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第二章(中长篇连载。)(给老公橘大白生日贺礼)

亲爱的生日快乐!!!!文笔差剧情差什么的希望你还会喜欢~~


注意事项:

1)现代架空,无爱丽丝设定,CP采取原作现有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属例外),人物关系有所变化

2)人物性格掌握无能,依本作设定更改

3)没错依旧剧情差文笔差


Unknown


Episode 2

 

A Disturbed Girl

 

“唔……几点了……”

窝在被子里的人儿伸出一只细嫩的手臂,往床边柜子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抓到一个四方形黑白闹钟,然后才将自己身体缓慢地从被子里钻出来。

佐仓蜜柑尽可能地想要睁大眼睛看看时针所指向的方向,她的预感告诉自己现在肯定超过十点了,要是以自己平时起身的时间来推测的话。

果不其然,中午十二点了。

视线仍有些模糊不清,大概是睡太久的关系,即使睁大了双眼还是没法找回正常清晰的视线,佐仓蜜柑摇了摇头,用手抓了抓自己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起身就往左边的浴室走去。

……天啊……

佐仓蜜柑有点目瞪口呆地望着镜子里所反射出来的自己的模样,顿时有种少女你是谁呀的错觉感。

放下来的栗色长发散乱地披在自己肩上和背上,还有几根头发想要标新立异似的竖直了起来,眼窝里那叫人难以直视的黑眼圈还有那极不好看的脸色,怎么看都不觉得是自己啊,佐仓蜜柑这么咕哝着,好歹自己也是个注重睡眠的好孩子啊。

“这么出去该怎么见人啊……唉……”佐仓蜜柑边抱怨着边拿起了牙刷将牙膏涂在上头开始认命地刷着牙,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一个人不管睡多长时间,只要睡眠质量不好一切都是徒劳的。

都是那可恶的不安感。

佐仓蜜柑将自己打理好了后再看回镜子里头的自己,虽然那黑眼圈始终是难以被遮掩的,但把睡衣换了下来又将头发给梳整齐来的自己总是勉强还能见人的。

随意选了套淡黄色的连身裙,佐仓蜜柑随即就打开了房门想要去找自己的父母,却意外地看着昨天那位帅气的黑发红眸男子正站在自己房门前。

“中午好,佐仓小姐。”

在看到房门被开启的那一霎那男子做出了一个鞠躬的动作,极其礼貌的行为让佐仓蜜柑感到有些不自在。

“啊……中午好……”,说出口的瞬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虽然一直想改过来,不过不知是生理时钟的缘由还是什么,自己就是无法早早起来。

“早餐的时间已经过了,不过佐仓小姐还是可以享用刚刚特地为了小姐准备好的茶点,午餐的话则会延迟到下午二时才享用。”

真不愧是豪宅里的佣人啊……佐仓蜜柑感叹着。

男子抬起头来,诚恳有礼的态度让佐仓蜜柑一颗悬吊着的心稍微轻松了一点,不过让她还些许有点紧张的则是男子一成不变的冰冷表情。

“啊好的,不好意思麻烦你了。”,佐仓蜜柑回说着,边轻轻地鞠躬了一下。

“那么请跟我到饭厅去吧。”,男子作了个请的手势,就往开始向左走。

“啊不好意思请等一下,”,佐仓蜜柑打断了男子往前走的步伐,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我父母呢……他们起来了吧?”

“佐仓先生以及佐仓夫人都已经起身了,不过他们现在正在与志贵先生在一起,午餐时候佐仓小姐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哦,是这样啊……”,看到佐仓蜜柑没什么异议后,男子再度迈开自己的步伐。

佐仓蜜柑静静地跟着男子身后,看到男子向楼梯走去,看起来饭厅似乎是在楼下,大概是靠近正厅的位置吧,佐仓蜜柑索性将视线从男子身后移到走廊周围。

昨晚兴许是刚来的关系还有些紧张,加上是夜晚的关系佐仓蜜柑根本无法好好掌握好这里的情况,也没法好好地细细观察这栋豪宅,又因为疲累的关系导致自己一来到房间除了赞叹啊房间好大好美之外就匆匆洗漱睡觉了。

嘛……被小萤说自己是个呆子说不定也有些原因,即使在紧张的情况下还是能把睡觉视为第一大概也只有自己能做到了。

除了知道自己的房间处于二楼之外,佐仓蜜柑也知道了其实这栋豪宅分为三层楼,好像还有地下室来着吧,虽然昨晚男子已经大概和自己还有父母解说地理环境了,不过看情形应该还是要自己真正走过一次才行。

