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第五章(中长篇连载。)

最近的我真勤劳~【滚蛋】,这章结尾终于开始踏入主要剧情了,下章开始正式剧情啦~


注意事项:

1)现代架空,无爱丽丝设定,CP采取原作现有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属例外),人物关系有所变化

2)人物性格掌握无能,依本作设定更改

3)没错依旧剧情差文笔差


Unknown


Episode 5

 

The Dinner

 

晚上时间7时左右正是晚餐开始的时候,佐仓蜜柑依旧是抱着一副忐忑的心情出席的。

如果说昨晚的宴会是为了迎接客人们的到来而举办的话,那今天这场晚餐便是在所有客人都出席的情况下第一次正式的晚餐。

午餐时间有些客人基本上会到海边走走,要不就是选择分开享用,只有到晚餐时才会一同在这宽大的饭厅一同享用。

佐仓蜜柑无奈地望向了自己右边身旁两个空了的座位,母亲的病虽然已有好转但还是得减少走动为好,而父亲也干脆籍此机会待在房里就不出来了。

佐仓蜜柑对自己父亲的性子还是了解的,她父亲本就不喜爱出外走动,除了在家庭日会进行活跃的室外活动外,其余有哪些时间不是窝在家里研究文学作品。

对于父亲就这么如此放心地将一个还未见过世面的女儿往外推的举止,佐仓蜜柑表示累觉不爱。

算了,反正今天我一定要大吃特吃,佐仓蜜柑愤慨地想着。

不过吃归吃,佐仓蜜柑还是不望听从父亲的叮咛,在这种场合里,记住每个人的姓氏是极为重要的。

主持这一切的是一个佐仓蜜柑到今天为止才第一次见到的男人,名字倒是不记得了,不过让佐仓蜜柑印象深刻的是那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配上那副凶狠的模样,而这个男人似乎是姓神野来着。

除了神野之外有许多人都是佐仓蜜柑今天才第一次瞧见的,比如说那一对看起来只比自己大上不过两三岁的情侣,男的姓安藤女的姓原田,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人……什么樱野先生啊毛利先生啊小泉小姐啊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爆了。

所有客人都依序围坐在长桌旁等待菜肴被端上,而佐仓蜜柑则坐在长桌左侧的最尾端,一股强烈的陌生感袭上佐仓蜜柑的心头。

幸好自己左边还有坐着一个自己信赖的人,她想,那就是两天前才认识到的鸣海。

正式的晚餐后就是属于自由时间,长桌被撤下,换来一桌桌的香槟红酒甜点之类的,让客人们自行享用。

而佐仓蜜柑正和鸣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佐仓蜜柑稍微听了听饭厅内所播放的歌曲,似乎是些她不知道的古典乐,不过听起来倒是挺顺耳的。

大部分的人都还停留在饭厅内拿着酒杯聊天,但也有一部分的人已经先离开饭厅选择去休息室或者其他地方消耗时光。

“小蜜柑没事吧,看起来还不是很能适应这种场合吧?”

鸣海笑眯眯地给佐仓蜜柑递过一杯果汁,佐仓蜜柑在说了一句谢谢后便小啜了一口果汁,如释重负般地呼了一口气。

“算是吧……刚刚大家都好静哦害得我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出。”

回想起自己每次在和父母吃晚餐时总是有说有笑的,现在到了这里竟然得注重礼仪安静地吃饭,那些山珍海味是很好吃啦而且基本上都是自己没怎么品尝过的不过怎么都感觉怪怪的啊。

“哈哈哈这是正常的,基本上呢我们啊都爱在享用正餐后才慢慢聊天的呢。”

鸣海指了指那一堆开怀畅谈的人们,顺带戳了戳佐仓蜜柑那鼓起的脸蛋。

“也是呢……不过说起来,”,佐仓蜜柑抱着好奇的眼神望向鸣海,将话题转向另一个方向,“其实这些人都是那些……嗯……行平先生的朋友?商业伙伴?”

鸣海对于佐仓蜜柑这种时不时就爱转话题的毛病感到有点头疼,不过还是如实回答了,“没错,来这里的人不是和集团有着重要的合作关系要不然就是为集团内部的人。”

“咦?那鸣海先生也是吗?”,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的佐仓蜜柑无法制止自己的好奇心,继续追问。

“嘛,我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就是公关部主任罢了,主要负责应酬这些。”

“可是感觉鸣海先生本身就很适合呢,人好性格也好呢,和鸣海先生相处完全一点都不会有压力呢。”

受到眼前人赞赏的鸣海随意用手抓了抓自己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完全没料到佐仓蜜柑下一个问题会让自己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那我父母呢?我怎么不知道我父母和这么厉害的集团有什么关系呀?”

