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序章+第一章(中长篇连载。)

是的我继续作死,等到某年某月某日再来填坑。送给橘大白的圣诞礼物!


注意事项:

1)现代架空,无爱丽丝设定,CP采取原作现有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属例外),人物关系有所变化

2)人物性格掌握无能,依本作设定更改

3)没错依旧剧情差文笔差


Unknown


Prologue

 

我是佐仓蜜柑。

或者更确切点来说——行平蜜柑。

 

其实我不太擅长文字这类的,虽然一向来都有写日记的习惯,但以这种形式开头……怎么说呢,还是第一次。

与其说这是日记,倒不如说是叙述一篇故事。

一篇很长、很长的故事。

 

哎呀果然还是不该由我来写吧,写文章什么的我最不擅长了。

总觉得……会漏掉些什么呢。

 

但是我不想忘记这件事情,真的不想。

大概是从有记忆以来最不想忘记的一件事情了。

 

啊果然还是不懂该写些什么呢,只能拿着笔不停在纸上打着转圈圈呢,虽然不得不承认,不过我说不定真的是个笨蛋呢。

但是不要紧,我想就算不完整写下来,我也不会忘记的,就如志贵先生所说的。

每当一陷入睡眠都会再度亲临那栋别墅,再一次回想起到底经历了什么,醒过来时,却能明确地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某一个臭狐狸给抱着,耳畔还传来麻痒的感觉,都是后面那只臭狐狸的呼吸给害的。

或许是上天的旨意,祂觉得我不能忘了这件事,纵使我再怎么想要忘记。

 

十点了,眼皮开始不由自主地想要盖下来了呢,说不定我该去睡觉了。

今天就到此为止,有点短了,但是实在想不出要写什么了。

 

晚安。

 

于2014年10月11日。

 



Episode 1

 

The beginning

 

佐仓蜜柑兴奋地蹦跳回到家时,已是傍晚六时。

嘴里还在哼唱着ORICON榜单上最流行的歌曲,佐仓蜜柑愉悦地脱下了鞋子并整齐地列在鞋架上,一边喊着爸妈我回来了一边向客厅奔去。

肚子实在是饿死了呢,但是和小萤玩得那么开心,再怎么样也值得了呢,她想。

 

佐仓蜜柑是个慢五拍的人,到了十五岁还是一样,这是得到包括父母在内所有认识她的人的认同。

因此当这位慢五拍的人跑到客厅大喊爸妈我回来了晚餐做好了吗的时候,依旧无法察觉那在空气中隐约弥漫着的沉重气息。

 

“咦……”

佐仓蜜柑来到客厅第一眼看到的是父亲的背影,父亲的金发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刺眼,她看到父亲的头微微垂下,似乎在认真地低头看着一些文件什么的,而在她的视线里,并没有母亲的身影。

她正站在被傍晚的夕阳照射而伸长的父亲的影子内,不知为何,但她总觉得有些不安。

“爸爸……?”

 

佐仓泉水是被一连串的呼唤给拉回意识的,从深思中回神过来的他第一反应就是将手上的文件给收在褐色的文件夹里,然后回头对着蜜柑就是一句你回来了啊。

“别发呆了泉水,快和蜜柑一起去洗手吃饭了。”

佐仓泉水循声望去,只看见本来什么都没有的长方形餐桌被摆上了三道菜肴和一碗汤,还有三碗饭以及三份餐具。

而自己的妻子,安积柚香则正在脱下自己身上的围裙,以带有督促意味的眼神望向佐仓泉水。

“啊知道了。”,佐仓泉水这么答着,然后站起身来,却因长时间用手肘压着膝盖而导致突然的脚麻,让他一个不留神撞上了桌角。

尖形的桌角刺入他的膝盖,虽不深,但足以能让他在那儿痛上个半天,而摆在上头的资料夹也随之掉落在地。

“疼疼疼疼疼疼……”

 

“爸爸!”

“泉水!”

母女俩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声音的,然后就宛如在照镜子般俩人做出来一模一样的动作,当下就是立马跑到佐仓泉水旁边。

“爸爸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是没事……但是膝盖疼啊……”,面对女儿那着急的眼神,佐仓泉水只是笑了笑,然后揉了揉佐仓蜜柑那栗色的长发。

“这都怪你,谁让你这么不留神。”

比起蜜柑那单纯的担忧,安积柚香只是撇了撇嘴表示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就放开了丈夫的手,而后将眼神落在地板上。

随着自己妻子的目光,行平泉水也无意间望向那干净的瓷砖地板。

 

佐仓蜜柑确实是被吓到了。

当她看见那俩人在此时的眼神。

她并不擅长去解析人的眼神,但在那一刻她从那种眼神感受的感觉只有一个。

 

——恐惧。

 

所谓好奇心杀死猫,慢五拍的佐仓蜜柑此时才感觉到自己脚下貌似踩到了什么,然后就在身体的自然反应下将头给转下去,并退后了两三步。

是那份文件夹,随着自己父亲的动作而掉落在地上,里头的资料也露了一角出来,但并不是完整的。

几乎是反射性的动作,佐仓蜜柑在那俩人的不要看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前就迅速地蹲下去好奇地望向那份文件。

 

那是在同一秒发生的事情,在自己的手指还未碰到白色的纸张时纸张就不见了。

并不是魔术。

“妈……妈妈?”

她看见安积柚香将文件夹紧紧地抱在胸前,看也不看着她,只顾着望着里头的资料。

 

从看见父亲那时所涌上来的不安,此时再度袭上心头,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爸妈,那份资料是……”

 

“别问。”

佐仓蜜柑愣在原地,看着自己的父母露出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

“求你这一次,什么都别问,好吗?”

