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第三章(中长篇连载。)

2016年最后一更!!!2017年也要努力码字!!!!!


注意事项:

1)现代架空,无爱丽丝设定,CP采取原作现有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属例外),人物关系有所变化

2)人物性格掌握无能,依本作设定更改

3)没错依旧剧情差文笔差


Unknown


Episode 3

 

The Others

 

“啊啦啦,这不是来了个可爱的小女孩嘛~”

佐仓蜜柑瞪大双眼望着眼前一位有着一头金色微卷头发的美艳的大姐姐,内心开始无助地呐喊,这又是谁啊?!

虽然这位姐姐长得很美就是了……佐仓蜜柑不禁在心里吐槽道,难道这栋大宅里的人全都有满满的颜值技能吗。

“咳咳。”

站在大姐姐身后的是那名姓日向的管家,在目睹了身前的人所做出的举动后略不自在地发出了声。

“佐仓小姐,这位是与你一样将会在贵宅待上一段日子的客人,姓鸣海。”

客人?除了她还有爸爸妈妈之外还有其他的客人?刚刚才得知这个消息的佐仓蜜柑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她还对眼前的状况有点缓不过神来,只得礼貌性地伸出一只手来与大姐姐握手。

“你好,我是佐仓蜜柑。”

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停下,等待了一下子却依旧没有等到那只应该到来的手,佐仓蜜柑愣了一下,只得从原本还微微低头的状态转变为抬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发现眼前那位美丽的大姐姐盯着自己一动也不动。

怎……怎么了啊这是……

佐仓蜜柑有些不自在的退了一步,这种让她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鸣海。”

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的是日向,如果佐仓蜜柑没看错的话,他在说出大姐姐的名字后好像还瞪了她一眼来着。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啊啊抱歉哈哈,”,被换为鸣海的人此时一只手有些尴尬地摸着自己的后脑袋,即刻伸出另一只手稳稳地握住佐仓蜜柑纤细的小手,顺带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我刚才不小心出神了,别介意啊小妹妹。”

从另一只手传来的实在的温暖感让佐仓蜜柑这个原本神经就有点大条的人瞬间失了警戒心,脑袋里只剩下一句啊大姐姐感觉人好好哦笑起来也很好看啊这宅里终于不再只有些奇奇怪怪的人了。

于是作为一个被认为打破了小女孩警戒心与不好感的鸣海正式被佐仓蜜柑归列为好人的那一方。

双方都放下手后,鸣海便随意地往周围打量了一下,便瞧见了被佐仓蜜柑放在桌子上的套着粉色保护壳的智能手机,手机屏幕上还闪烁着游戏的画面。

“哦哦这不是市面上最新型的游戏‘爱丽丝学园’嘛!小妹妹也在玩吗?”

“咦?”,察觉到鸣海的目光放在自己手机上的佐仓蜜柑也随着鸣海的目光望了过去,才兴奋地答道:“对啊对啊,大姐姐也玩这个游戏吗!?”

气氛在此刻忽然停滞,佐仓蜜柑很明显地看到眼前的大姐姐嘴角仿佛是……抽搐了?而他身后的日向管家则是转过头去背对着他们,肩膀好像还在抖动着。

额自己说错什么了吗?反应有点慢半拍的佐仓蜜柑表示自己好像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况。

“佐仓小姐,我必须得去准备晚餐的事宜了,请你在这里继续休息,需要什么的话只需要按下墙上的按钮就可以了。”

日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转过头来,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他对佐仓蜜柑微微鞠躬,顺道指了指靠在窗边的一个红色按钮。

“啊好的。”,被日向的话语给拉回神来的佐仓蜜柑回答道,她始终有点不习惯这种过于客套的谈话。

在日向将休息室的门给关上后,佐仓蜜柑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忽然多了些重量,侧头一看才发觉到眼前的大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自己的一只手给搭在自己肩上。

“那个我说……小妹妹啊……”,鸣海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人生如此地无奈,他只好按奈住自己的真实心情以免露在脸上,一边加重语气缓慢地对眼前那个带着茫然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小妹妹一言一语道。

“我可是男的哦……”

咦咦咦!?