果然还是来了。

面对少女那真切的眼神鸣海绞尽脑汁想这问题到底该怎么圆过去呢,现在还不到时候,还是干脆谎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正当鸣海打算开口撒下他人生中不知道第几个谎言时,一把凛冽的倏忽插进俩人之间的对谈。

“不好意思打扰了,鸣海先生,毛利先生似乎在找您。”

打断他们对话的是身着管家制服的日向枣,他对着俩人就是一鞠躬,俊俏的脸上和平日里的没两样,一如既往的毫无表情。

“啊哈哈是吗,那我先过去好了,不好意思啊小蜜柑。”,鸣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日向枣是因为听到了俩人的对话才前来为他解围还是有其他原因,总之至少他现在可以不用再对着这么一个纯真善良的小女孩昧着良心再演戏了。

鸣海在临走前拍了拍因为听不到答复而明显有点失望的佐仓蜜柑的肩膀,在经过日向枣的时候对日向枣使了个眼神,含义是你要拿她怎么办啊。

而日向枣则是干脆地选择无视了他。

鸣海压抑住想要去揍人的冲动,看到在人群中聊得开心的安藤翼和原田美咲,鸣海觉得自己说不定需要去跟安藤翼计划一下看哪一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将日向枣给绑了再狠狠揍他一顿来泄愤。

不过小蜜柑的脸怎么在看到阿枣那家伙时好像还变红了呢……?鸣海不忘捕抓到在佐仓蜜柑看见日向枣时细微的脸部变化,疑惑地想着。

佐仓蜜柑望着鸣海渐行渐远的背影在心里暗暗叫苦,怎么又抛下了她让她独自一人和日向枣独处啊!!

没错,如果说佐仓蜜柑除了还有少许的不适应和不安感之外,她今日的负面情绪都是由站在自己旁边的臭狐狸给害的。

在昨晚被人救起后自己就被送回房间休息,在这途中也完全没有任何机会去追问他到底那句话什么意思,还害得自己近乎一整晚都辗转难眠,黑眼圈也根本都消不掉。

看到日向枣又让佐仓蜜柑不得不去细想那句话的后半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起久远寺这个人,到今天早上为止佐仓蜜柑对他的印象也不过是他貌似是很重要的客人,而且还是昨晚那个非常不礼貌不守礼仪迟到的人,迟到也就算了竟然直接躲回房间连面也不露。

日向枣实在对佐仓蜜柑擅自陷入沉思而无视自己的举动感到不满,他轻咳了一声以示自己的存在感。

“啊……啊日向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被男人的举动而拉回意识的佐仓蜜柑有点尴尬地问道,再次道出日向先生这个称呼时她还有点不习惯,明明就是个坏蛋臭狐狸,要不是顾着场合我才不会这么叫他呢。

“佐仓小姐等下有什么计划吗?”

日向枣倒是不在意,遵守着自己作为管家该有的礼仪问着,只不过在说这句话时他明显压低了自己的音量。

“倒是没什么……我想再过多一会儿我就会回房了……日向先生是有什么事吗?”

日向枣缄默着,等了一会儿还等不到答复的佐仓蜜柑蹙起了眉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他要一直这么静下去吗?

“这杯果汁拿久了也不冰了,还是让我为小姐换一杯吧。”

“额……不用了……喂!?”

佐仓蜜柑眼睁睁地看着男人不顾自己的反对抽走了自己手上那一杯,又重新从自己手上一直拿着的餐盘中随手拿起了一杯新的果汁,拿到佐仓蜜柑面前。

对于男人奇怪的举动的佐仓蜜柑只觉得内心产生了无数个问号,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去接,他到底在搞什么??

可是果汁都拿到自己面前了,不拿好像又不太礼貌,秉持着自己一定要作为一个淑女的佐仓蜜柑只好乖乖的伸出手来。

在自己的指尖碰触到日向枣的手指时她有种想要马上收回去的冲动,可是日向枣却看准机会顺势将果汁放入她手中,还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的掌心与她的贴在一起。

整个动作十分流畅,日向枣在佐仓蜜柑还没反应过来时抽走了自己的手,对着佐仓蜜柑又是一个鞠躬,而后头也不回的走向人群中。

佐仓蜜柑呆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已经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日向枣,又低头盯着自己还有些发热的右手。

好奇怪,自己手中拿的应该是冷饮吧……怎么会……

不对不对!

