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茧(下)

表白太太!!我爱太太!!!!

白川

预警:

完全自我满足的产物,HE。

有大量女角色戏份预警,自认为不黑,给了她们我觉得最好的结局。希望她们能够破茧成蝶,实现自我。

鸣佐,鸣佐,鸣佐。重要的事情强调三遍,对于感情的描写,在不萌这一对的CP的情况下,阅读后可能会有不适反应。

因为是自我满足,自我治愈的产物,所以情节上可能有不合理的地方,话说哪个CP没有滤镜呢?这样的文应该也就这一篇了,之后再写,更多的情况下,大概会绕开女角色完全不提吧,就和之前的文一样www。


Ps,

因为某件事后就不去XQ了,在那边黑我我也看不到,有什么事不如直接私信or留言。

从昨晚到现在,粉丝数3753→3779。

早上起来一脸懵逼,还在想这是发生了啥,难不成我的新文特别吸粉?后来听群里的小伙伴说,有人在XQ提我了?嗯,因为不去XQ,不知道究竟黑了我点啥,但是,谢谢啊。

无限月读傻白甜小组,以后也会继续努力产出的。


============================================

补个上的链接:

(上)


正文:



在鸣人离开木叶找佐助的这段时间,鸣人马上要和雏田结婚的消息,几乎已经传遍了木叶。这当然也是长老团做的,目的是万一鸣人反悔了,或者又受了宇智波佐助那厮的蛊惑,他也会迫于舆论,和雏田结婚。

鸣人拉着佐助回到木叶,在村口就受到了伊鲁卡老师,以及同期生们的热烈祝贺。

“嘛,虽然有些忽然……但还是恭喜你啊鸣人!”牙拍着鸣人的肩膀,“你这家伙,怎么不动声响的,就要结婚了?”

“而且还是和雏田,太奇怪了!”小樱也说,“我没见过你们有什么交集啊?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实交代!”

“如果真的要结婚的话,你难道不应该是和佐助结婚吗?”天天开着玩笑说。

没想到,鸣人真的非常认真地回答,“没错啊,我就要是和佐助结婚啊。”

村口的空气凝滞了几秒。牙的表情有些僵硬,“哈哈,鸣人,没想到你也会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啊。”鸣人一本正经,“倒是你们,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啊!过过脑子啊我说!我了解雏田多少啊?我为什么要和她结婚?”

几个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鹿丸才说,“可是,你跟长老团说的……”

“鸣人是要和我结婚。”鸣人还没说话,佐助就已经开口了。他的右手握住了鸣人的左手,指尖互相碰触,传达着彼此的体温。“他从一开始,说的就是我。”

“对啊!我是不知道为啥长老团要传这种谣言!”鸣人皱着眉头,“我跟他们说的明明就是佐助啊,佐助和雏田特征一点都不一样好吗!根本就是大错特错啊我说!”

“就不能将错就错吗?”人群背后,带着墨镜的青年如此说道。

“志乃,你在啊……”鸣人吓了一跳。

“现在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吧。”志乃推推墨镜,“雏田她对你……”

“虽然很抱歉,但是不能。”鸣人低下了头,“我对雏田的感情,不过是一般同伴的感情。虽然我答应了宁次,要好好照顾她,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不能在明知道对她没有爱情的情况下,还娶她,这对我们谁都不公平。”

“你和佐助,是不会有孩子的啊……”井野的表情也有些为难,“四战的时候,我的父亲这样跟我说过,如果想要报答父母的恩情,那就生个孩子吧,把木叶火的意志,传承下去……”

“井野,你觉得,火的意志是什么呢?”鸣人问,“是成家,然后生孩子吗?如果要传承火的意志,必须要和自己并不了解的人结婚,生下孩子,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那么这样的意志,真的有传承的必要吗?所谓火的意志,难道不应该是面对任何阻力,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坚定不移,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吗我说?”