二楼的房间似乎是专门备给客人的,这层楼应该有很多间客房吧,走廊也装饰得特别亮眼,除了地上都被铺上了花样图案的地毯,壁纸也亮晶晶的,每隔一段距离天花板上就有着一盏盏的灯饰,发出橘橙色的亮光,当然这是在晚上才能见到的灯光。

除此之外走廊还时不时摆出一个个拥有精致花纹的花瓶,看起来就是上等货,每一个花瓶里所摆放的花卉都不同,虽然也有少许是自己所识得的但大多数貌似都是来自深山的花朵,但颜色却意外地能相互搭配,既能让人打开眼界又不会过于花俏,摆设得刚刚好。

佐仓蜜柑也不忘望向窗外,在白天里走廊每一个小窗口的窗帘都是被挂起来的,向屋子里的人展现出一点点关于屋外的世界,没记错的话是看到海了,周围都是一片片的森林,加上那一堆奇奇怪怪的花卉,看来的确是靠近海的森林地带没错了。

昨天也终于得知了豪宅的所在处,以车程来说的话从自己家里出发大概要两三个小时,也算不上是远,但佐仓蜜柑真的没想到这里原来还有这么个类似小岛的地方。

“佐仓小姐还不习惯这里吗?”

“咦?”

视线被忽如其来的男声给拉了回来,佐仓蜜柑发觉到是男子正在和自己搭话,连忙应了声。

“啊……算是吧……很明显吗?”

看来自己果然不太会撒谎。

“黑眼圈。”

男子简短的回答让佐仓蜜柑恍然大悟,果然是自己黑眼圈太显眼了吗。

“啊对不起……这……”

“作为客人小姐不需要道歉,今晚我会准备一些能帮助睡眠的香精,希望小姐今天能睡得更好。”,男子立刻打断了佐仓蜜柑支支吾吾的言语。

“谢谢……”

道谢的声量如蚊子的叫声般低落,也不知怎么的,佐仓蜜柑忽然想转身往房内跑去,尽管这里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地美好,却又叫自己怎么也适应不过来。

那压抑在心里的不安感也随即涌上来,佐仓蜜柑不禁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地镇定自己。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特地为自己准备的茶点是小蛋糕配上红茶,还有一些小点心,平常不知怎么的只要遇到好吃的东西就连三餐的分量也都能吞下去,今日竟不知怎么的只吃了一下片就婉拒说自己饱了。

唉……

佐仓蜜柑叹气着,现在的自己正处于位于豪宅后方的花园,在吃完茶点后佐仓蜜柑婉拒了让男子带领自己到休息室休息的建议,推脱说自己想逛一逛豪宅四周围,而男子也仅留了句那小姐你慢慢逛我两点再让女仆来请小姐到饭厅后就转身离去,留下了一位女仆随身配在自己左右。

虽然一再说过自己不需要人陪,但或许这是有钱人对客人的招待吧,毕竟客人有了什么闪失也不好,不过比起刚才那位男子,这位女仆显然能让佐仓蜜柑安心地与她对话。

“那么佐仓小姐,请叫我安娜就好了。”

安娜有着一头粉红色卷发,将一头卷发给绑在后尾的她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尽管佐仓蜜柑觉得她与自己年龄其实差不了多少,而这感觉主要是因为她正带着一个大大的笑容与自己对望。

“唔……刚刚那个男的……是谁啊?”

佐仓蜜柑小心翼翼地提出自己的疑问,那语气似乎是深怕一个秘密会被什么人知道似的。

“他姓日向,负责管理我们全部佣人以及处理豪宅大大小小的事物哦。”

虽然人看起来挺成熟的不过说话的语气到和自己一样,这让佐仓蜜柑更加安心了。

“你看起来年龄和我相仿……几岁了呢?”

“十六岁哦,佐仓小姐呢?”

“咦?”,听到答案的佐仓蜜柑愣了一下,回答道:“一样啊。”

“真的吗?那真的好巧哦。”,安娜开心地笑了一下,领着佐仓蜜柑从后花园的一角又逛到另一角。

“那么你现在不是应该在读书吗……?怎么会……?”,正常来说女仆不是应该至少要成年了吗,为什么会有未成年少女来做……佐仓蜜柑毫无犹豫地提出了自己疑问。

“是在读书哦,现在和佐仓小姐一样都放假了,所以会一直住在这里。平常的话都是住在宿舍,只有在周末或者假期会回来这里处理事务。”

“也就是讲……这里是你的家?”