佐仓蜜柑摇了摇头,现在不是纠结自己的身体感官是不是出了问题的时候,就在刚刚他与自己两手相握时,她感觉到的并不只有那个人的掌心热度从他戴的手套传来,更是感觉到了一个小东西被塞进了自己的手中。

佐仓蜜柑思考了一阵子后就将杯子里的饮料一饮而空,将杯子交给了另一个下人后,又四处张望周围,确定没人在注意她时悄悄溜进了洗手间。

在空无一人的洗手间内佐仓蜜柑摊开了自己的掌心,一张被卷起的小纸条在自己的紧握下已出现许多小皱褶。

佐仓蜜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得像做贼似的偷偷摸摸,但对于日向枣什么话不能光明正大说而非得用偷偷塞纸条这方式让佐仓蜜柑直觉性地觉得或许是有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事。

佐仓蜜柑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纸条慢慢地卷开。

在上头,只有着一行字迹整齐的句子被人用钢笔写在纸条上。

 

———十分钟后,独自一人到宅子后门等我。

 

 

 

躲在角落的她在看到佐仓蜜柑从自己位置站起身来鬼鬼祟祟前往洗手间的样子后将嘴角拉扯到一个很大的幅度,在旁人看来她应该是很开心的样子。

在下一刻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动作流利地往上头按下了一连串号码,快速地按下了拨通键。

当嘟嘟嘟的声音中断被一个人声替代时,她止不住自己兴奋的情绪,将一切都流露在说话的语气中。

“老板,他们开始行动了。”

 

 

 

佐仓蜜柑抑制住想要张开双臂大喊的冲动,这真的不能怪她,作为一个学习不好偏偏运动神经最佳的女孩她表示只要一旦骑上自行车车就会有这种想要迎接风呐喊人生真美好的冲动。

当然她也知道如果自己张开双臂的话大概会导致不稳而摔下来吧。

她十分喜欢在自行车上迎风而乘的那种感觉,感觉有种挥洒汗水挥洒青春的感受。

而且不说别的,单单是在晚上第一次坐机车骑乘在崎岖不平的森林路中,这样就足够让佐仓蜜柑的血液给沸腾起来。

虽然她实在对目前的情况一知半解。

在十分钟后乖乖到后门等日向枣这种举止让佐仓蜜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傻的,不过好在日向枣这只臭狐狸还算很准时,在她到了后门后不到几秒他后脚也跟来了。

还是一样的制服,日向枣不由分说地就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当佐仓蜜柑正想出声以示抗议时日向枣侧头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转头了留下了一句。

“安静点,不能让人发现我们跑出来。”

过后她被人拉着走了莫约十分钟后日向枣终于将她的手给放开,让她在一旁等,而佐仓蜜柑看了周围一阵子到处都是些草丛要不就是树木实在没什么值得看的,他到底把自己拽来这里干什么。

日向枣却在此时走向一个大型草丛,弯腰俯身似乎正在慢慢地拨开草丛。

随着日向枣的动作佐仓蜜柑好像从一片全是绿色的草丛中看到一些黑色的东西,直到日向枣将草丛尽数拉开时,她才发现到原来藏在草丛里的事一俩黑色的双人自行车。

佐仓蜜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先不说男人带自己从豪宅中偷溜出来的举动已经足够让她惊讶了,现在还带她来看他所私藏的自行车?

“这个……是你的?”

日向枣先是扫去了在座位上头的落叶还有灰尘,而后便动作流畅地一把就坐上自行车的前座。

“要去悬崖或者海边只能用宅子里准备的交通工具,不过通常都要有司机跟随,像你用走路的方式去不走个半个小时到45分钟都不会到。要想偷偷去的话我只有这个方法,除非你想让宅子里的人在你去海边散步时盯着你的话,不然就给我坐上来。”

“你………怎么会有这个啊?”

有自行车不怎么稀奇,不过佐仓蜜柑觉得比较新奇的是那竟然还是一俩双人自行车。

“我妹妹会偶尔回来,所以有用到。”,日向枣一如反常没对佐仓蜜柑使脸色,他指了指身后还空着的后座道,“那你要现在回去呢,还是要上来?”

“要要要!!去看风景什么的都好过待在那里头!”