“可是,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那么木叶怎么还会有新鲜血液……”伊鲁卡老师也面露难色。

“并不是大家‘都’啊,”鸣人说,“只有我和佐助是这样。老师,你是不是多虑了。木叶永远都会有新的家庭,新的孩子诞生。而我,只是想和自己真正了解,也真正了解我的人,共度一生而已。”

“但是,两个男人,这也太奇怪了……鸣人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长老团不给我时间考虑啊,他们俩让我赶紧结婚。那你们帮我分析分析,除了佐助,我还能和谁结婚。”

“不是,佐助,”众人见劝不动鸣人,就开始对看起来比较理智的佐助开口了,“你也劝劝他啊!鸣人傻你也跟着傻啊,你们两个结婚有什么未来啊,还是和女孩子分别成家的话……”

“我可以一辈子都不结婚。”佐助道,“但如果我选择结婚,对象只能是鸣人。”

“你们是疯了吗?”

“如果坚持选择最了解自己,也是最在意的人结婚,就是疯的话,那我就是疯了吧。”

“嘛……算了,既然鸣人和佐助已经这么决定的话,大概咱们说什么也没用了吧。”春野樱低下头,然而一闪而过的悲伤过后,她又抬起头,脸上恢复了以往元气的笑容,“讷,这件事,雏田知道吗?要有人通知她才行……”

“我去吧,毕竟是一个班的同伴……”牙长叹了口气,“还真是难以开口啊……”

就在鸣人和大家争论不休的时候,黑色长发的女孩子,在村口的大树之后,紧咬着嘴唇,因为拼命忍着眼泪而浑身发抖。

 

 

当晚。

佐助以想出去吹吹风为理由,甩开了一直缠着他问“婚礼究竟该怎么办”的鸣人,独自一人来到了宇智波的大宅。

久疏打扫的地方,杂草已经长到了一米多高。月光洒在斑驳的断墙上,宛如一副诡异的涂鸦。角落里布满的蛛网,显示这里已经久无人烟。

大概有15年了吧。

这毫无疑问是个伤心之地。然而时隔多年,佐助竟然也有些记忆模糊,他不记得这些墙原来起的是些什么作用,也不记得自己脚下的这片地,原来隶属于谁的房间。记忆中黑发的少年一路小跑路过这里,追逐自己尊敬的哥哥,红扑扑的小脸上是大大的笑容,嘴角都快咧到耳根。

然而那个少年的模样,他也不记得了。

佐助意料之中地在这里遇到了日向雏田,她的背后,还有两位长老团的成员: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他们表情严肃,瞪着佐助的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宇智波佐助君,我想和你谈谈……”女孩子说,声音有些发颤。

“说。”

“简单来说,”转寝小春将手搭在了雏田的肩膀上,似乎在鼓励她,“我们希望你能放弃鸣人。”

“如果是感情方面的事,别人没有权利干涉。”佐助的口气冰冷,他直直地看着雏田,“有什么话,你自己跟我说。”

“就是,我也希望……”雏田咽了口口水,然后忽然抬起头,似乎下定决心般说道,“我希望你能离开鸣人。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一定……”

“如果没有我,也不会是你。”佐助冷笑了一下,“人都是这样,面对自己得不到的人或东西,总是在想,如果没有对手,那么他一定是我的。然而事情的关键不在对手,而在于你。正因为你是你,所以他才不喜欢,就算没有我,鸣人也不会选你。”

“我会坚持……我会等到他喜欢我的那一天……”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会有这一天呢?”

“因为我从小就喜欢他啊!”雏田忽然大声喊了出来,似乎是佐助的一番话,让她开始崩溃,尤其是那句“就算没有我,鸣人也不会选你”。

女人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沙哑,“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是你!我也从小就喜欢他啊!我也一直在看着他啊!为什么他会选择你……”

“那你做什么了吗?”佐助问,“你一直在看?在他被欺负的时候,你作为日向家的小姐,为他说过一句话吗?”