在这一刻,佐仓蜜柑感受到了人生的第一个惊吓。

 

 

 

“她怎样了?”

“看起来还有点不适应这里,不过大致来说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

日向在离开了休息室后并未如他所说般去准备晚餐的一切事宜,而是直接前往三楼,他是豪宅里少数可以进入三楼的人。

进入三楼后靠左的第一个房间就是他的目标,在敲了门得到里头的人的准许后他进入了房间,什么礼数都没有就直接进入了正题,引发了这段对话。

“另外,久远寺那边的人来消息了,说他最迟明晚便会抵达,陪同的人是小泉小姐还有芹生先生。”

“其他客人呢?”

“都已经陆续确认抵达时间,不是明日一早便是中午。”

“准备工作呢?”

“都已经准备完毕,只希望不会出任何差错。”

日向在整段对话的过程中一直都习惯性地避免与那双蓝眸直视,不为什么,只是他觉得一旦被那双蓝色眼睛给锁定后自己就可能宛如猎物般掉入什么陷阱也说不定。

尽管眼前双叠着脚坐在扶手椅上的银灰发的男人是自己的上司兼恩人,而且自己也绝对不可能成为男人的猎物。

“鸣海和她处得如何?”

“还行,她看起来对他并不反感。”,回想到了佐仓蜜柑那傻里傻气的样子还有鸣海那差点被气死的表情,日向觉得自己的嘴角好像又要翘起来了,不过如果他真的笑出来的话大概会被男人认为自己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告诉鸣海,注意别让佐仓夫妇察觉到了。”

“知道了。”

在看到男人摆了摆手让自己退下时日向微微鞠躬,慢慢地后退至房门前后转身将房门关上,在关上房门后他将手伸进一旁的裤带拿起自己的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好几则通知让他不由得蹙紧了眉头。

明天可有得忙了,他想。

 

 

“没想到小蜜柑是和父母一起来的呢~”

休息室里此刻坐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看似像女人的金发男人用一只手托着自己下巴,另一只手则轻轻地勾着细长的吸管,吸管的另一头则是在一个盛满新鲜榨好的橙汁的玻璃杯底部。

“嗯嗯毕竟我这个年龄也不能自己一个人来嘛,不过鸣海先生是男的这件事真的吓了我一跳呢。”

佐仓蜜柑一手流利地操作着自己手中的智能手机,另一只手则顺手将在一旁的点心拿起一块送入自己嘴里,现在如果再回想起那一刻的情形佐仓蜜柑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会被吓一跳吧。

“啊哈哈这就别再提起了啦蜜柑酱~,不过小蜜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玩手机没关系吗?不用去陪爸爸妈妈吗?”

实在不想再提到有关性别问题的鸣海随意转了个话题,却发觉到眼前人儿的动作顿了顿,等到她再回答自己时语气也转了个一百八十度。

“不知道呢……他们好像挺忙的……都不怎么理我……”,可能是放下了警戒心的关系,佐仓蜜柑竟也没发觉自己竟然在一个还认识不到一小时的人面前鼓起了脸颊,让人看了有种忍不住想捏下去的冲动。

抑制了这股冲动的鸣海更是发觉到了女孩眸里露出的寂寞以及不解,他放下了勾着吸管的手,才缓缓地回答道。

“嗯……小蜜柑我问你,你父母平常对你好吗?”

“很好呀,我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爱我最疼我的人了。”

看着佐仓蜜柑毫不犹豫回答的态度,鸣海嘴角轻轻往上一勾,说道:“你看,这不就对了吗?”

“咦?”

面对着女孩的疑惑的鸣海继续了自己的劝说:“这可不是嘛,既然他们都这么爱你,那即使有什么事瞒着你肯定也是不想让你操心或者是那根本就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毕竟小蜜柑还没成年呢,有很多事情还不清楚啊。”

“我也知道啊……可是我就是没办法不烦恼啊,我也知道很多事情是我不知道,我也知道他们是不想让我烦恼让我无忧无虑的,但是这样会让我更烦恼的,让我感觉我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很没用的感觉,你知道这种感觉吗鸣海先生。”

好不容易找到个宣泄出口的佐仓蜜柑想也不想就将自己从来到这豪宅里的不安和感受全都托盘而出,在把堵在自己内心的所有负面情绪全都排出后的她深深地吐了口气,忽然感觉人生又美好了起来。

而将佐仓蜜柑的一切反应全都收入眼底的鸣海从这一刻真的发自内心感觉到佐仓蜜柑真的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而过于单纯的人,往往都会被人利用却不知晓。

“唔……我想我知道问题是什么了哦蜜柑酱。”

“咦?”

