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第六章(中长篇连载。)

要趁着我觉悟的时候码越多越好!!打得快没校对所以有什么错误的话还请指正谢谢大家~


注意事项:

1)现代架空,无爱丽丝设定,CP采取原作现有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属例外),人物关系有所变化

2)人物性格掌握无能,依本作设定更改

3)没错依旧剧情差文笔差


Unknown


Episode 6

 

The Silence

 

佐仓蜜柑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据日向枣说她昨日到了海边后便像个死猪般睡过去了怎么也叫不醒,他被迫和她一起呆在海边直至11点半才回去,到了最后当俩人抵达豪宅时都已经将近12时了。

大多数人早已回到自己的寝室里,佐仓蜜柑也悄悄地跑回房间去,在这之前她还特地跑去探望了自己的母亲,父亲则因为照顾母亲照顾得累了索性就在床边坐着睡下。

不忍心吵醒熟睡中的父亲,佐仓蜜柑只是将一条被子小心翼翼地披在父亲身上以免他着凉,过后仍感疲倦的她马上就跑回房间里草草洗漱后便睡下了。

佐仓蜜柑连梳洗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迫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去开门,本来以为看到的会是来到这几天自己认识的几个仆人飞田正田又或者是安娜甚至还有可能是日向枣,但她却看到自己从没预想过的人。

安积柚香慌张的表情是佐仓蜜柑从未在自己母亲上看过的,他气喘吁吁的,似乎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妈……妈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到自己母亲露出这么个神情的佐仓蜜柑不由得也开始感到紧张,她急忙抓住安积柚香纤细的手腕问着。

安积柚香在看到佐仓蜜柑后明显冷静了一会儿,她深吸了几口气,一改之前慌张的神情,换上了严肃的面孔。

“蜜柑,先别问这么多,赶紧洗漱好我在外面等你。”

“怎么了……到底……”

安积柚香轻轻地拨开了佐仓蜜柑拉着自己的手,一字一语地道。

“宅子里出事了,志贵先生要求所有人到客厅集合。”

 

 

“久远寺先生失踪了!?”

佐仓蜜柑在将这句话惊呼而出后即刻用双手捂着自己嘴巴,幸好自己音量不大,所以估计也只有在自己身旁的父母还有几个人听到。

而安积柚香则是郑重地又再将自己食指放在嘴唇上,对佐仓蜜柑比着一个嘘的手势。

“听好了蜜柑,”,安积柚香悄悄拉过佐仓蜜柑对着她低语着,“等下如果没问到你的话,千万不要说任何一句话,知道吗?”

佐仓蜜柑乖巧地点了点头,将手抚上自己胸口,感觉有股莫名的窒息感正席卷而来。

所有的客人都坐在摆在客厅正中央的三张长形高级沙发上,而最后一张短形沙发则是和另外三张摆成了一个四方形。

所有佐仓蜜柑认识的下人则列成一排站在客厅旁,低着头,似乎是在静等什么,在那其中有大多数都是佐仓蜜柑不认识的人。

当然日向枣并不在这些人的行列里。

他此刻正站在短形沙发旁边,一脸淡然的望着前方,丝毫没注意到佐仓蜜柑的注视。

佐仓蜜柑不知道他是真的没察觉到呢还是纯粹的选择无视。

单单从外形来看短形沙发至少能坐上三个人,不过此刻只有一名灰发男子坐在上头,他交叠起双脚,将手肘支撑在双膝上方,再把自己的下巴抵在十指相扣的双手上。

佐仓蜜柑还记得他,那就是之前仅有一面之缘的志贵先生。

就在佐仓蜜柑还在悄悄打量着目前的情况时,男人张口发声了。

“那么,久远寺先生那边的人还有什么消息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而他本人似乎是不在意似的还在继续等着回应,就在佐仓蜜柑觉得过了约莫一两分钟后,一名有着一头褐色及肩微卷发的女人用着一个讽刺的语气将整个客厅的气氛从紧张转变为剑拔弩张的情势。

“哼,还有脸问呢,我倒是想问问你和老头子,到底把久远寺先生带去哪里了。”

“栽赃这事情可不是天天能做的,小泉月小姐。”

佐仓蜜柑还记得她,就在昨日自己与久远寺相见时,她和此刻坐在她身旁另一名黑发男子当时就跟在旁边。

带着一种大BOSS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没什么好人的既视感,佐仓蜜柑的确不对这两个人抱有什么好感。

被男人毫不在意的回应给激怒的小泉月猛地站起身,指向灰发男人开始不顾形象地喊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志贵雅近整日就想着如何和那老头子联合起来搞垮我们集团!我告诉你,久远寺先生可没这么笨,他岂能是你们这些人能愚弄的!!”