“算是吧,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这里佐仓小姐所见到的全部佣人基本上都是从小就住在这里的,因为志贵先生不允许外人来这里做佣人啊。”

“不允许?”

“嘛……这也很难说,就是会不太信任吧,毕竟这里招待的都是重要的客人。”

从刚刚开始就听到的志贵先生给佐仓蜜柑的感觉就是这栋豪宅的主人,昨晚一进来这里后自己就被领到了自己的房间,而父母则是去见了这个名叫志贵的人。

虽然有点不满为什么当时自己不用去,不过就那时的情况来看,佐仓蜜柑还是决定乖乖地听父母的话,反正自己怎样都会见到的吧。

而现在自己反而更好奇这个叫志贵先生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了,还有什么叫做这里招待的是重要的客人啊,那也就是说自己和父母也都是重要客人吗。

“那这栋豪宅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吗?”

“不清楚呢,这个具体的话要问日向先生了,我只知道从我一出生起就有了,是属于私人财产哦,还有这整片土地也是。”

“这整片土地?”

“也就是说从这整片森林开始到海边那里,都是主人自己的全部私人财产。”

哇……那这个名叫志贵的人肯定是大有来头,佐仓蜜柑在心里惊叹道。

“唔,那可以再跟我介绍一下这里的地形吗……有些不太了解呢。”

“那当然没问题咯。”,为了方便解说,安娜停下了脚步,此时她们正好处于后花园正中间,能清楚地看到四周。

“其实这里地形很简单的,就只是一大片森林而已,从豪宅后面这个方向一直笔直走就是悬崖了,往左边走是海滩,右边走到尽头其实也只是石壁罢了,往豪宅前面走就是出口了。不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会限定客人出门前一定要随身带着一位佣人,因为这里地形虽然简单可是森林面积却十分地大,也有不少带刺的爬藤植物,所以很容易就会迷路的。一旦迷路人就要花不少精力去寻找,要知道在森林里没有水没有食物可是很危险的呢。”,安娜说毕后,又继续带着佐仓蜜柑往前走。

佐仓蜜柑点了点头,一边在心里警戒自己不要自己乱乱出去乱闯。

“不过请小姐放心啦,这整座森林都设有小型警备器还有摄影机,所以森林大致的情况我们也能知道,就算是迷路了我也有信心我们能在最快时间呢就会找到人了。”

“警备器?”

“嗯嗯,我们也有专业人员负责这些的,所以请小姐放一百个心。”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这也是第一百次佐仓蜜柑在心里感叹着了。

“那这里的森林不会有猛兽这些吧?”

“啊哈哈,那倒是不会有,只是会有一些小动物罢了,小姐无需操心。”

“那即使我在豪宅里也要有人跟着吗?”

“那倒是可以依照客人自己的需求,因为在豪宅里客人只允许在底层以及二楼行走,到了三楼就只有主人以及主人所允许的客人才能踏入。”

“不能踏入三楼……?”佐仓蜜柑有点诧异,虽然知道最高一层基本都是属于豪宅主人自己本身的,不过第一次听到还是有点惊讶。

“是的,所以请佐仓小姐在豪宅内时也请注意这一点,注意不要走入三楼。”

“那你是住在……?”

“我们佣人还有专业人员全部都住在地下层的房间,虽然比面积地上层小了一点,但还是足够的。一楼有的都是些基本设施,像是饭厅啊厨房啊正厅啊休息室啊这些,二楼则是专门为所有招待的客人所设,三楼就是主人私人空间了。”

“原来如此啊……”

总算是比较了解这里了,佐仓蜜柑和安娜此刻停在了后花园设有的秋千上,说了这么久的话也感觉渴了,既然是客人那要求饮料也应该没什么吧,佐仓蜜柑这么想着,便斗胆向安娜开了口。

“那个……我有点渴了,有什么饮料能喝吗?”