接着,佐助放低了声音,“在他童年的回忆中,并没有你啊。”

“我也曾经想过,如果当年和他分在同一班的是我,为他挡下攻击的是我,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

夜风吹过树叶,发出瑟瑟的悲鸣声。佐助没有答话,然而谁都心知肚明。

可惜世界上,从没有这样的如果。

“宇智波君,你也是男人,男人怎么能和男人在一起呢?”水户门炎也皱着眉头道,“就算你自己不知耻,也要为鸣人想想啊!他可是四战的英雄,下一任火影的候选人,他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有可爱的孩子……这也是他这么多年的夙愿啊!而你呢,只是一个前叛忍,和你在一起,他也不会安全的!”

“所以,如果鸣人选择雏田的话,我什么也不会说。”佐助瞥了一眼水户门炎,“但是,他是自己选择我的,不就正说明,在他的心里,我这个叛忍,比那没有爱情的家庭,比可爱的孩子,还要重要吗?”

“你……”转寝小春气得手都在抖,“如果他跟你在一起,他就不能当木叶的七代目。一直以来火影的梦想也不能实现!”

“火影是你们说定就定的?”佐助说,”不是当上火影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而是得到大家认可的人,才能当火影。你们说定就定了,大家的认可呢?”

火影若是这样,由几个人随便就能定下来,那么不当也罢吧。

“宇智波君……”雏田双手抱拳,放在自己的胸口,“就算你跟鸣人君结婚,你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我作为一个女人,我可以在婚后,承担所有的家务,会为他生孩子,把孩子带大,不让他担心家里的事情……”

“你的价值,就在这里吗?”这回,佐助看向雏田的眼神里,带了些怜悯,“你还想在鸣人背后,躲到什么时候。”

雏田猛地睁大了眼睛。

“我没有什么可跟你们说的了。”月色下,佐助转身离开,一袭黑衣的他,不过多久,便与夜色合为一体。“作为一个忍者,你甚至不敢光明正大地对我发出挑战,只敢在长老团的支持下,以谈判的方式,劝我放弃鸣人。我若不放弃,你就毫无办法。我曾听鸣人说起过你的事,很可惜,那个挡在佩恩面前的女人,大概是再见不到了。”

 

佐助走了之后,雏田呆呆地站了很久。

你还想在鸣人背后,躲到什么时候。他是这么说的。宇智波佐助,这个男人,今天真的是说了很多的话,他今天一晚上对自己说的话,比之前整整22年都多。

是的,自己喜欢鸣人,从小就一直看着他,看到他拼命努力的样子,自己似乎也充满了力量,她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鸣人那样的人。然而,这么多年来,她却只是躲在鸣人的阴影之下,甚至多年过去,鸣人马上就要实现自己成为七代目的梦想,而自己,还停留在原地。

难道这以后,她还要试图躲在鸣人的背后,催眠自己,说自己可以成为支持鸣人的女人,鸣人的成功就是自己的成功吗?事实上,她还是一事无成,凭自己的力量,什么也做不到。

她想到了宁次,那个为救她而死的哥哥,他真的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吗?躲在家里相夫教子,不问世事,从此那双举世闻名的白眼里,只有柴米油盐。将日向家那些腐朽,全部丢给自己的妹妹,还是,寄希望于鸣人?堂堂日向家大小姐,像个无力的弱女子一样,哭着求男人,实现自己的愿望?

谁希望她成为这样的人?

现在的我,还配不上他。

雏田深吸了口气,她的偶像漩涡鸣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吊车尾的命运,从人人喊打的诅咒之子,变成了木叶的英雄,一直以来当火影的梦想,马上也要成真了。现在,轮到她正面自己的命运了。

不如就从废除日向家的宗家分家制度开始吧。

 

鸣人在南贺川边散步,美名其曰“遛九喇嘛”的时候,遇到了春野樱。

22岁的成熟女性,体态优美地坐在南贺川边,那正好是当年佐助曾经做过的位置。晚风吹乱了她樱色的发,她便伸出纤长的手指,将头发拢到耳后。碧色的眸子中倒映着粼粼的河水,那里面充盈着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鸣人停下了脚步,他刚想打个招呼,然而视线中的女性抢先一步开口了。

“讷,鸣人,”她说,努力让声音和面部表情都保持平稳,“其实,在听到长老团的传言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可能了。但我还是抱有幻想,如果你真的愿意和雏田结婚的话,那我和佐助,说不定也能在一起。如果用肥皂剧来比喻的话,这不就是完美大结局了吗!没有一个人是单身,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宿……”

