩笑似的结束了。

搞什么鬼。

 

“啊啊你们真是乱来了一通,幸好我和三毛及时赶到呢。”

韩吉将面包全数咽下后笑着说,顺便还不忘睨了两眼从头到尾都在沉默着的当事者们。

“嘛……也就这样呢。”

在一旁的三毛留下这句后就把韩吉给拉走了,剩下了奈尔和埃尔温。

 

“想法变了么。”

“没。”

“你真这么想变成一堆白骨!!?”

奈尔不顾旁人的目光,拳头重重地打在了桌子上,所幸发出的声音并未引起教官的注意。

 

“我只是想要自由,你明白吗?”

埃尔温抬起头来,少有地直接望着奈尔的双瞳,嘴巴一张一合说着。

奈尔觉得那一刻自己的耳朵出现了耳鸣,听不清楚金发男人所发出的语言。

“你能理解吗?”

 

我,能理解他什么呢?

 

12

 

不明白。

真的不明白。

所谓的自由到底是什么,那家伙到底想要怎样的自由。

一定是疯了,怎么会有人想要去送死。

一定是那一天去调查兵团时被洗脑了,切,早知道应该阻止的。

 

然而当回过神时,奈尔发现到自己的双手已经红肿不已,淤青带来的疼痛逐渐越发清晰。

真是不得了了,又干傻事了。

 

“你再这样下去有用吗?把树当沙包?”

冷冷的声音传来,奈尔转身一看,是三毛。

“我也不知道……”

奈尔无力地将身体靠在树干上,刚刚对着树乱揍一阵子后他发觉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听韩吉说,你是要加入宪兵团对吧。”

“正是如此。”

 

“那么,也难怪你会无法理解那家伙的想法了。”

这句话像是一把剑似的刺入了奈尔心里的最深处,他激动地跳了起来,对着三毛呐喊。

“所以说,我到底不了解什么了!?”

“想让他活着的我,到底哪里错了!?”

 

面对奈尔的激动反应,三毛也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转过身就是往反方向走。

“人啊……不能只是单单地活着。”

“还有其他……其他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你就承认吧,你其实从一开始就没了解到他,奈尔。”

 

我现在到底在干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现在的我,对于他而言,到底是什么。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