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寻梦者———第二章(中长篇连载中。)

请相信我是真的有心想要为每一个招式都来个特别的名字,但原谅我脑内词库不够加上最近沉迷于火影无法自拔所以脑内的招式名全是火遁水遁木遁螺旋丸千鸟神威天照什么的……


注意事项:

1)全架空向注意。

2)全文清水,顶多接吻。

3)作者不会写战斗情景描写废请慎入。

4)最后剧情渣文笔渣。


寻梦者


第二章


什么叫作真正的旁观者,椎名曦表示她现在真的领悟到这个意思了,那些什么大汉词典啊汉字词典啊她觉得都可以丢到一旁去不用再看了。

先来说说她现在处于个什么样的情况吧。

首先,她的人完全没受到伤害,这是最主要的好消息。

其次,她其实正在处于完全被困住的状态,那位被她憎恨可是却又每次在危急关头时保护她的大叔很好心地为她的周围造了个黑色半透明光圈,因此即使是被包围着,她也能将外面的战斗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最后,她真的是一位旁观者,只能站在一旁看却什么也做不了的人。

 

挑起战斗的其实是那位叫做村上志贵的美少年,当所有人都被那个女人的话所震撼时只有他毫不犹豫地就亮出了一把细长的武士刀,蓝色的刀柄在碰到他掌心的那一霎那便自动从刀身拉出,一道光亮瞬间划过了每个人的视野,接着她只看见一道身影突然闪现在女人面前,村上志贵就让人预料不到地那么展开了他的第一波攻击。

少年的剑术异常地好,椎名曦只觉得他手臂扭动的速度简直堪比机械,若果不是那女人在第一时间以自己的掌心为中心开起了一道贴满咒文的防护罩并一次又一次地挡下了他的攻击还发出了令人闻之惊惧的锵锵声,恐怕那女人的下场大概和分尸没两样……说不定还得落了个面目全非。

于是在少女的目瞪口呆和内心名为“等等啊你就这么开战了吗!?”的想法见证下,椎名曦有幸遇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场战斗。

当然,是以旁观者身份。

武打戏码就像连戏剧般在她面前一幕幕呈现,速度快得连自己都来不及完成张嘴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就从这一幕转换到下一幕。

徒弟都出手了那师父怎能待在一旁坐视不理,于是她看见那个男人也迅速地加入战斗之中。

男人先是伸出一只手,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出几道咒文后,几簇黑色火焰猛然浮现在手掌周围,在男人的眼神锁定在绿发男子后,黑色火焰如箭一般顿时飞向绿发男子。

在同一时间,绿发男子也毫不犹豫地展开了一道绿色的防护墙,速度快得让她完全理不清那些东西到底怎么产生出来的。

由村上志贵还有女人展开的近身搏斗依然在火热地持续着,挥舞着武士刀所发出的金属碰撞声悉数传来,而转头看看另一边,黑色的火焰像是永远不会停止似的飞向那道防护墙,在火焰触碰到绿色光芒的那一霎那便又消失殆尽。

 

……所以说我现在是穿越到科幻兼打斗片场吗!?为什么不是穿越到有无数帅哥暖男都在等着我的充满粉红色恋爱气息的平行世界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数的吐槽与呐喊声在少女心里飘过,她觉得自己再过不久,不,马上就快要精神崩溃了吧。

算了,不管是什么都好她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好吗!?就算是变成神经病她也不在乎好吗!?

少女细看了下周围,房子似乎只有一个出口,就是刚刚那扇被打得稀巴烂的大门,毋庸置疑的房子的主入口已经被两场打斗都给占领了,无处可逃。

那房子后面应该会有小门什么的吧……

不对不对。

正在思考要怎么悄无声息离开此地时椎名曦又转了转脑子想了一下,不对啊,如果现在我走了的话以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功力肯定能发现啊毕竟现在的自己就宛如武侠小说般的战斗力为零的路人甲而他们一个两个全都是战斗力爆表的武林高手啊!

