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第四章(中长篇连载。)

近期只专注更新这篇直至完结,orz这篇感觉有点过长了……不过下章开始应该可以进入主要剧情了orz


注意事项:

1)现代架空,无爱丽丝设定,CP采取原作现有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属例外),人物关系有所变化

2)人物性格掌握无能,依本作设定更改

3)没错依旧剧情差文笔差


Unknown


Episode 4

 

The Party

 

佐仓蜜柑此时站在无人的角落里,手上拿着一杯果汁。

她两只美丽的栗色眼睛一直在左右移动着,以此观察周遭的情况。

不刺眼的灯光从悬挂在豪宅天花板的巨大灯饰发出,代表着暖色的橙色光芒照亮着整个大厅,环视整个大厅,最为显眼的是穿着华丽的人们一边欢笑交谈一边饮用饮料,还有那身着正式服装的服务生们,都显示着这是一场私人的宴会。

她觉得自己在这里的存在感最多为0.1,没有更多。

从口里发出到现在为止已经数不清的叹气声,从宴会开始到现在她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杯果汁,刚刚有一位服务生才来通知自己说还有一位客人仍未到场,佐仓蜜柑差点没当场翻个白眼,说好的宴会不迟到的良好礼仪和习惯呢!?都跑哪儿去了,有钱人都这么玩的吗!?

兴许是喝多了的缘故,想着反正父母也不在这里,干脆先去一下洗手间喘口气好了。

这么想着的佐仓蜜柑随手将杯子交给经过自己身旁的一位服务员,随后便径直往大厅旁门走去。

她从头到尾都忽视了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一股视线。

 

 

日向枣觉得今天大概是自己人生中最悲惨的一天。

身着西装的他同样地选择躲在角落里,双手交叠在胸前,全身散发出一股低气压,比起管家,看起来更像是在巡视会场的保镖也不为过。

“哟,阿枣,怎么又在闹别扭了啊。”

日向枣翻了个白眼,很好,又来了一个不知死活的。

“得了吧阿翼,别惹阿枣了,不过阿枣,今天穿的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前来搭话的黑发男子在左眼下方有个星星的标志,而他的手臂则和身旁一位身着粉红连身裙的红发男子勾在一块。

“今天不当管家,做保镖。”

简短的回答换来男子的笑声。

“不会吧,就你这模样还当保镖?不把人吓死都算好运了好吗。”

黑发男子似乎是顾虑着场合而在憋着笑,憋笑的样子让日向枣看了就想一拳揍过去。

“安藤翼你找死是不是。”,趁男人不注意的时候狠狠地踢了他的小腿,让名为安藤翼的男子差点站不住脚,所幸有身旁的人扶着才站稳了脚跟。

“喂喂,别把气出在我身上啊这小子。”

安藤翼随即不甘示弱地回了一个手肘击,却反被日向枣给一手接下。

“废话这么多,去跟今井家的少爷打招呼了没。”

日向枣将视线放在不远处正在与一名金发男子谈话戴着眼镜长得一脸严肃的黑发男子,而黑发男子似乎与金发男人谈得甚是愉快,与严肃的神情形成对比的是那带有淡淡笑意的眼神。

“早都去了啦,毕竟这是我接手的案子嘛,不过我真没想到,樱野那家伙什么时候和那挑剔的少爷这么亲近啊?”,安藤翼挠了挠脑袋不解地问道。

“听说樱野和他读同一间高中。”

“哇真的假的,樱野那家伙竟然什么都不说。”

“对你这家伙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日向枣稍微侧了侧身子,让自己的视线除了安藤翼的身子外还能容纳多一个人儿的身影。

“切,早知如此当初就让樱野去谈这笔生意不就好了,省得我和美咲这几个月一直忙东忙西的。”

“得了吧你,”,原田美咲捏了捏自家恋人的脸蛋道:“好歹这笔大买卖让我俩多了笔佣金,足够你吃好几年了。”

“不过说起来,”,原田美咲在看到安藤翼点点头后满意地笑了笑,随后扫视了整个大厅,“今井家的小姐倒是没来呢?”