“是我失礼了,佐仓小姐请稍后,我这就去为您准备饮料。”,安娜对着蜜柑又是一个鞠躬,转身就往豪宅的方向走。

“等……”,佐仓蜜柑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出口就只能看着安娜的背影里自己越来越远的,本来是想说可以和她一起去拿的,结果自己还是得乖乖让人服侍吗。

有点不自在呢,佐仓蜜柑想,毕竟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要什么就是自己做的,从来没被这么对待过。

刚刚顾着也没仔细看看后花园,看起来走廊那些花卉都是摘自这里的,比起自己在城市看的花园,这里的花园更显自然气息,被森林包围的花海得以散发出属于自己的魅力,偶然吹过的风将花香散播到四周的空气里,让佐仓蜜柑只需轻轻一闻便能闻到自然的芳香。

后花园的道路则是用石子铺成的,周围还有指标牌以及被注上各类花卉名称的小牌子,让人在这面积颇大的后花园逛的当儿也不会失了方向,还能增长对于各类花卉的见闻。

而现在自己正在坐着的秋千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白色的秋千配上一些花卉的图案,甚至还有些爬藤植物长在这秋千上自然地开花,让佐仓蜜柑在做秋千的当儿还得小心翼翼才能不弄到这些花朵。

在等待的当儿佐仓蜜柑的视线开始不由自主地到处移动,后花园处于豪宅正后方,正好能借此机会看清楚豪宅的后方,除了没有大门还有阶梯外,豪宅背面看起来和正面并没什么两样,而在豪宅背面两侧的则是两扇小门,刚刚安娜就是从小门进去的,看来应该就是直通类似厨房的地方吧。

再继续将视线往上移,佐仓蜜柑看到了一扇扇的窗口,一楼和二楼基本上没什么好看的,窗帘也都是被拉开的,反倒是三楼,窗帘一律都是被落下的,让人完全摸不清楚里头的情况。

怎么回事……

所谓的好奇心杀死猫,佐仓蜜柑就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站起身来,向右移了移,以寻找最佳方位来观察三楼。

基本上就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事,当佐仓蜜柑的视线落在正中间的窗口时,像是奇迹般的事发生了。

窗帘被人打开了。

尽管只是那么一点点,但佐仓蜜柑还是依稀可以感觉到那股视线,由上自下地从窗口望着她。

第一瞬间佐仓蜜柑想做的其实就是下意识地往周围看看,但其实周围都没什么人,所以那股视线望着的人肯定是自己。

由于距离过高的关系佐仓蜜柑根本无法辨认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只看到下一刻那个人马上就把窗帘给拉了回去,留下的是满脸疑惑的佐仓蜜柑,呆呆地站在原地。

什么……?

佐仓蜜柑当下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又张又合了一下子,才发觉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什么啊……那个人……

“佐仓小姐……?”

“啊!”

“啊!”

两个叫喊声是在同一时间发出的,被突如其来的呼唤声给惊着的佐仓蜜柑反射性就是大喊了一下,而被佐仓蜜柑给吓到的安娜也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反应。

最后的结果则是佐仓蜜柑感觉到自己被什么溅到了,下一瞬间感觉到就是自己的腹部凉凉的。

“啊!对不起!”

原来是自己被安娜手中的橙汁给溅到了,大概是安娜在被吓了一跳后手中的饮料也就这么喷到自己身上了吧。

“对不起佐仓小姐,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真的很对不起……”

看到安娜一个劲地给自己鞠躬道歉佐仓蜜柑也觉得怪不好意思,明明就是自己的错还让人给自己这么个道歉实在过意不去,于是佐仓蜜柑就急忙弯下腰制止了安娜的动作。

“不要紧不要紧,是我自己不好……”

“不是我的疏忽才吓到了佐仓小姐,还让橙汁给……啊!佐仓小姐快进来,让我给您换上新衣服好吗?真的很不好意思……”

“嗯那好吧。”,佐仓蜜柑看了看自己腹部,一大圈橙汁印已经在裙子上占了一大角,不换下来也不行了。

佐仓蜜柑在和安娜急忙离开后花园的那一霎那,下意识地就是抬头看回那扇窗口。

 

“佐仓小姐请在这里稍待片刻,我这就去请佐仓先生和佐仓夫人。”

让安娜帮自己换了身粉红色连身裙后的佐仓蜜柑乖乖地坐在饭厅内,这里的饭厅不用说还是一如既往的豪华,让佐仓蜜柑觉得自己这一生所去过的餐厅没一间可以跟这里比的。

虽然大是大了点,不过眼下这么一看在这里除了自己之外竟连第二个人的影子都找不着,虽然安娜解释说因为假期才刚开始所以有一些仆人还未从学校回来,但佐仓蜜柑还是觉得独自一人在这么大的空间里有点怪可怕的。