不不不不行!绝对不能逃!说不定一迈出脚步搞不好就瞬间被斩杀了到时化成灰自己都还不知道呢,一想到自己就感到毛骨悚然啊。

这绝对不行。

拥有着简单脑子简单思想的椎名曦表示自己一个还差一年就成年的少女还有大把人生没去享受呢,死在这里?没门!

而且那大叔和那美少年好像是会保护自己来着……?

那我还逃什么逃难不成要像一些脑残女主跑了后还给保护自己的人添麻烦来着……嗯就这么愉悦地决定了不逃!

少女依然呆呆地站着,在做出了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后她决定要好好思考现在的情况。

先说说那个长得不错可是一脸凶样的女子再加上跟着她一起来的那个男的,还自称自己是什么守护者,怎么看都是反派啊一定是要来杀自己的反派。

再来又看看保护自己的大叔和美少年了,虽然大叔有点讨人厌但是看得出都是挺护着自己的嘛……

决定了,就跟着这两个人走好了!

于是椎名曦做了一个她自认为挺重大的一个决定,当然是跟随正派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先保住命才能理解现在自己的处境啊!

 

再把注意力放在这两场激烈的战争中,椎名曦意外地发现到看似坚固的防护墙发出的绿光越显暗淡,而由黑色火焰筑成的一波波猛烈攻击仍未消减。

绿发男子脸色不再露出像之前那样的得意脸色,在战斗中明显处于低劣情势的他似乎也发觉到自己的防护墙过不久就会被摧毁,硬撑什么的可不是他的作风,于是他只好转头望向对于村上志贵的攻击应付得自然如流的紫发女子投来求助的眼光。

“这老头子好强啊紫纶酱……不来帮个忙吗?”

……所以其实在四位武林高手中你是最弱最渣的一位吗!?椎名曦表示自己得好好地对着这点吐槽一番……虽然她自己本身更加渣就对了。

只见被呼唤为紫纶的女子在战斗的空隙中腾出一只手来,再度以手掌心作为起点浮现出阵阵符文,在一道紫光下符文瞬间转化为光球快速往大叔飞去。

卧槽反派出招了大叔快接招啊啊啊!!!少女内心焦急得犹如千万般马匹驰骋过般。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在紫色光球距离男人不过几厘米的距离时,忽然被一道黑色光墙给挡住,让紫色光球自然地往紫发女子反弹回去。

哦哦哦大叔好厉害啊啊!!!!!!椎名曦发誓在那一刻自己的确对他产生了一点点敬意。

反弹的紫色光球在还没碰到紫发女子前便消失殆尽,她看到紫发女子很明显地露出了不耐烦的脸色,在下一刻她用另一只空出的手来握住被村上志贵挥舞的剑身,村上志贵明显被女子忽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定睛一看才发现在女子手心周围形成了一道防护光层,让女子的手心避免于被剑所伤。

只见女子的视线突然转到椎名曦身上,大力地从村上志贵手中抽出了剑,扔到一旁。

村上志贵发觉情况不对,赶紧退了几步挡在椎名曦面前。

“不过是区区还未开窍的希夜,为什么要用这么久的时间来解决她!?”,女子对着绿发男子大喊。

“我也不想啊……谁叫这老头子这么难缠!!”,绿发男子回话,此刻他已经被阵阵黑色火焰给逼得不得不退后几步:“我看我来挡着这老头子多几秒,你赶紧把她给解决了!”

 

等等什么是希夜啊!?还有他们口里说的‘她’是我!?

感受到来自女子骨子里透出的杀意的椎名曦感觉自己手心起了冷汗,尽管平时再怎么迟钝但她现在也能发觉到自己已经是大难临头了,此时无能为力的她只能遵循本能地躲在村上志贵身后。

紫发女子将紫色光聚集在手掌心内,不一会儿椎名曦只看见一根宛如冰刺般的物体被紫发女子握在手里。

“师徒俩都是那么的碍眼……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包庇她多久!”

在紫发女子冲上来的那一刹那村上志贵便一把将少女扛在自己肩上一转身便跳到自己师父身旁。

而还未反应过来的椎名曦在视线中只看到被女子手中那把刺刺中的瓷砖地板被紫色液体快速地腐蚀,威力似乎更甚市面上那些卖的酸液。

天……天啊!!!!