“蜜柑酱会烦恼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觉得自己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有这种无力感出现,可是蜜柑酱应该要相信你爸爸妈妈啊,就像我所说的,蜜柑酱还有很多事情还不了解,他们不告诉你也是一定有他们的理由,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哦。”

听完了鸣海一大段劝说的佐仓蜜柑愣了一下才完全理解他的意思,可是感觉还有些疑惑的她正想要反驳时却被鸣海的一句话使得她不得不把欲说出口的又吞回肚里去。

“而且站在一个大人的角度来看,什么都知道未必是好的呢。但是我相信蜜柑酱的爸爸妈妈以后一定会找一个好的时机来告诉你,所以蜜柑酱现在一定要耐心地等待,也不要再浪费力气去烦恼了,好不好?”

鸣海在说服人的这一方面从来都没令人失望过,不出意料的佐仓蜜柑露出了一个释怀的表情,绽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对着鸣海猛力点了点自己的头。

“嗯我知道了鸣海先生,我一定会耐心地等待的!不会再烦恼了!”

“这就对了嘛,看看小蜜柑这么可爱的脸蛋,如果整日里都摆着一张苦瓜脸就往白费了蜜柑酱的父母给你这么一幅好脸蛋了呢。”

鸣海说着的当儿不忘用手指戳了戳佐仓蜜柑那富有弹性的脸颊,手感真好啊他想,配上对面女孩那宛如向日葵般的笑容,鸣海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这么个好女孩,怎么会摊上这种事来呢。

 

 

日向在前往处理晚餐事宜时不忘上头交代的任务,因此他顺道转去了休息室,在嘱咐女仆不惊动室内的人的情况下悄悄的开了一道门缝,从而窥探里头的情况。

在看到金发男人用手指戳向少女的脸颊的那一刻日向就确信了果然这种任务交给像鸣海这种人是绝对没错的,自己才去向上头报告不到一会儿的功夫,这不就把人给哄好了。

托鸣海的福,他也再也不用一整日看着少女那要死不活的表情,最要命的是自己还得时时刻刻对她恭恭敬敬的,真是烦死了。

在静悄悄地关上房门后他感觉到有一股震动从裤袋传来,他伸手把自己的手机给掏了出来,望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安藤”的姓名后啧了一声给了女仆一个好好伺候他们的手势,之后头也不转地走了,顺手还按下了接听键。

“人死到哪里去了?”

毫不客气的开场白让电话另一头的人在下一刻就立刻回嘴。

“喂喂你这臭小子,一个管家就是这么接听电话的?”

“废话少说,鸣海那个死变态都来了你人还在哪里鬼混?”

“嘛还不是今井集团那边太难搞了花了点时间罢了,你有本事不如让你来交涉吧,我和美咲可是忙得够呛了好吗。”

“没能力的人别找什么借口,最迟明天一大早就得到了。”

“切,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拽什么拽?等本大爷到那里后看我不把你给揍得全部人都认不出你。”

感觉到继续和电话那头的人扯淡大概只是浪费时间的日向正打算把手机从自己耳朵旁拿开并且挂掉时,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极其不自然的严肃语调。

“阿枣。”

“……干什么?”

“那女孩来了?”