“没来,听说是去了英国。”,日向枣回想起了鸣海对自己说过的话,同时也在确认被监视的对象是否还好好地处在原地。

“咦,你哪来的情报啊。”

“佐仓蜜柑说的,被鸣海那家伙套出来的,少了那个精明的大小姐也好,计划更容易进行。”

在提及到佐仓蜜柑这四个字时安藤翼和原田美咲都愣了一下并互相对视,随后安藤翼才缓缓开口。

“我说吧,你这样子也不像个保护会场的保镖,是专门在监视她吗?”

日向枣蹙紧眉头,沉默地点了点头。

“一半一半吧,另一个原因是佐仓夫妇坚持要让一个人随时保护她。”

安藤翼略有所思地往佐仓蜜柑的方向望了望,而佐仓蜜柑还毫无知觉地一个劲猛灌果汁。

“听说她母亲病了?多严重?”

“昨天半夜开始高烧不退,到了今天下午才好转,不过仍需静养几天,要不你怎么会看到她。”

日向枣还能清晰地记得下午女孩哭哭啼啼地嚷着不去宴会了要陪在母亲身边好好照顾样子,而她的父亲则在一旁安慰着她让她放心参与。

每次到这种关头都总会发生一些事出来,麻烦死了。

“说起来现在不都八点半了吗,老头子还没来?”

安藤翼带着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再度转变了话题。

“被人家听到你这么说就准备收拾包袱滚回家吧,”,日向枣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看了看自己戴在右手的手表道:“大概要9点才能到吧,也有可能更迟,反正谁都不知道他那性子。”

“嘛,这架子摆的可真大啊,志贵先生和BOSS今天也应该会出来吧?”

“他肯定会出来,至于BOOS就不清楚了,谁懂那家伙心里想些什么。”

“喂喂我说你这句话才是真的要准备收拾包袱回家吧……不过你这样没关系吗?”

“啊?”

“当保镖的不是要时时刻刻让保护对象在自己视线吗?从刚刚起我就看不到你的保护对象了哦。”,安藤翼一脸嬉笑地指了指自己身后那本应存在着一个女孩的角落此时却空空如也,仿佛从来没人待在那里的样子。

该死的!

日向枣暗地里咒骂着,这女人什么时候能不给自己添麻烦?

“混蛋,知道了还不跟我说?”

日向枣急忙越过安藤翼的身旁,还不忘再使出一道手肘击让安藤翼迅速地躲在原田美咲身后,看着安藤翼露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在跟自己说你惨了吧看你该怎么办。

日向枣按捺着想要揍人的冲动,将快要伸出拳头的收回,连忙把手伸进裤袋掏出自己的手机。

在屏幕上按了好几下后显示出的是一个地图,而上面闪烁的红点显示着被追踪对象正往海滩的方向走,日向枣在看到追踪对象的前进方向时感觉自己快要爆发了,额头上的青筋似乎也快要多了几根。

这女人这么晚独自到海边干什么!?吃饱闲着没事做吗!?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很危险的吗!?

日向枣稍微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开始两步并作三步地依循着手机上红点前进的方向跑着,该死的,要是这女人发生了什么事那首先要完蛋的就是自己。

 

 

佐仓蜜柑在寒风凛凛的夜晚禁不住地打了个喷嚏。

怎么搞的,有人在骂自己吗,她想。

从洗手间出来的佐仓蜜柑不停地转着自己的脖子以转换视线的方向,一边是通往宴会的入口,另一边则是通向豪宅外处的侧门。

从来到这里到现在还没用过侧门,在一般的情况下侧门和后门基本上都是给下人们使用的,身为客人的自己实在难有这个机会用到。

佐仓蜜柑左看看右看看,很好,没人。

提步回到那对自己来说跟沉闷的教室无不一样的宴会场对此时的佐仓蜜柑来说实在是一项很艰难的任务,而且她没记错的话,往豪宅的左边径直前进的话就是海边。

这是一项选择题,是要回到宴会继续灌果汁等待时间过去呢,还是去海边散步一下顺带吹个风呢。

佐仓蜜柑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作为一个单纯直率的她在做了决定后便提起愉悦的脚步往侧门外的世界外走去。