在无数个完蛋了我要死了的字眼飘过少女脑海时椎名曦只觉得自己像是当机似的只能呆呆地望着一片完好的地板如何被紫色液体腐蚀至虚无,然后她就听到了师徒俩的对话。

“师父……看来她是要动真格了……”

“带着这个没用的人先跑好了,在这里耗费时间的话等下说不定更多守梦者就追上来了,有她在这里碍事只怕我们连自己死在什么时候都不知道。”

什么?

在椎名曦还没反应过来时村上志贵就从自己口袋里随手拿出了一张贴满黑色文字的符咒,啪的一声将符咒贴在地上,而黑光再度以符咒为中心形成一道圆圈,将三人都给包围起来。

才发觉到村上志贵意图的绿发青年急忙大喊:“他们要跑了!!”

紫发女子自然知道他们的意图,抬起手臂便将自己手中的刺在三人消失在黑光前往椎名曦丢去。

椎名曦在自己的视线被黑光所遮挡前只看到一道紫色的光向自己飞来。

 

 

“唔……好像没打中呢……紫纶酱……”

从战斗中脱离出来好不容易才缓了一口气的绿发男子心有余悸地走向被低气压包围的紫发女子,又望向了插在墙上的刺,从刺上流露出的紫色液体迅速地将屋子墙壁给腐蚀,将外面的黑夜景色毫无保留地呈现给留在现场的两个人。

“早知道上次在南谷就该把他们给杀了,碍眼的师徒俩。”,紫发女子同时也望了眼墙上的刺,转头就往屋子外走。

“嘛嘛也没办法啦……那老头子的确挺强的,而且他徒弟这次看来也有所进步了哦,竟然能挡住你数十秒啊。”

“哼,要不是这几天我的黑力指数都处于比较低的状态,早就把那个希夜给解决了。”

“说起来我刚刚从总部那里得知了哦,似乎除了她还有剩下几名还未处理的希夜之外,其余的都被斩杀了哦。”

“啧,大概只有我们这组手脚这么慢了,你有照我的指示做吧。”,紫发女子不满地做出了回复,顺带转过后瞪了一眼自己的同伴。

“啊哈哈别着么凶嘛……”,绿发男子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道:“当然有啊,只不过标记能持续多久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几个小时后就会不见了,又或者被他们发现然后消除什么的……我觉得我们要追的话还是快点吧……嗯?”

“那赶紧动身吧,我估计能猜到那老头子要做什么了,那名希夜魂魄里的黑之力大概是这批希夜中最为强烈的。”

“原来你感觉到了啊……那倒是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守着那可爱的希夜……不过好消息是,我这边感应到魂魄里拥有最强烈的白之力的希夜好像被杀了哦。”

“那倒是省了不少麻烦,通报总部,说我们这里会迟一点,有必要时会请求支援。”

“了解~。”

紫发女子叹了口气,望了望挂在天空中的一轮明月,夜还长着呢。

而他们还得继续着追逐之旅。

 

 

“我们可以说是暂时安全了吧……?”

村上志贵望了望周围的环境,看来转送符咒将他们随机地送来到这片草地。

“看起来应该离那两个人挺远的,我只能感应到微量的阴阳气息。”,男子回着,顺带望了眼仍回不过神来的,趴在村上志贵肩上名为椎名曦的少女。

额……有谁来告诉她发生什么事了卧槽!?

脑内稍微总结了下发生到至今的情况,总得来说就是那个要杀自己的恶女子要释放出了自己的大招然后扛着自己的这位美男子眼见情况不妙便和师父联手展开一个瞬间术的技能把全部人都给瞬间移动到这里来了……对吧?

妈蛋这确定不是小说的情节吗!?难不成这是在打游戏吗!?

椎名曦深吸了一口气,让冰冷的口气进入自己的鼻腔内,从而刺激一下自己的感官神经。

所以说这一切不是在做梦对吧……

感觉到自己视线被换了个幅度,然后自己赤裸的脚尖感受到一阵冰凉和刺刺的感觉,一看才发现到村上志贵正把自己给放下来。

“没被吓到吧……?还能自己走路?”