佐仓蜜柑开始庆幸自己今天穿的是不过膝裙子,只要动作幅度不要太大骑自行车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骑得快的话大概十五分钟或者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先带你去看看悬崖吧。”

并未等待佐仓蜜柑的回复,日向枣在察觉到施压在自行车上的重量开始增加后便开始踏起踏板。

 

 

 

“唔……不过如果是自行车的话,为什么要藏在那种地方呢?”

佐仓蜜柑在路途中还是不忘问回这个问题,而且也不知道是她错觉什么的,感觉今天臭狐狸好像心情还挺不错的?

“因为我喜欢,而且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嘛这回答道是挺有他的风格的。

“那你妹妹会常常来?”

“偶尔。”

“唔那她这次有来吗?”,佐仓蜜柑一边骑一边偏头想着,好像没听过除了他之外姓日向的人,也没看过其他有着红色眼睛的人,如果是妹妹的话那瞳色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她不方便来,这次有很多客人要招待。”

“也是哦。”

佐仓蜜柑真的觉得这不是她的错觉,日向枣今天是发什么神经才对她这么好?

“注意点,要到了。”

“知道了……不过为什么要带我来悬崖边啊?有什么好看吗?”

“那边夜色很美,虽然没什么星星,但能看见不一样的景色,是你在大城市绝对看不到的。”

这句话让佐仓蜜柑不禁开始心生期待,她看过电视剧里农村的璀璨夜空,也在和父母去旅行时看过满是星星的夜空,大自然的美丽果真是奇妙,每看一次她都感觉自己像是踏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

随着俩人越来越靠近悬崖处,佐仓蜜柑能感受到海风吹拂自己的脸颊所带来的凉快感,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也能依稀听到。

果不其然,在过了一两分钟后,日向枣转了个弯,将自行车停在一棵大树下。

“到了,下去吧。”

还未等日向枣将这句话宣之于口,佐仓蜜柑在自行车停下的那一刹那便迫不及待的跳下自行车,往悬崖处跑去。

“呜哇!感觉超棒的!!!!!!!”

日向枣盯着佐仓蜜柑面向悬崖的背影,眸子里出现了一丝丝笑意,他慢步行至佐仓蜜柑声后。

“别像个白痴似的。”

“啊!!你干什么啊你!”

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还站着一个人的佐仓蜜柑冷不防的就被日向枣的声音给吓到了,她瞪大两双好看的栗色眼睛,直勾勾地看向日向枣。

“你第一次来看悬崖?”

无视佐仓蜜柑的举止,日向枣径自往前走了两步后就坐了下来。

“算是吧,因为平常去的都是海边嘛。”

佐仓蜜柑嘟囔着,地上虽有些石子但还不至于过于肮脏,她把那些石子扫到一旁去后就在日向枣身边坐下。

压抑着自己再向前走的冲动,因为她有懼高症啊,怕高且不说万一当自己站在悬崖边时发生了什么意外导致悬崖崩落那自己岂不是成为鲨鱼的食物了!?

幸好他没继续往前走了要不然自己绝对会被笑死。

“虽然偶尔看看心情会变好,不过我个人倒是不鼓励太靠近,要不然有哪一天跌下去了都没人知道。”

佐仓蜜柑第一次如此赞同日向枣所说的话。

“心情好点了?”

佐仓蜜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搞得不知所措,他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心情不好的?

“嗯……算是吧……不过你怎么知道啊……”

“想知道?”

日向枣偏过头来盯着她,佐仓蜜柑头一次觉得他那双红色双瞳似乎有种不可描述的魅力,犹豫了一会儿后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听说你下午和久远寺那家伙见面了?”

“那个……”

佐仓蜜柑其实也不奢望能将这件事情隐瞒多久,这件事堵在她心里让她实在慌得狠,可是却又无处可诉苦,既然现在他都开口问了那索性全都说出来好了。

“的确是有,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日向枣做了今天第一个让佐仓蜜柑想打他的举动,他翻了一个白眼,用些好笑的语气对着她道,“你傻吗?我是管家,宅子里每时每刻发生了什么事请我都会知道的。”

“也是哦……但是我不是故意的啊……”

佐仓蜜柑恍然大悟地说着,说到最后的时候她越说越小声。

她并不是不记得日向枣的叮嘱,还反而因为他的话而失眠了一整晚。

“我知道,那老头子整日就想搞事情。”

佐仓蜜柑对于日向枣如此坦率的态度有点诧异,这几日来无论是父母还是鸣海似乎都在让她避免过度理解某些事情,她虽然心知肚明却从不敢说出来,怕给人添了麻烦。

佐仓蜜柑深吸了一口气,她也不过和日向枣短短认识了几天,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希望日向枣此时能将自己的疑问尽数解答。

“呐,如果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的话,你会回答我吗?”