“来了,正在和鸣海在一起。”

“……是吗那就这样吧,我们今晚应该就可以到了,最迟半夜吧。”

电话那一头的人率先挂断了电话,日向枣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儿从手机传来的嘟的响声才缓缓将手机放回裤袋里。

都这什么时候了还搞什么犹豫,到时候可千万别心软了,他想。

 

 

“说起来,小萤怎么还没回我信息啊……”

心情逐渐好转的佐仓蜜柑望着手机上完全空白的通知栏,不禁又嘟起了嘴巴。

“哎哎我的小蜜柑,才刚刚说过的话忘记了吗,要保持微笑微笑哦。”

“是这样说没错啦……可是已经好几天了啊!人家也会担心人家的小萤现在是不是平安嘛……”

“这个小萤跟你关系好像不错?你们是好朋友吧。”

“是啊是啊,小萤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们一直都形影不离哦!除了假期她要和家人旅行之外啦……”

提到旅行这两个字又让佐仓蜜柑从兴奋的状态瞬间跌落成失望的模样,鸣海越看佐仓蜜柑就越觉得这少女真是厉害心情转变都是一百八十度的而且根本不需要什么过渡期。

“唔不过小蜜柑你也在和家人旅行嘛,所以就是扯平了,不过你的那个小萤是去哪里旅行啊?”

“去英国哦,因为小萤她家很有钱所以每次假期都要去一下国外来个世界旅游什么的……啊人家也好想去哦!!”

佐仓蜜柑托着自己的下巴,自己也好想和小萤在异国浪漫的街道来个姐妹之前的旅游那该多好。

嗯,虽然现在和家人出去也是很棒的啦,除了来度假的地点是这间虽然豪华可是却古怪的豪宅,额不对应该是私人领域吧。

“不过现在想想,小萤她住的屋子大概也是像这样的豪宅吧……感觉好棒哦,不过太大了感觉有点阴森。”

鸣海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感叹眼前的人真的坦率过头了,把内心的话全都给说出来了,根本不费他任何一丝力气。

不对……等等。

“额小蜜柑你刚刚说小萤家很有钱,还有可能住在像这样的地方……那她姓什么啊?”

鸣海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希望不是自己想的这样。

“姓今井啊。”

哦天哪。

鸣海现在只想用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这世上真是什么巧合都有,难怪小萤这个名字怎样听都有股熟悉感。

这小妮子竟然是那个今井集团大小姐的好友,看着佐仓蜜柑那天然呆的样子,鸣海不得不感叹果然人不可貌相。

不过想想今井家的小姐大概也不可能找个多精明的人做好友吧,本来就是个格外聪明的人,难不成要好朋友之间互相玩弄聪明吗。

对于今井萤比起她本人他更加了解她背后的势力,毕竟今井家一向来都把这位宝贝女儿保护得很好。

不过现在……

鸣海看着眼前的佐仓蜜柑,忽然觉得老天爷掉了块大饼给自己,既然眼前的人是今井萤的好友,那如此绝对良好的机会错过可就不会再有了,不拿白不拿,干脆趁机会探一下情报好了,难保以后不会有用到的时刻。

“今井?该不会就是那个很有钱的今井集团吧?”

“不愧是鸣海先生,虽然只要一听到姓氏大家就都可以猜到了。”

“小蜜柑真了不起呐,听说今井家的小姐好像不太爱理人哦。”

“唔……小萤性格是冷淡了点但她是个很好的人哦!我想会这样大概都是因为有很多对她好的人都是因为她家的财产来的吧,但是我就不一样了!不管小萤家庭背景如何,小萤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不愧是小蜜柑,果然是很棒的人呢!样子可爱心地也好,啊,怎么办鸣海哥哥现在好羡慕小萤哦!”

被鸣海夸得忘了自我的佐仓蜜柑不好意思地用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边对鸣海说没什么啦嘿嘿这是我该做的。

然后佐仓蜜柑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鸣海来了一句。

“那我也可以成为鸣海先生的好朋友哦!我很喜欢鸣海先生哦!!”

果然上钩了。

在这句话浮现在自己脑袋的鸣海顿时产生起了愧疚感,虽然利用她是必要的,但可以的话他还真希望他遇上的是一个深不可莫测的人,这样利用其对方倒还没什么愧疚感。

唉……

鸣海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脸上装出笑脸道:“真的吗?鸣海我好开心哦!有小蜜柑这么可爱的朋友,这次来到这里真是对了!!”

真是的,他到底还得这样多久啊,虽然早就已经习惯了,但面对一个毫无心机的纯真小女孩耍些小手段什么的,他还真不习惯。

“啊说起来,鸣海先生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啊?”

