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的巨人-兵团】Prison of Sky-04(短篇未完结)

利威尔X埃尔温


注意事项:

·现代paro,兵长高中生背景,埃尔温猫化梗

·人物OOC有

·兵长洁癖为轻微

·作者没文笔没剧情没描写能力超渣

·原创人物有

·这个梗就是清水什么都别想


Prison of Sky


04

 

位于街尾处最安静的书店开始有了常客,虽然这个常客的存在只有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年轻人知道。

利威尔发觉到它的癖好比起其他的猫儿甚是奇怪,明明自己和玛丽夫人之前从未见过它,但却如此被它依赖着。

比如说它十分怕生,每当店里出现少见的客人时它都会一个劲地溜到柜台底下,卷缩成一团,看起来就像是一团软绵绵的棉花。

但是当客人一走,店里只剩下利威尔和玛丽夫人时,它又会慢腾腾地跑出来,时而躺在自己的专属位置上时而会跑到玛丽夫人的怀里感受着温柔的抚摸。

然而在一个星期后,它成功地占领了利威尔肩膀的位置,小小的身体坐在上头完全没有可能会掉下来的危机感。

这个举动换来的是利威尔比起平常的更加沉默,当然也包括眼神里隐隐约约透露出的不爽快。

“过来。”玛丽夫人轻轻一个响指,就让小猫从利威尔肩膀上跳了下来,转移休息的位置。

虽然是仅仅的一个星期,但是小猫就宛如被驯服的家猫般听从玛丽夫人的话,一点也让人想象不到在一星期前它仅仅只是一只流浪街头的猫。

“真是乖巧呢。”玛丽夫人带着赞许的眼光望着在她怀里舒服地找了个姿势然后躺着的小猫,用一只手稍稍抚过它雪白的猫毛。

“那是因为它听你的话。”利威尔低头继续写下这个月店里的账目,整洁的字迹很快就以一堆数字的形式落于本子上。

“可我觉得它和你挺像的不是吗?”

“那我真想听听哪里像了。”

“无论后果会是如何对于想做的事情会不顾一切地去完成,我想这样也算吧。”

利威尔一直在动着的右手倏地停住了,但那只是一秒的时间,即使如此这一切都已被玛丽夫人都收入眼底。

他知道她在说什么,他当然知道。

不甘愿屈服于现在,还想要别的、更加多的,说不清楚的东西。

人类一定都是贪婪的生物,包括他自己。

“我不认为一只猫有想做的事情。”利威尔简短地回答着。

“只要有意识便有灵魂,有灵魂便有想做的事、想要的事,这点即使放在任何一个生物上都不会变,只是我们永远看不清罢了。”

“在那之前,需要面对的是生存的现实。”

“你说得没错利威尔,但是太过直视现实自己也会受到伤害,而现实永远只会在那里等着你去窥探,它并不会因为你的伤口你的痛苦而改变什么。”

“所以呢,”利威尔站起身来,将笔头收入笔盖里,再将本子放入抽屉里,他选择了看向前方的书柜而不是玛丽夫人,一字一音地说着,“那我们该怎么办?”

“拯救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偶尔换个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也是很美好的不是吗。”

利威尔垂下眼睑沉默不语,半响,才缓缓开口,“我去整理书。”

玛丽夫人说的话总是让他无法反驳,对于利威尔来说玛丽夫人比学校那些只会说着理论的老师们好太多了,给他选择的话他还可真宁愿呆在这里听她说话而不是在学校。

利威尔搬了个小凳子和拿了个鸡毛扫,站在凳子上以便他的手能顺利整理到书柜的最上方,但即使如此要成功拿到书本还是有些差距,因此利威尔不得不踮起脚尖整理书籍。

“真怀念呢,这本是你在我这里第一次喜欢上的书本是吧,以前我也很中意这本呢。”就在利威尔的指尖扫过一个黑色书皮的书而停顿一下的那一瞬间,玛丽夫人再一起开始了对话。

“这里的书有哪一本不是你喜欢的?”利威尔反问道,他轻轻地将书本拿下,因为常年放在这里而无人阅览位于书籍后的简介,连包装纸都出现了一层灰尘。

那是一本设计十分简单的书本,书名及简介与作者介绍以金色给印在全黑的书本上,除此之外再也无其他,让人一拿到这本书会将其误认为一般的记事本。

他还记得是什么时候看到这本书的,这家书店每一本书除了供售卖外还各自收留了一本放在储货室里,据玛丽夫人的话,这是要给员工无事做时拿来打发时间的。

而自己也的确在做完一切工作后并且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被迫进到里头随便拿起一本书来打发时间。