直到脱离了豪宅范围开始踏入森林范围被寒风给包围时佐仓蜜柑忽然想起自己正身着一件无袖的小洋装。

太失策了……穿裙子在森林路里难走不说更何况自己连个外套也不带,虽然说自己还能忍受冷风不过……

佐仓蜜柑望了望前面黑漆漆的森林,缩进了自己的肩膀,用手掌轻轻的来回摩擦自己的手臂,由再看回自己身后的豪宅,咬了咬牙,果断地下定决心往前走。

要是在十岁以前的自己估计是会哇哇叫的哭着回去找父母,但自从在十岁时参与了一个神庙的祭祀活动后,佐仓蜜柑表示自己一个人在森林里走动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嘛如果能排除她当时是因为在森林里跑累了哭累了只好不得已坐在原地等待大人的救援等了一整晚的话,嗯她作为一个十岁小女孩来说还是勇气可嘉的。

自认为自己有着十足勇气的佐仓蜜柑毫不犹豫地就迈开脚步往前走,反正森林里有监视器嘛,没事的没事的,佐仓蜜柑这么想到。

 

 

最后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佐仓蜜柑再度睁开眼时看到的是随夜风摇曳的树叶,一大片的树叶几乎遮挡了视野里的天空,在风的吹拂下偶尔还伴随着几声蝉叫声。

好疼!

从脚踝传来的痛楚让佐仓蜜柑挣扎着从躺着的姿势坐起身来,她伸出右手来查看自己的右脚,幸好没有扭到,就只是脚踝部分被擦伤了些。

“…………起来。”

咦?

佐仓蜜柑左望望右望望,四周所望之处都是乌漆麻黑,连个人影也没有,那么那把声音到底是……

不……不会吧?

一向不相信鬼怪的佐仓蜜柑此时打了个冷颤,双手开始合十做出一副祈祷状,在心里呐喊着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请千万不要出现啊我只是个普通的少女啊啊啊!!!

“白痴丑女,还不赶快给我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把尖叫声刺破了此刻寂静的氛围,本来躲藏在树枝上休息的鸟儿也因此被吓得赶紧张开翅膀扇动着翅膀往远处逃离。

佐仓蜜柑几乎是在三秒的时间内反射性地发出了一般人在此时此刻都会发出的尖叫声,并以自以为荣的良好运动神经迅速挣扎着站起身来并往后看回自己刚才的所在地。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黑发红眸的少年,正瞪着她。

再然后,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和男孩面容配对的名字。

“那个……日向管家??”

 

 

日向枣觉得自己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佐仓一家人什么债,这辈子生来就是来替他们还债的。

首先吧,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好好的管家,却因为某对夫妇的要求而被迫转职去当一日保镖。

他简直懒惰去想到底为什么这个差事会轮到自己,大约是看自己和她年龄相近,这也就算了,反正她也应该需要一个人好好盯着才行。

结果这个女人不知道是哪一个神经接错了线好好的宴会不去竟然中途开溜。

好你开溜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会无缘无故地大半夜选择跑去海滩!?这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吗!?