对女人的大喊大叫志贵雅近只是换了个坐姿,他将背舒服地靠在沙发的软垫上,双手随意地搭在沙发上侧。

“小泉小姐,这里并不是你们的地盘,请你注意自己的语气。”

在一旁的日向枣蹙起了眉头开始出声,明显地对小泉月的反应感到极度厌恶。

“哼,日向枣你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凭什么在这里给我指手画脚的。”

志贵雅近的一个手势让日向枣将本来要说出的话给堵在喉咙里,不得已又被吞回肚里去。

“别像个泼妇骂街似的,芹生先生,把你们的人给看好行吗。”

志贵雅近依旧优雅地笑着,看着小泉月激动的反应就像是看笑话一样。

“嘛我觉得大家还是冷静点,毕竟现在还没什么消息不是吗,先来说说看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好了。”

坐在佐仓蜜柑对面的鸣海开口缓解了小泉月的愤怒,她略有不甘的重重坐回到沙发上去

“也是,神野,我们这边的搜查情况如何了?”

被唤作神野的男人抬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并未立即做出回应,对佐仓蜜柑来说他那张严肃的脸配上那有点土气的眼镜简直就像学校的纪律主任似的。

“陆地的话目前没任何消息,但我也说过了,海上的情况我们是没法掌握的,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在这片地区任何角落都找不到久远寺先生。”

在说到后半句时神野还刻意地加重了语气,目光毫不客气地指向小泉月,那目光凶狠得佐仓蜜柑都快怀疑是不是有雷电就快要从里头爆发似的。

小泉月对着神野近似挑衅的行为咬牙切齿,差点就要再度站起身的她手臂就猛地被身旁的黑发男人一把拽下。

“冷静点,现在这么激动也无济于事。”

“哼,你说得可轻松呢,我早有准备了。”

对男人的劝告毫无听取之意的小泉月再度将矛头指向志贵雅近,她晃了晃自己的手机,用着命令的语气对他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就是没用。让你在外边守着的人退下,我们的人自然会接手调查工作。”

“啊,那个的话我在十五分钟前就收到消息了,不愧是贵集团呢,效率真快。”

志贵雅近顺带做出了拍手的样子,拍掌声啪啪啪地在客厅回响着,加大了他在赞赏中暗藏的讽刺的意味。

“要讽刺的话还是悠着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敢跟你保证,接下来一个小时内我一定会把久远寺先生给找出来。”

“是吗。”,志贵雅近打了个响指,另一名身着西装的男子立即低着头走上前,等待他的指示。

“去跟全部人说,从现在起进入警备状态,要是被我发现这片地区出现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的足迹话,你们自己看着办。”

在语音刚落下的那一刻,紧随着的是男子的一声是还有茶杯被打翻的声音。

被四张沙发包围着的是一张长形茶几,茶几上被雕刻上繁华复杂的花纹,上头还被一条丝绸制的雪白桌布覆盖着,随着小泉月的动作撞到了茶几,在上头摆着的十几杯茶其中有一杯就被这个撞击而导致不稳,最终落得个倒下的下场。

褐红色的茶水随着茶杯的倒下尽数流出,在地心引力的引导下又顺着桌布一滴滴往下流,在雪白的桌布上留下褐色的茶渍,最终与垫着茶几的地毯合二为一。

“哎呀呀,这么好的茶就这么被浪费了呢,小泉小姐即使不喝也别这么浪费,让下人喝了也好,就当慰劳他们的辛苦嘛。”

之前一直不碰茶杯的鸣海被小泉月的动作让他忽然有兴致喝起了眼前的茶,他随意的小啜了一口里头的茶,发出了一声赞叹,又将茶杯放回原位。

“看起来小泉小姐也不是很想喝,再准备多一杯好像也毫无意义,不如就这么放着吧。让飞田他们过后再收拾就行了。”

说话的是坐在鸣海身旁的男人,佐仓蜜柑却想了很久倒是没想起名字,先别说他了,就连在场的客人里有将近一半都还是她记不住名字的。

“樱野说得是。比起高级茶,还是小泉小姐想来一杯冰水冷静下?”

志贵雅近颇为好笑地看着小泉月快要爆发的隐忍表情,口里的茶比平时香得许多,果然人在愉悦的时候不管做什么都是感觉最好的。

“很好,”,小泉月全然不顾被倒翻的茶抑或着是旁人的嘲笑,她一手握成了拳头,让细长的指甲没入皮肉中留下半月形的痕迹,“胆敢阻扰我小泉月办事,你们全都不想活了?”

佐仓蜜柑不由自主地往安积柚香怀里靠了靠,抓住安积柚香的手加大了力度,她真的不喜欢这个女人,尽管从自己这个方向看自己只能看到小泉月的半张脸蛋,但那女人发出的气势就好像下一刻她会扑上前去撕开敌人的喉咙。

当然,那个敌人指的是志贵雅近。

“一如既往的,虽然我很喜欢看到你这副焦急的表情,但坦白说我也没什么时间看你在这里像个小丑似的表演。“

志贵雅近不改坐姿地指了指沙发,示意小泉月乖乖坐下,看到女人像拼了命似的一直瞪着自己完全不将他的意思当一回事时,志贵雅近在下一刻改变了语气。

“你们两个在陪同久远寺先生来时就该知道规则了,更何况也不是第一次来,我希望你不会逼我像教导小孩一样再跟你叙述多一次,我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精力和你耗。”