“但是,我之前也说了,佐助的归宿,是我呀!”鸣人挠着自己的金色的短发,“一直在我们身边的你,不应该是最清楚的吗?你是我们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同伴,但是,佐助对你并没有同伴以上的感情啊。”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如果培养不出来呢?小樱,你从刚进入第七班的时候,就是我们三个里最聪明的一个。我不太会说话,但是,你应该能理解吧,就是在感情上,并不存在所谓的完美结局。你说的那种情况,最多就是两个人的妥协罢了。而一厢情愿,得不到回应的热情,也会燃烧得很快,这样可能过不了几年,你们也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在这样的家庭里,孩子也不会幸福的我说……”

“我都忘了,”春野樱抬起头,看着满天星光,“你口遁真的是很厉害。”

“我真是这么想的我说!”鸣人赶紧回答,这么想来,虽然之前的几年里,也是他单方面追逐着佐助,但佐助总会在某些时候,给他点甜头尝尝,比如在天地桥的那次,他就一直没想明白,说话就好好说话,忽然跳下来搂搂抱抱耳鬓厮磨干什么呢。其实这都是佐助给他发出的信息:不要停!继续追!

啧。佐助,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设。

“那个,小樱,对不起……”良久,鸣人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佐助了,但在这件事上,我真的不能退让。不过我相信,你这么好的女孩,以后也一定能找到一个完全理解你,信任你的人,就好像我和佐助那样……”

“停,别秀恩爱,也别跟我道歉!”春野樱道,“要道歉的话就去和雏田道歉,没有什么比得到希望之后再失去更让人崩溃的了。雏田是倒了血霉了,忽然被你们整这么一出。”

“我是真没想到长老团能联想到她啊,她和佐助差的这么远!”鸣人噘着嘴,“确实对不起她,拖她下水了。我这就去道歉。”

“等等,鸣人,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啊?什么问题啊。”

“你和佐助,是不是已经背着我,悄悄交往一阵子了?”春野樱起身,回眸,眯着的眼睛里带着些恶作剧的色彩。

“不是……不是我的主意!是佐助,佐助太害羞了,他让我先别跟别人说……”

“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年轻的姑娘跳到鸣人身边,背着手,口气中满是审讯的味道,“老实交代!”

“不是……你……你问这个干什么啊……”鸣人的脸红得好像熟透的番茄,申请窘迫。

“大家都是第七班的同伴嘛!你刚才不也说过吗,我是你们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的同伴!这样的消息,都不跟我共享吗?也太不同伴了!”

“就,就是……最后,最后一步吧……该做的都做了……”鸣人脸越来越低,视线紧紧盯着地面。

“什么!!”春野樱勃然大怒。

“什么!!!”然而少女还没来得及施展惩罚,曾经的同伴们,忽然一个个从南贺川边的小树林里跳了出来。

“最后一步是什么意思啊最后一步!”牙的眼睛瞪得血红,“你他妈比我更早脱离处男了吗!!”

“关键不在这里啊牙你这个笨蛋!”天天敲了一下牙的脑袋,“那什么,你们谁是攻,谁是受?”

“攻……受?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谁插谁。”佐井好心地解释道,在动词的地方加重了语气,整句话说下来面不改色。

“这也太直接了吧!”鸣人连连后退,“这很重要吗我说!”

“佐助是在上面还是在下面!”井野也步步紧逼,“这很重要!直接关系到我们今后的脑补方向!”

“不是……我说你们,接受得也太快了吧!”鸣人不知不觉间,已经退到了南贺川边,“上午的时候不是还不能接受呢吗?”

“都是既定事实了,不能接受也没办法。”志乃推了推墨镜,“这就是忍者的接受速度。”

“啧,鸣人,你呀,就因为女人麻烦,就选择男人吗……”鹿丸叹着气道。

“并不是啊……”鸣人哭笑不得,若论起麻烦,谁比得上他家佐助。

小李也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这就是青春!鸣人!我很羡慕你!能和佐助这么厉害的人结婚,你们婚后就可以天天比武了!!”