兴许是看见少女仍是一副不在状况内的表情,比她高了一截的村上志贵稍微弯了弯腰,将视线对上少女略显苍白的脸关心道。

本来想回声啊没事我还好谢谢担心的椎名曦发现自己的嘴巴还正在被封印着,于是她带着半怨念半请求的眼光望向在一旁沉默的大叔。

呜呜求你了我会乖乖的请让我讲话好吗当哑巴真的不好啊……

感受到少女的目光的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了食指指向了少女的嘴巴,才一秒钟的时间少女便发觉自己的嘴巴又可以说话了。

啊啊啊啊我终于可以说话了啊啊谢天谢地!!!!!!!

“嗯?没事吧?”

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椎名曦这才发现自己无视了一直在看着自己的两个男人,咳咳完了自己一定是被当成傻子了吧……

“啊啊我没事,谢谢你们啊。”,椎名曦挥了挥双手,顺带感谢了一直在关心自己的村上志贵还有那个……额……帮她解开封印的人,然而她转眼望了望那个仍然对她不是很友善的大叔,觉得自己还是选择保持沉默最好,默默将满满一肚子的哀怨给吞下。

“在这里休息一下再继续前进,志贵,标记找到了吗?”

沉默许久的男子开头便询问着村上志贵,村上志贵挠了挠自个儿的脑袋,将因战斗而显得有点凌乱的一头褐发变得更乱,不过在椎名曦眼里这倒没有影响到少年的美貌。

“唔那个人的标记好难找出来,即使找出来了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消除……不过我会试试看的。”

“那算了吧,我们没时间了,在去那个地方的途中就得把标记找出来消除掉,要不然等他们追上来就有得我们烦了。”

“也是啊……我们的白力指数都降低了,恢复也需要一点时间。”

椎名曦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这两人的对话,越听就越不明白了,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标记啊什么那个地方还有那个什么白力指数到底是什么!?

“额……我说啊……我不是要故意打扰你们的,不过有没有那么一点点时间再和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啊……”

少女最终还是决定开了口,她也不能总是一副置身在外的样子吧。

村上志贵和男子将视线在彼此和少女之间来回,椎名曦有点不耐烦地用脚轻轻蹬了蹬草地,直到男子对着村上志贵点了点头时,村上志贵才又将视线专注在自己身上。

“那个地方是师父和我的秘密基地吧,除了我俩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至于你说的标记吧,是刚才那个神经病男的在我们身上做的标记,表示着他们会利用这个来追踪我们。至于白力指数嘛……这个我想我到时候在慢慢和你解释好了,毕竟现在时间也不多了。”

“标……标记……?追踪……?也就是说他们会追上我们?”,椎名曦现在脑子里就是关心着这件事,如果再遇上那两个要杀死自己的人她有种预感自己一定是小命不保了。

“不一定,看我们能不能消除掉标记吧,现在焦急也没用。”,村上志贵耸了耸肩,在最后不忘提醒了椎名曦保持冷静,讲话的态度让她有种这两个人不愧是师徒的感觉。

 

“名字。”

“啊?”

低沉的声音让椎名曦吓了一跳,开口的是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俩的男子,椎名曦随着声音望过去,看见那个大叔正在用那双如黑曜石般的双眼盯着自己。

好不自在,椎名曦想,但仍然乖乖地报出自己的姓名,嗯,毕竟这是礼貌。

“椎名曦。”

语音刚落下,只见男子走上前来,站在椎名曦的面前,用无名指再度轻轻顶压自己的头顶,一直被自己无视的黑色光点瞬间消失。

在少女还在盯着自己头顶的时候,男子张开双唇说话了,嘴巴一张一合的,从嘴里所吐出的一字一句都足以震撼着少女现在思绪。

 

“我只给你一句话,跟我们走,若你愿意成为我徒弟,便可保你一命。若你不想,我不强求,那大可在这里等她来杀死你。”

 

椎名曦一愣,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