佐仓蜜柑在下一刻屏住了气息,一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叫干大事的人都是不好惹的。

男人的音量虽低但却足以让整个客厅的人都听到,短短一句话显示了男人对小泉月的行为再也不会忍耐,里头蕴含的不容拒绝的语气也让佐仓蜜柑开始对他心生敬畏。

小泉月并不是第一次认识志贵雅近,也深知这男人确实是不好惹,她并没有收回那能杀死人的眼光,只是往后退了一两步,再度坐回沙发上。

“这片地区是行平先生的个人产业,作为他的代理人我有权利守护他的权益,另外,并不是全世界都受你们集团掌控,即使是出了这片地区,也别想任意妄为,更何况这里还是在我的掌控范围内。”

在看到小泉月心有不甘地放低姿势后志贵雅近不厌其烦地再一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场,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将芹生零和小泉月盯得像是把他们都锁定成猎物。

“小泉小姐,你可以选择让他们继续在外边待着等,要不然也可以选择离开,我会更清静些。”

语毕,志贵雅近将视线移开,再也懒得去看那俩人难看的脸色。

气氛一瞬间进入呆滞的状态,佐仓蜜柑感觉自己这个局外人看得也心惊胆跳。

“咳咳。让我补充一下。”

神野假意咳了两下将大家都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他习惯性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道,“现在的我们是以久远寺先生是在这片受我们管辖的地区失踪为前提,先不论他是不是有任何手段瞒过我们的监视出了这片地区先不说,如果在陆地上找不到人的话,最大可能性便是从海上着手。”

“当然了,我们不是警察局也不是什么海军部队,大规模的搜索就算了,至少在附近海域的话,我们还可以假装没发生任何事,至少还能探查一下海面情况如何,当然,还是在不惊动警方的前提下。”

“所以,”,神野用着无比认真严肃的眼神望着小泉月和芹生零,一字一语郑重地道,“我希望两位不要在这里搞出什么事端来,还是赶紧让他们走为好,要不然吃亏的是你们。”

小泉月紧咬着下唇不甘地瞪着神野,这男人说的没错,换作在别的地方就算了,问题是竟然在这种地方……

芹尾零则是沉默着,陷入一副沉思状。

“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好,毕竟事关重大,让大家前来也主要是想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在还未找到久远寺先生之前,希望大家注意各自的行动。”

志贵雅近换回如待客般的语气接下神野说的话,他续而又转头对着鸣海还有身旁的樱野嘱咐道,“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距离久远寺先生被发现失踪二十四小时,到时候就报警,全权交给警方调查。”

“了解。”

鸣海和樱野默契地一同回答道,俩人互相对彼此点了点头。

“我想就这么留大家在这里也不好,请大家移步至……”

志贵雅近的话倏忽被一阵铃声给打断。

小泉月略显失神地拿起自己手机来,定睛一看后又忽然睁大了双眼,拇指立刻就按上了接通键。

“喂!!找到久远寺先生了吗!?”

大概是接到自己的人发来的消息了吧,佐仓蜜柑想,虽然她不太喜欢那个叫久远寺的人,不过人能找到总是好的。

 

啪嗒。

正当佐仓蜜柑松了一口气时,一个东西掉落的声音让她不由得将注意力分散去注意。

在下一刻她瞄到地上正躺着一架白色的手机,手机的屏幕面朝下方,手机下方的通讯灯还亮着,显示电话仍未挂掉。

那是小泉月的手机。

她抬头再度看到小泉月时,那个女人似乎像断了线的布偶般跪坐在地上,嘴里貌似在呢喃着什么,而她的双手则穿插在自己的发间,看似跟一个发疯的女人没什么不一样。

而那个叫芹生零的男人则是慌张地一直拉着小泉月,口里还一句句地问着到底怎么了。

志贵雅近蹙起了眉头,而当整个客厅的其他所有人包括佐仓蜜柑都在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一个神色匆忙的男人从门口慌慌张张地跑到志贵雅近跟前。

 那男人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应该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佐仓蜜柑还认得他,就是那个被志贵雅近嘱咐着去转告其他人不得让其他外人踏入这片地区的人。

“发生什么事了?”

志贵雅近依旧不慌不急地问道。

“那个……那个……刚刚得到……得到一个消息……”

对于男人把话说不清的行为志贵雅近似乎是开始感到有点耐烦,他直起了身子,一字一句问道,“到底怎么了?说清楚。”

那个男人咽了咽口水,带着不确定的眼神望向志贵雅近又望了望四周对他抛向疑问眼神的众人,最后在志贵雅近近似冷漠的眼神下还是将一句完整的话脱口而出。

男人说出这句话时速度像是被放慢了好几倍,佐仓蜜柑连他在谈吐间吐露出的气息都能够察觉,在非常清楚地听进男人说的那句话后,她和其他人都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反应。

 

 

 

“我们的人在海边发现……发现到了……”

“久远寺先生的尸体。”

 

 

 

佐仓蜜柑在很久之后再度回想起来时,才发现,说不定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她所待在的世界开始尽数崩坏。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