“咦,小蜜柑不知道吗?你爸爸妈妈没告诉你?”

鸣海暗自在心里吐槽了声,没必要连这个也瞒着她吧,倒是还得让他一个个为她解释清楚。

“没有哦……”

佐仓蜜柑又回想起了在午餐时的佐仓泉水还有安积柚香,俩人十分有默契地在佐仓蜜柑提问时一个个把话题给转个弯,害得佐仓蜜柑在整个过程里只听到了他们如何要自己享受这假期啊该到处多走走什么的这里的风景真美啊。

虽然不满但佐仓蜜柑却也只能带着大人真狡猾这个想法将所有不愉快都隐藏在心里。

“我是来这里参加明晚的宴会的哦,小蜜柑如果和爸爸妈妈也被邀请来到这里的话应该也是同一个原因吧。”

佐仓蜜柑在这句话的语音落下时感觉自己的脑回路有种要断的感觉。

“咦咦咦!?!?宴会!?怎么可能?那爸爸妈妈为什么都不和我说!?还有到底是什么宴会啊??”

鸣海一脸淡定地看着佐仓蜜柑跳起来连续对他抛出好几个问题的架势,在与少女相处的短短这段时间内他觉得这情景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嘛嘛小蜜柑冷静点,我想可能你爸爸妈妈是要给你一个惊喜才什么都不说吧?”

咦?

佐仓蜜柑在听了鸣海的话愣了一会儿,才再度静静坐下来思考这几天发生的事,似乎都有了个头绪。

原来如此啊!佐仓蜜柑恍然大悟道,没错,父母之所以怪怪的什么都不说是不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呢?像有钱人啊在这种豪宅举行的宴会一定棒得不行吧?而且自己什么都还没看过啊所以父母说不定是要给自己一个终生难忘的惊喜呢!我就说嘛怎么来到这里后看到每个人好像都很忙碌的感觉呢!

“那个……小蜜柑……?”

鸣海伸出了只手在佐仓蜜柑前晃了晃,天知道这小妮子到底又在想些什么,从一开始的惊吓表情到后来的呆滞再到后来那副惊喜状。

可以的话真想用相机拍下来,拿去综艺节目投稿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当成表演艺术来播出呢。

“啊啊抱歉……我想也是呢!爸爸妈妈一定是知道我最喜欢惊喜了所以才什么都不告诉我!!谢谢你啊鸣海先生!!”

看到佐仓蜜柑一脸兴奋地握着他的手向他道谢的样子,鸣海真的觉得自己快做不来这工作了,这小妮子到底是有怎样的脑回路才会把这一切奇怪的事情全都认为是因为父母要给自己一个惊喜才发生的呢。

警戒心为零的少女以后可不妙了啊,嘛不过算了,这样子至少自己的任务也好办,在少女面前刷的好感度也够多了吧。

“不用不用,”,鸣海用手揉了揉少女栗色长发,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揉了又揉,嘴角勾去自认为最美丽的笑容边道:“不过小蜜柑,你不好奇这是谁举办的宴会吗?”

佐仓蜜柑愣了好几秒,这才发现自己竟然遗漏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那……是谁举办的啊?既然还会邀请我爸爸妈妈,这就证明我爸爸妈妈跟举办人是认识的?”

很好,基本常识还在,鸣海听到这句话时顿时松了口气。

“算是吧,这次邀请来的人大多数其实是这位举办人所经营的公司的合作厂商或者一些重要的商业伙伴,但因为这次宴会是以他个人名义主办的,所以也会邀请一些跟生意没有关系的亲戚啊或者家人什么的也一起来。”

“举办人应该不是那个志贵先生吧……?”

不知道为什么佐仓蜜柑脑海里只想到了这个让她有点害怕的人,虽然心里似乎有一个直觉告诉她不是。

“小蜜柑好厉害哦,志贵先生虽然掌管着这里,不过并不是举办者哦。”

“那是……?”

 

佐仓蜜柑此时在心里有一个猜想,而这个猜想则被鸣海的下一句话给成立了。

 

“是行平先生哦。”

 

-TBC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