安积柚香牵起蜜柑的手,紧紧地握着,对着佐仓蜜柑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佐仓蜜柑只感觉到湿湿的,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让一向来都不曾有过太大情绪波动的妈妈有这么多的手心汗,还有那个一向来开朗爱搞怪的爸爸也露出了这种不安的表情。

她只知道,自己会一直听从爸妈的话。

于是,她点了点头,紧闭着双唇,将那不自在感给压了下去。

 

 

后来的许久,佐仓蜜柑曾问过自己,如果自己当时能坚持问下去的话,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那是两个星期后的事情,正要开始度过自己暑假的佐仓蜜柑从父母那里得来一个消息。

要去一栋别墅度假两个星期,据说是临海的,周围都是森林。

有好玩的有好吃的更有海景可以看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不去!

这是佐仓蜜柑首度浮现的想法。

可是过后她又在想可是没有小萤的话再好玩的东西也变得索然无趣了啊因此这么想着的她赶紧打了个电话给小萤并唠唠叨叨地哭诉了自己有多寂寞啊这些事情。

最后她得到了一个回应。

“哦,那你去玩吧,我也要和家人去度假。”

 

欲哭无泪的佐仓蜜柑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行李,口里还在念叨自己在度假的途中也要给小萤寄个明信片什么的,可是不久后,还在整理的途中她却陷入了几个想不通的问题。

这两个星期都没看到父母在筹划什么度假计划啊……怎么那么突然……

以往不管有什么计划都是一起商讨的啊……怎么这次……

还有两个星期前的事……怎么想都……

 

佐仓蜜柑开始动起她的脑子努力转啊转,转了大概五分钟后便放弃脑子的转动,然后心安理得给了自己完美的答案。

不告诉自己肯定是因为想给个惊喜。

至于那份资料的事……既然过后爸爸妈妈都没再说起了,也恢复正常了,那也应该没事了吧,不用担心这么多吧。

于是乐观天真的佐仓蜜柑在睡神袭上时就乖乖投入到床的怀抱,忽略了在心底深处那依旧隐埋的不安。

 

佐仓蜜柑在启程时后悔了。

这种后悔就好比是考试拿到不及格然后开始在那边对着小萤哭喊说早知道我好好读书就好了,如果要说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此时所感受到的后悔,并不是源自于自己。

慢五拍的佐仓蜜柑即使反应再怎么慢也能感受得出父母在启程时所表现出的反差,脸上所露出的微笑很难看是其中一点,心不在焉也是另一点。

到了上车的那一刻,佐仓蜜柑干脆不开口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司机将自己和父母的行李放上后车厢。

 

让佐仓蜜柑最奇怪的一点是,说是要去一个地方度假,但她连这个地方是什么都不知道,问了安积柚香和佐仓泉水多次也只是得到了个到了后你就知道的答复。

不过……这真的是父母所安排的吗?佐仓蜜柑在看到接送他们的车子时几乎将两只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种豪华程度的接送车……还有那服务周到的司机……真的是自己家所能负担得起吗!?一般的度假胜地不都是要搭巴士或者跟旅游团这些去的吗?

在双脚踏上那俩车之前,佐仓蜜柑做出了最后的疑问。

 

“爸爸妈妈……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佐仓蜜柑有种想立刻退缩的感觉,她扯着佐仓泉水的袖子,这么问着。

她看到父母此时此刻的样子,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那是因为她觉得他们两个也快要哭了。

 

“去一个朋友的家。”

 

那是她最后听到的话,然后,车子将她的意识连同身体都带入了一片看似毫无尽头的森林里。

 

 

佐仓蜜柑在踏入这片土地时,已是夜晚。

就这种情况她并不能够仔细地欣赏这里的风景,只知道迎面而来的风很凉,让她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披着吧,别着凉了。”

是母亲,佐仓蜜柑看到一双纤细的手拿着一件外套慢慢套在她肩膀上,所感受到的冰凉感马上被温暖所代替。

“谢谢妈妈。”

她看到安积柚香露出一个很美的笑容,让她把之前那一切的不安全都抛在脑后。

 

佐仓蜜柑到了现在才能正视那栋豪宅,除了大和宏伟壮丽之外,她找不出任何词来形容,没时间仔细观察完是一个原因,自己脑内没这么多余的词来形容也是一个原因。

她张大了嘴巴,兴奋感油然而生,而自己和父母现在正站在敞开的豪宅大门面前,里面的灯非常亮眼,与外面漆黑的环境形成明显对比。

而迎接他们的是,一位身着西装的黑发红眸的青年,身后跟着一位仆人,佐仓蜜柑发誓,她自己在学校还从未见过如此帅气的人。

 

“欢迎,是佐仓先生对吧。”

“是的。”

“请把行李交给我,志贵先生已在大厅等候诸位。”

仆人自动自发地走上前提过行李,而黑发青年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就往别墅里走。

 

佐仓蜜柑倏忽感觉到有人在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是父亲,而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妥,改为轻轻地牵着蜜柑的手,用着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量说。

“走吧蜜柑。”

 

佐仓蜜柑点了点头,在进门前回头望了望自己走过的阶梯,在随着门的移动下也失去了被光明照射到的权利,只能一同加入黑暗,从蜜柑的视线中消散而去。

 

仿佛有什么不对,她想。

 

但是佐仓蜜柑在最后只能感受到一股极大的冷飕飕的风从门缝隙传进来,将她的外套从肩膀上夺走,掉落在血红色的地毯上。

 

门被关上了。

 

在这一刻,出现在佐仓蜜柑脑海内的,在那一张白纸中最后一行的字,显得既模糊且不真实。

 

 

“——期待你的到来。

 

                                                                                                                                                                                行平一己  上”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