当初拿起这本书还真是因为被那简单的封面给吸引了。

利威尔停止了短暂的回忆,利落地用鸡毛扫将灰尘扫去后又放回去,再拿起另一本书,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好一阵子。

整间店再度恢复了宁静,专属这家店独有的音乐还在播放着,像是要抓住人心似的优美旋律让玛丽夫人缓缓地把思绪脱离了这里。

“真好呢,上天让你们两个来陪我作伴,你也这样觉得吗?”玛丽夫人压低了声音,在不被利威尔听到的情况下低头在小猫耳边说着。

它在下一秒内点了头,稍稍抬起头来舔了舔玛丽夫人的脸颊。

“真乖。”

 

利威尔和玛丽夫人的相遇是在一年前的夏天。

夏天总是叫人又爱又恨,无情的太阳毫不犹豫释放出热气,让人不得不怀疑其的目的是不是要烤焦所有的人至死才甘愿。

不带雨伞也不试图找个地方遮荫的利威尔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太阳底下,刚被上一份工作的老板辞退的他压根儿没有余力将心思放在天气上。

因为在别处得罪人而使得这两三天不断有人上门来找麻烦的利威尔早就有心理准备又要找下一份工作了,而且说实话这的确不是第一次。

只是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得好好忍一忍,利威尔曾经不止一次这样告诫自己,却一次又一次被相同的人给惹火。

乖乖地受欺凌并不是他的作风,更何况在被辞退后他马上去找那群人算账了,想想也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再出现就是死路一条,利威尔不由得握紧拳头想着。

不过也许是太过凑巧了,利威尔已经兜兜转转一个小时了,却不见任何一家店需要请人。

搞不好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开来了。

利威尔放弃了让不好的想法占据自己的脑袋,再苦的日子都挨过,他就不信还有什么能让自己倒下。

他在不知不觉中兜进了一条巷子,随着巷子一出来就是自己陌生的街路。

街道固然陌生但利威尔并不是不知道这里,全城市最偏辟的街道,就连商店也是屈指可数,但不知怎么的总是有几家店从几年前起就一直在这里不曾倒闭过。

利威尔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到刚才的大路去,毕竟他不认为这里会有需要请人的店存在。

可是凡事总有例外。

这个想法导致利威尔头一次走入这个街道,他有些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这条街道,除去他的存在外,同时走在这条街上的人竟不超过十位。

比自己想象中的冷清,在这想法萌生的同时利威尔也走到了路道的最尾处。

位落于此处的是一家书店,在店的最右是一扇用檀木所作的木门,其余的则是用一片大玻璃作为掩饰,但即使如此被玻璃掩饰的地方里头也被挂上了窗帘,整间店完全没一个地方让人可窥探里头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怎么搞的这家书店,利威尔摇着头想着,这样的店是怎么一直坚持在这里的。

因为神秘的外表让这家店散发出与其他店门完全不一样的气息,兴许是摆放在外头的盆栽起了点效果,利威尔竟觉得自己仿佛被阵阵花香围绕着。

“啧,果然还是没有啊。”将思绪拉回来的利威尔再度提醒了自己应该干的正事,当他正转身要返回热闹的市区时,‘叮铃’的声响让他将头稍微往后偏了偏。

“?”

“小伙子,来找工的?”

听到的那一瞬间利威尔有点吃惊地往后看,从店门走出来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她用发髻将头发整齐地归拢于脑后,身着一件款式简单的淡黄色全身式洋装,反倒遮盖了她的年龄凸显出了高贵的气质。

“你怎么知……”利威尔还未将自己的疑问说出口便被老妇人用一大段话给打断。

“虽然说这里要请的是收银员,但是因为客人量的关系我们只请一个员工,也就是说要在这里打工的话就什么活儿都得干。这里呢,每天的客人平均不超过五位,好一点的时候会超过十位,在极少数的时候一天会有将近二十位客人光顾。打扫、做帐、收钱、整理书籍、进货点货等都要一人包办,觉得可以的话工钱就依一般的书店工钱来算,能不能?”

利威尔睨着书店一会儿,老妇人倒是不急,在一旁等待着他的答复。

过后她看到青年的头缓缓低了下来。

“行,有钱的活儿我都做。”

“那么,欢迎你。”老妇人推开了门,露出了一条缝隙,利威尔能从里头听到音乐。

“我叫玛丽,唤我玛丽夫人就行,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呢。“

“利威尔。”

时至现今,利威尔仍旧不知当年她是如何得知他前来这里的意图。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