他懒惰吐槽,也没有这个心去吐槽,甚至还懒得去想从豪宅处步行至沙滩的话除了得花上至少半小时外还得走上一堆崎岖的石子路。

反正他就是得追上这个脑子发傻的女人就对了。

后来他才知道果然每个人都应该要有优点,他也终于知道了佐仓蜜柑这个人什么不好就偏偏执着得狠,甚至连步伐也快得不似一般娇弱的少女。

到最后当他终于追上那个人影并打算一把将她给抓回去时,谁知眼前的人脚下一滑,直接落下了山坡,而自己则在那一刻反射性的伸出了双手想要挽救这一切。

很好,他什么也抓不到,反而落得个跟她一起摔下去的下场。

日向枣在确认了自己除了手肘上有几处擦伤外其余皆无大碍后,拍拍自己的衣裳站起了身,选择性地无视了眼前瞪大双眼的人。

探视了四周的环境,日向枣叹了口气,看起来他们是从一个斜度挺深的山坡滑了下来,脱离了原有的森林路,估计是在较偏僻的地方。

幸好这里应该还离豪宅不远,至少没那么靠近海边。

日向枣又抬头望向刚才跌落前一时手忙脚乱想要抓紧树干却没抓成的大树,毕竟他也在这里这么多年,没记错的话那边至少会有设置警报器或者监视器吧?

偏偏他们用的是高级的小型监视器,到这个时候反而看不出来到底被装在哪儿了。

不过幸好这是一个通讯发达的时代,日向枣将手滑向自己裤袋,决定还是先拿出手机来求救比较好。

而当他拿出手机的那一刹那,他看到的是在屏幕上那一道过于显眼的裂痕。

日向枣压抑在自己内心涌起的怒火,想着幸好自己的手机有防爆玻璃被压一下应该没什么,伸出一只手就开始往屏幕上操作。

但他却只看到屏幕上的一片漆黑。

 

日向枣肯定他一定是天生跟佐仓蜜柑有仇,一定是这样没错。

 

 

佐仓蜜柑表示自己对现在的状况理解无能。

在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后,佐仓蜜柑终于回想起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嗯自己应该是正在前往海边的路途中,结果在路过一个小山坡时肩膀冷不防地被人拍了一下让自己吓了一跳最后摔下山坡。

真是简单无比的事故发生经过……简单个头啊!

虽然没受伤是不幸中的大幸,但佐仓蜜柑现在觉得最紧要的问题是该怎么离开这里,离开她眼前那个像发神经似的不停狂按手机屏幕而且还时不时抬起头来瞪她的男人啊!

佐仓蜜柑觉得这个豪宅里的人大概都有点问题,尤其是眼前这个自称是管家的人。

“那……那个……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在看到男人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将明显已经无法使用的手机摔在地上时佐仓蜜柑抑制住自己内心狂跳的心脏,鼓起勇气问道。

不出意料的她又被人狠瞪了一下。

佐仓蜜柑没由来的感到火大,自己明明没做错什么啊为什么这个人脾气这么差拼命瞪着自己!?难道出了豪宅脱离了管家的身份他就可以这么没礼貌地瞪人吗!

“喂!你这么一直瞪着我做什么啊!我干了什么吗!?”

“白痴丑女,你到底有多重,重到还能把我手机给压坏了。”

作为女人的佐仓蜜柑天生对‘丑女’这两个字特别敏感,更别说还加上了白痴这两个字还有那个男人讽刺的语气。

“谁是丑女啊你这臭狐狸!!!讲话给我小心一点啊!!”

“吵死了你,快点把你手机拿来。”

日向枣挠了挠自己的耳朵,给佐仓蜜柑摆出一副女人你很吵的样子,顺带还伸出了手向佐仓蜜柑讨手机。

“啊哈!?凭什么我要借你啊你这臭狐狸!!!混蛋!”

