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的巨人-兵团】Prison of Sky-03(短篇未完结)

利威尔X埃尔温


注意事项:

·现代paro,兵长高中生背景,埃尔温猫化梗

·人物OOC有

·兵长洁癖为轻微

·作者没文笔没剧情没描写能力超渣

·原创人物有

·这个梗就是清水什么都别想


Prison of Sky


03

 

“你,给我在五秒内消失。”

一间普通二楼式的屋子从外头就隐约倾吐出压抑的气息,就连经过的人都会感到些许不自在。

而发出气息的源头正是站在屋子门口外阶梯的利威尔,他将眼睛眯成一条线,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眼神,然后用手指指着前方。

准确来说,是指着前面的一小只白色生物。

“你信不信我真能把你扔进附近的小河里,淹死你算了。”利威尔用脚蹬了蹬地上,以高高在上的姿势宣示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喵呜。

从那张嘴里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满满的不在意又一种信心十足的感觉。

利威尔也知道,这只猫不是一般的聪明,它如此相信利威尔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也是对的。

真是自找麻烦,当初让它死在那里不就好了,利威尔暗自咒骂着。

这样的僵持已经持续了几分钟,利威尔在这之前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和一只猫这样大小眼对瞪,互不相让。

“利威尔?”

打破这个局面的是从屋里传来的一阵病恹恹的女声,声音像是要确认利威尔的存在似的。

利威尔蹙了蹙眉,以啊作为了回应,然后转身用钥匙开启了大门,‘喀拉’一声正式宣示了他的失败。

“切,要不是被发现了你觉得你还能进得来吗,等那只死醉鬼回来你最好自己走,要不然他绝对会把你剁了当猫肉吃。”在小猫踏进屋里之际,利威尔低声对它这么说了句。

而小猫也确实做出了与内容符合的反应,它乖巧地点了点头,显示出与刚才不一样的一面。

“在和谁说话?”

利威尔在玄关处脱了鞋子正要将开灯为黑漆漆的客厅开灯时,女声再度传来,仿佛像是鬼戏里般女鬼毫无力气的声音。

“一个麻烦鬼。它不会打扰到我们的。”随着按下开关的动作,客厅刹那间变为十分明亮,但是小猫望了望去却怎么也见不到发出声音的家伙。

“别望了,她在里面。”看穿了小猫意图的利威尔随手指了指在客厅角落处的一个闭门房间,然后走到沙发旁将包包扔在上面。

利威尔家的客厅并不是很大,从玄关处一进去后第一眼能看到的是在旁边的电视机,接着是摆放在旁边的茶几及前面的沙发。

就这么望下去来看,除了这些之外也只有挂在墙壁上的日历以及摆放在地上各种琐碎物品,整个客厅虽然小但看起来还是空荡荡的。

“给我呆在这里别乱乱跑。”利威尔丢下这一句话后就径直走到了客厅后的厨房,过了一下子后小猫看见他拿着一杯水和一排药走到了刚才他指的房间里。

‘喀拉’一声,门被打开了,然后他的人影消失在房里的黑暗里,随着门再度关上,利威尔仿佛进入了别的世界一样。

“吃药了。”

利威尔把水和药放在床头的桌子上,正想伸手开桌灯时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别,别开灯。”

“……还不能看?”

“是不想看。”

利威尔张了张嘴想继续说点什么,在犹豫了一阵子后还是决定保持回这个房间应有的宁静。

房间的气息太过沉重,这里的黑暗不同于在其他地方,这里的气息总是让利威尔感到发自内心的不舒服。

微弱的月光从房间唯有的窗口照射进来,散落于躺在床上的人儿,这才让利威尔能够看清她今日的样子。

依旧憔悴的、毫无精力的、满是皱纹的脸孔。

岁月毫不犹豫在眼角刻画自己的痕迹,兴许是生病已久的缘故她的脸色及嘴唇都十分苍白,额头也流下了几滴汗水。

活着有时候比死亡还痛苦。

每当他看着她时这个想法都会不自觉占据他的脑袋,一种怎么挥也挥之不去的想法。

现实的残酷比什么都来得真实。

“啊……你刚刚在和谁说话来着是吧……是谁呢……你的同学还是……”

女人有些吃力地抬起了手接过利威尔递给她的药,然后有些不情愿地吞下去再喝了口水,有几滴水从嘴角滑落,却被利威尔用手背给抹去。

“只是一只猫。玛丽夫人说要留它在店里的。”

她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接着再度闭上双眼,让人分不清她是想要休息还是真要睡了。

利威尔拿着空杯子走出了房门,并不意外看见在门外静静坐着舔舐自己脚的小猫。

听到开门的动静而抬起头来的小猫下一个动作就是把舌头舔舐的对象转为利威尔的脚尖,轻轻的、温柔的、优雅的重覆这个动作。

“在干什么?”利威尔有点讶异于小猫突如其来的举动,脚尖传来的一丝丝痒痒的触觉确实让他有些不习惯。

当然利威尔并不期望从一只猫身上得到什么回复,就在他想要将脚给缩回去以阻止它的动作的同一时间小猫也停止了动作。

因此利威尔在往后的日子里经常会产生出这家伙是不是和玛丽夫人一样会看透人心。

这是第二次了,当小猫第二次将头抬起来时,利威尔直勾勾地望入那双猫眼。

魅惑人心的双眼,像是平静无荡漾的海面一样,可是当深入时却往往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利威尔觉得当时的自己一定是被下药了还是什么的,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一张一合说出几个字。

“她啊,是我母亲。”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