日向枣愣了一会儿,避开了她的眼神,他闭起双眼,在佐仓蜜柑密切的注视下沉思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

“不怕我像他们一样避而不答?或者对你撒谎?”

虽然之前就从鸣海口中听到了,不过如此坦率的女孩除了自己妹妹外她还是头一个。

“即使你对我撒谎我也不知道呀,”,佐仓蜜柑苦笑,“我只是不喜欢有一大堆疑问徘徊在心中而已,至少给了我一个答案,我晚上还能照常睡觉呢。”

日向枣头一次觉得自己对佐仓蜜柑之前的认知似乎完全被推翻了,她不是蠢也不傻,只是纯粹地喜欢往乐观的方向想,不给人添麻烦而已。

也不只是出于愧疚感还是什么的,日向枣只接了一句,“想问的话可以,不过过后我问的问题你也要回答我。”

佐仓蜜柑爽快地点了点头,开始了第一个问题。

“鸣海先生说他是为一个集团做工的,那你也是吗?”

“算是吧,不过我的工作范围都仅限于宅子内,其余时间都还在读书,我也才大你一岁好吗。”

“那这集团的负责人是谁啊?”

“是行平先生,不过多数时间都是志贵先生在领导一切。”

“你不喜欢那个叫久远寺的人?“

“十分讨厌。”

“原来是这样啊……那……那我父母和这集团有什么关系吗?”

日向枣对于这棘手的问题蹙紧了眉头,缓了一下才道,“准确来说是有的,但如果你要我说,我的确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关系。”

佐仓蜜柑似乎是对他的答案有些失望,不过随后又展开了笑容道,“虽然我是想知道具体关系……但是阿枣你能告诉我真是太好了。”

阿枣?对于佐仓蜜柑一时之间的称呼日向枣绷紧了身子,但这举动却让佐仓蜜柑以为他不高兴。

“额……是不是应该叫日向先生啊?可是你才大我一岁啊,感觉这么叫的话很生疏……而且现在也不是正式场合……”

正当佐仓蜜柑开始打算唠叨不停时日向枣摆了摆手跟她说了句随便你后,气氛再度陷入寂静。

过后日向枣想起了自己还有正事要办。

“你想问的都问完了吧?那轮到我问你,久远寺跟你到底说了什么?让你心情这么不好?”

日向枣毫无废话地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这么明显吗?”

“回答问题啊丑女,你的一举一动任谁都看得出来你心情不好。”

“别一直丑女丑女的叫啦!其实我们也聊了不多啊……基本上都是他在说我在听……”

“说重点,”,日向枣不耐烦地开始拿起身边的石子往前丢,石子被丢落在地上的声音响彻于他们之间的氛围内,“那他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就……问了为什么我这种人会被邀请到这种宴会……还有问我父母和行平先生有什么关系……啊!还顺带问了我对于这栋豪宅的背景还有那些客人有什么了解。”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吗?”

“没了……但坦白说我也不太喜欢他……”

“为什么?你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吧?“

“哎呀就直觉觉得他人不好嘛,“,佐仓蜜柑像是被问题难倒了的样子开始在脑内搜寻着可以适当形容那个男人的词语,”感觉……他很不简单?就好像连戏剧里那种大反派一样,你不也是不喜欢他嘛。“

“算你还有一点危机意识感,“,日向枣停止了抛石头的动作,转过头来认真地对佐仓蜜柑道,”他真不是什么好人,你该庆幸你和他只待了一会儿。“

“那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他啊?你们集团不是和他是商业伙伴吗?”

“那是被迫的。”,日向枣瞬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佐仓蜜柑才发现原来他之前的表情根本就是他原本的样子,这才是当他遇到真正厌恶的事情时才会出现的神情,“他负责的集团无论是财力资金还是势力都很大,要不是互相有着利益牵扯的话真希望一辈子都跟这个人毫无瓜葛。更何况,跟他的集团合作的项目哪一个不是他受益最多,我们只不过是他的踩踏石而已,让他可以得到更多的金钱权力。”

佐仓蜜柑越发觉得如果是在戏剧的话,久远寺扮演的一定是个只知道金钱利益为何物的大BOSS,并且最后会在戏剧结尾被主角给打败。

“那他问的那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吗?”