又被点起怒火的佐仓蜜柑全然不顾自己的淑女形象跳脚喊道。

“你不想出去吗?烦死了,想活着出去的话就给我把手机拿来。”

……虽然他说得有道理但是这语气实在是不能让人不生气啊,这么想着的佐仓蜜柑霸气地拿出自己的手机往日向枣那边就是一甩。

不要问她为什么不怕手机摔烂,佐仓蜜柑表示她的手机可坚固得很而且她就不信了这男人会眼巴巴看着她手机被摔烂。

日向枣眼疾手快地将手机一把接下,同时在心里将佐仓蜜柑骂了一千遍。

这个白痴女人。

然后日向枣在点亮手机的屏幕时,眼角瞄到了位于屏幕上方那显示电量的格子。

他觉得他自己应该是眼花了,怎么会在上头看到1%的数字呢。

再后来,他和佐仓蜜柑无语地看着手机界面一闪,一切瞬间变为黑暗。

 

日向枣发誓,他有一天一定会杀了佐仓蜜柑这个女人。

 

 

佐仓蜜柑即使在迟钝也能感受到凝固在周围空气里的怒气,而散发这怒气还有低气压的人就是那个姓日向的家伙。

有种大难临头必须得跑的预感,佐仓蜜柑在此刻明智地选择退了几步,远离了他。

其实佐仓蜜柑心里也有愧疚的,即使再傻她也知道他的手机是因为自己……额……不小心压在他身上,无论是再坚固的手机被两个人的重量压下来的话怎样大概都是会落得个裂屏的下场。

然后自己的手机在关键时刻又因没电而关机了……但是她真的不知道手机没电了啊!!

“对……对不起啊……我可能一不小心……额……忘了充电。”

“丑女就是丑女,连手机充电也会忘记。”

佐仓蜜柑抑制住想要爆发的冲动,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得冷静下来。

日向枣看到佐仓蜜柑一脸要发脾气却又不得不忍着的样子,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没这个身份去对人家发脾气。

“在这里等吧。”

“啊?”

“安娜没和你说过吗,这森林周围都设有监视器和警报器,虽然没触碰到警报器,但我们摔下去时应该也有监视器拍到了。”,日向枣耐着性子解释,在解释途中一把略过了他们俩人的手机其实都设有追踪软件,即使手机坏了或者关机了也还能追踪到最后方位。

“那也就是说……”

“耐心等吧,会有人来的,至少是我的话,可不想冒险爬上去然后在途中又不小心跌了下来。”

说完,日向枣便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将佐仓蜜柑晾在一旁傻傻地看着他。

其实她也本来没什么害怕,至少这次比起上次独自在森林里迷路时还好太多,还有个人陪着呢。

虽然陪着的人令她很火大就是了。

佐仓蜜柑左看看右看看,四处都是树木要不就是些草丛,而地上全都铺满了树叶和树枝。

随意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下,可偏偏却是在那个臭狐狸的正对面,佐仓蜜柑在坐下后只要无趣地一直观察着周围环境,尽量避免与他有任何视线上的接触。

夜晚的森林被一股湿气给弥漫着,时不时还有些微风吹过,如果是在白天大太阳底下可能还会起到让人产生凉意的感觉,但在这接近午夜的夜晚却只让人感觉更加寒冷。

更不用说那偶尔响起的禅叫声和鸟叫声,两者互相搭配,让人不联想到鬼屋的气氛都难。

佐仓蜜柑无自觉地来回反复摩擦着自己的手臂以取暖,这情形让她联想到了十岁那个令她终生难忘的夜晚。

忽然她感觉眼前一黑,本来就有些害怕的情绪的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瞪大双眼紧张地到处张望。

接下来她感觉到肩膀一阵温暖,侧头一看,看到了一件黑色外套从自己头上滑落到肩膀。

这个是……

这么想着的佐仓蜜柑自然而然地望向了日向枣,而日向枣此时此刻正为她刚才夸张的反应给了个白痴笨蛋的眼神。

“披着吧,我可不想你受凉了开始打喷嚏,简直烦死人了。”

抢在佐仓蜜柑正要张嘴开骂时日向枣便率先开口道,而这举动成功地让他接收到女孩有些呆愣的神情。

这个人好像还……挺贴心的?