一个异常豪华的豪宅加上一群学生仆人,这简直像是连戏剧的戏码。

在感叹之余佐仓蜜柑还是将视线给摆好,在自己面前的是完整的餐具,除此之外在自己对面也还有另外两副,看来这次的午餐就是一家人的时光了。

想到这里让佐仓蜜柑不禁松了一口气,终于能见到父母了。

就在佐仓蜜柑暗地里窃喜时,饭厅的门咿呀一声被打开了。

“安娜,这次的午餐……”

来者在看到佐仓蜜柑的那一刹那便停止了说话,佐仓蜜柑稍稍瞪大了双眼,看着推门而入的陌生男人。

来者是一位有着一头银灰色头发的男人,看起来比那个叫日向的男子年龄要大许多,他身穿着笔直的灰色西装,领带也打得十分整齐,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

“啊……”,佐仓蜜柑这时候才慌忙地站了起来,独自跟陌生人相处什么的她最不会了。

“请不要慌张。”

“咦?”,佐仓蜜柑再度望向灰发男子,却在此时才发现他拥有不逊于那个叫日向的人的容貌,甚至看起来还比他成熟许多。

这里的男人怎么都这么帅气啊……啊不行不行……

佐仓蜜柑连忙摇了摇头,再这么看下去觉得自己都快要脸红了。

“是我让你感到不快了吗?”

“啊!不是不是!是我自己的问题……”,佐仓蜜柑连忙挥手否认。

“那就好,希望你在这里不会感到任何不快。”

这语气……怎么和那些佣人一个样……

“那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志贵雅近,不介意的话叫我志贵先生就可以了。”,灰发男人在介绍的当儿还不忘像个绅士般作了个鞠躬的动作。

………………等等他就是传说中的志贵先生!?

尽管知道这样很失礼但佐仓蜜柑还是无法抑制自己那张大的嘴巴,过了几秒后当看到那个名为志贵先生的人正笑望着自己时才反应了过来。

“不……不好意思!我叫佐仓蜜柑……”,同时也作了个鞠躬,佐仓蜜柑有点不好意思地介绍自己。

糗大了。

“我知道,刚刚才见过令尊和令堂,看起来他们有个美丽的女儿呢。”

“谢……谢谢……”,脸有点烫烫的,刚刚自己好像就这么被直截了当地称赞了吧。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刚刚他一进来脱口而出的便是安娜,看起来应该是要嘱咐些什么吧。

“啊,的确是有些事情得交代安娜,不过这孩子也真是的,说了这么多次也还记不住,在用膳前如果客人还没到齐就先让客人在客厅等候,怎么就让佐仓小姐一个人在这里呢,害我反倒在客人面前丢了脸。”,志贵雅近不改自己脸上的微笑说着,却让佐仓蜜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人……和那个叫日向的……都是……

佐仓蜜柑站直了身体,那股熟悉的感觉又来了,她想要透过说话来安抚自己,却发现说出来的却是写不完整的句子。

“啊……不……不是安娜……安娜的错……”

糟透了。

“佐仓小姐看起来很不安,不喜欢这里吗?”

志贵雅近有着一双蓝色双眸,本来蓝色应该是会给人带来安心的颜色,此时望入他的双眼的佐仓蜜柑只觉得那里头似乎藏着些不可言喻的情绪,那双蓝色眼睛就像鹰的双眼般,能看穿她内心的一切。

“不是……我……”,还是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佐仓蜜柑此时只觉得自己手心冒出了冷汗,心脏也在咚咚咚地跳动着,以确保能及时传输足够的血液到自己全身各处。

“看起来佐仓小姐真的是遗传了令尊令堂的性格呢,还是一如既往地将所有情绪都表露在脸上。”

……为什么……?

志贵雅近不顾佐仓蜜柑的反应,一转身就顺手把门给缓缓掩上。

“给佐仓小姐一个忠告。”

在门即将被关上之前,志贵雅近偏过头,露出了一个侧面给佐仓蜜柑,而此时的他脸上早已毫无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毫无表情的面孔。

“在和别人交谈时如果不擅于掩饰情绪的话最好不要直视别人,这样很容易被人看穿的,还是好好学习一下怎么掩饰自己表情吧。”

嘴角轻轻往上勾,志贵雅近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将门给关上,但这却让他声音在饭厅的空间内形成回音。

佐仓蜜柑只觉得脚一软,瞬间就跌坐在椅子上,而那个人留下的那句话却和回音一同消失在她心里。

 

“尤其是,在面对像我这样的坏人的时候。”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