对于佐仓蜜柑的疑问日向枣再度叹了口气,将视线从佐仓蜜柑身上移回到远处的夜空,“其实你很敏锐,即使我想安慰你这没什么你也大概不会信,但坦白说,到如今为止我也只能告诉你,永远都不要靠近他,尤其是你待在这里的时候。”

说完这句话后日向枣沉默了一阵子,佐仓蜜柑感觉自己应该也是被他的沉默给影响到了,只得静静地抿着嘴不说话。

当佐仓蜜柑以为这份寂静还会持续时,日向枣侧过身子,面向她,用着严肃的语气一字一句地道:“提高你的警戒心,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什么……阿枣你在说什么啊……”

佐仓蜜柑整个人像是被铁钉给定在原地般无法动弹,她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变为一句不完整的句子。

而日向枣此时已站起身,背对佐仓蜜柑道,“走吧,别想这么多。不是一直想去海边看看吗?我们速度快点的话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我知道一个捷径可以快点抵达那里。”

佐仓蜜柑只知道心里那阵原本应该已经消退的不安感,再度如新生的芽般扎根于心中。

 

 

 

他感觉脑袋犹如背负着一块大石头般地沉重,再度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无法看清眼前的事物。

感觉有什么浓稠的液体从自己额头流下,好像痒痒的,又有些刺痛。

抬起手臂用着手指一触摸,浓厚的血腥味瞬间刺激他的嗅觉,让他不由得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再度放开时发觉自己的掌心已被染红。

他嘴角扯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角度,开始嘲笑起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变得如此坠落不堪。

不会的……他这等身份的人,怎会是这些如残渣般的人能打败的呢。

他用身旁的一个大石头作为支撑挣扎着站起身来,却脚跟一个不稳而往后退了好几步,回响在耳际旁的是海浪拍打声。

他感觉到有股嘲笑的视线正落在他身上,似乎正在为即将迎接死亡的他欢呼。

他做出最后的努力,手钻进了口袋想要摸索些什么,却感觉到空空如也。

啊啊,手机应该是跌了吧,在那时候……

还未来得及继续自己的思考,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不知名的力量拉扯,将他推向那一望无际的海洋。

双眼迎接一片黑暗,他感觉不到自己的重量,身体开始悬空,海风吹拂着自己。

顿时,一切都化为虚无。

 

 

夜晚的海边宛如在城堡里被困着的公主般在远处散发着属于自己的魅力,让人不得不置身于其中。

海浪一遍又一遍地冲向沙滩,又仿佛受到惊吓般退回去,下一次又再不屈不挠地袭上洁白的沙滩,想要为其染上自己的色彩

日向枣脱下自己的鞋子和袜子,用脚趾感受着沙子从自己指间流过的触感,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

他坐在沙滩边任由海风吹乱自己吹好的一头黑发,让一根根头发随着海风在空中摇曳后又不规律地贴回自己头上。

他身旁还有着一个人,准确来说,是躺着一个人。

佐仓蜜柑用自己的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脚,让双膝贴近自己胸口,每当感觉到身旁有什么动静时,她便会蹙起眉头后又睡回去。

日向枣将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充当被子,免得她着凉。

当手机开始出现震动时他连一眼都懒得看,反而伸手推了推佐仓蜜柑的胳膊。

“喂,丑女,大白痴,起来了。”

佐仓蜜柑随即轻轻推开了他的手,力度小到他简直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有动到。

这招不管用,日向枣转而用手指戳了戳佐仓蜜柑那饱有弹性的脸颊。

“喂,不醒我就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了,丑女。”

这次佐仓蜜柑连个动作都懒得给他,径自沉醉于梦乡中,胸口平稳地起伏着,显示着她此刻是睡得有多么安稳。

微风将她原本平稳地贴在额头上的刘海给吹散,日向枣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将她的头发给顺理得整整齐齐。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么耐心对一个根本算不上是朋友的女孩子做这种事,或许是因为愧疚吧。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地正在呢喃着什么,无奈发出的声音宛如蚊子般微弱,一下子就被海风给吹散。

他将他对她的愧疚化为言语,再由海风吹走,吹至那遥远的彼岸,却可能永远无法达至那个人的内心。

 

 

“对不起,蜜柑。”

 

 

———等你从睡梦中回到这个世界时,会开始察觉所有的事物早已悄然变了样。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