佐仓蜜柑乖巧地拉下了外套披在自己身上,一方面是她的确是冷到快受不了了,另一方面是自己妈妈还病着呢,倘若她再倒下的话那爸爸该怎么办啊。

结果在佐仓蜜柑坐下来的时候,却又听到了那人口里不经意间流出的一个白痴。

她觉得在上一刻竟然会觉得这个男人是贴心的自己简直太蠢了。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啊,整天白痴白痴的叫,我有名字好的吗臭狐狸!”

佐仓蜜柑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反击的话自己这一生的面子大概都要被丢光了,于是开始了一对一反击对话。

“哦是吗,可你看起来就是个智商不高的白痴。”

“你这吊吊眼吵什么吵,你看起来智商也没高多少好不好。”

“果然丑女都是没智商的吗,大晚上想跑来海边大概只有你一个蠢货。”

“你烦死了,我想去海边关你什么事,说起来要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落成这个地步好不好。”

“得了吧,要不是我和你一起跌下来你现在还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子呢,就看在这件事上你感激我都来不及,醒醒吧猪。”

觉得快要说不过这只臭狐狸的佐仓蜜柑一时语塞,内心里的怒气越发越烈,简直已经快要突破她心里那想维持淑女形象的境界。

“你叫我名字会死吗!?好歹要叫佐仓小姐啊!你这个不懂得绅士礼仪的死狐狸!!等我回去了一定要向你上司好好投诉你!!!”

“哦?爱投诉就去投诉吧,不过你也不是一直死狐狸死狐狸地叫我吗,我看你才是没淑女风度。”

日向枣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一遇到佐仓蜜柑就好象不由自主似的想和她拌嘴。

要是这女人真的去告状了的话自己大概也挨不了一顿骂吧。

“你又没和我说你名字啊!让我怎么称呼你啊!干脆一直叫你臭狐狸死狐狸算了。”

日向枣正想回嘴时耳边却捕抓到一些嘈杂声,他循声往上一看,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几束灯光。

估摸着也已经过了十五分钟,里边的人大概也已经知道他们的下落了。

日向枣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迈开脚步行至佐仓蜜柑前,一把就是拉起她的手。

“走吧,他们找到我们了。”

“你……你……”,一向来与男孩子保持着安全距离的纯洁女孩佐仓蜜柑被日向枣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她感觉有股热气涌上自己脸颊,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日向枣全然没发觉到身后人的异样,自顾自的就拖拉着佐仓蜜柑走到了一个较显眼的位置,好让上头寻找他们的人能够轻易看见他们。

当一束手电筒的灯光照向他们时俩人都不约而同的眯起了眼睛以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接下来佐仓蜜柑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是在呼唤着其他人赶紧来到这里。

“日向先生、佐仓小姐,请你们再稍等一下,我们很快就会把你们带上来。”

那男人如是说道。

“久远寺先生到了?”

“十分钟前已抵达,但他人称不舒服所以此时应该是在休息。”

日向枣点了点头,在下一刻放开了佐仓蜜柑的手。

佐仓蜜柑愣愣地望着自己在上一刻还被抓紧的手,感觉似乎还有些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在上头。

然后她感觉有个黑影挡在自己面前,日向枣不知何时走到了她面前,当佐仓蜜柑抬起头时,却只看到一双如火焰般的双眼,正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整个人像是被剥夺了做出任何反应的回应,佐仓蜜柑眼睁睁地看着日向枣慢慢地缩短俩人之间的距离,在最后,她只感觉到俩人的距离近得对方呼出的气息全都喷到自己的脸上。

日向枣并未继续向前,而是侧过了头,靠近了佐仓蜜柑的耳际,他的举动让佐仓蜜柑感觉自己的心脏此时正怦怦地跳,而她的脸颊也如盛开的玫瑰花般露出美丽的红色气息。

在这一秒她全身上下的感官似乎全已失效,只有自己的耳朵似乎痒痒的,还有温暖的气息触碰在柔软的耳垂。

他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在任何人赶来之前,悄声说道。

 

“记住,我的名字是日向枣。还有,一定要远离那个叫久远寺的家伙。”


-TBC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