“不不不,我们没打算要比武……”

“所以说,究竟是谁在上面啊!”井野继续催问,“就当满足我们这些同伴的好奇心好吗!”

“那个……就是……我。”

“什么!!!”

“出息了鸣人!!!”

“卧槽我的男神!”

“揍他!”

同伴们的叽叽喳喳声中,鸣人忽然感觉脚下悬空,一回头,继承了纲手一身蛮力、他最重要的同伴,忽然把他像举重那样,举了起来。

“等等,小樱,你要干嘛,有话好好说!”

“去死吧你!”春野樱怒极反笑,双臂一挥,直接把火影的七代目候选,扔进了南贺川里。

鸣人像个落水的狐狸,在南贺川中扑腾了几下才爬起来,他全是都湿透了,在晚风之中打了个哆嗦。

“你也太狠了吧我说!”鸣人喊着,五官都皱成了一团。

而春野樱,却指着一身狼狈的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她笑得那么开心,眼角都挂上了泪珠。

 

夜深了。

长老室中,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皱着两张老脸,为自己的弄巧成拙连声叹息。

以前只知道鸣人嘴遁好使,没想到宇智波也不遑多让。仅仅一席话,竟然让那个天生怯懦、仿佛一出生,身上就带着“棋子”标志的姑娘,义正言辞地跟他们说,就算他们再努力撮合,自己也不会接受和鸣人的婚事。

“从此以后,”她说,“我自己的路,我自己来走。”就算前方布满荆棘,至少也要勇敢地踏出第一步。

“这可怎么办。”水户门炎说,“现在鸣人是打定主意要娶宇智波了,还非说是咱们同意的,这事情要是传到别的国家,不是笑话吗!”

“笑话倒是另说,”转寝小春烦躁地拍了一下桌子,“鸣人那孩子是七代目候补,如果他和雏田结婚,控制了雏田,也就等于控制了七代目。但宇智波可不那么好控制。他现在连村子都不肯待,若是把鸣人拐走……除了鸣人,谁还能当好这个七代目!”

“要扶持鹿丸上台吗?”水户门炎摸着下巴道。

“不行,依他的经历,不能服众。还是让卡卡西再坚持一段时间,等三代目的孙子长大了……”

“不好意思,我不同意。”长老室的门被打开了,带着面罩的银发忍者满眼的疲惫。

“卡卡西?你……”

“我也是刚来,有些行政方面的事想问一下二位。”卡卡西叹了口气,“经历了三战、四战,我的身体早就伤痕累累了,想赶紧退休休养呢,比如泡个温泉之类的。”

“卡卡西,我还要说你呢。”转寝小春的表情严厉了起来,“他们以前是你的部下吧,你怎么能放任他们,走到现在这一步?”

“呃……”卡卡西挠了挠自己凌乱的银发,他想,我本身就是个恋爱方面十分不顺的人,一个破碎的我,又要怎么拯救两个破碎的弟子??

“我还是觉得,两位长老多虑了。”卡卡西想了想,以前似乎有人说过这样的话,“您们知道,砂隐的千代婆婆有,而您二位没有的,是什么吗?”

“什么?”两位长老不解,“弟弟吗?”

“是信任啊!对晚辈的信任!”卡卡西决定不去吐槽长老团的答案,“鸣人看起来是那种娶了媳妇忘了木叶,任由木叶生死不管的人吗?如果跟鸣人在一起的话,佐助即使别扭,也一定会帮木叶。因为木叶毁了鸣人就会很伤心,而他肯定不舍得看鸣人伤心。”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水户门炎陷入了沉思,“但是,宇智波的血继限界,如果在佐助这一辈断掉,也是可惜……”

“不一定非要佐助生孩子才能解决。”卡卡西道,“战后归顺木叶的疯狂科学家大蛇丸,如果给他许可,批准他研究写轮眼的话,他一定会很开心……”

“但是……大蛇丸,他靠得住吗?”

“两位,您们知道,砂隐的千代婆婆有,而您二位没有的,是什么吗?”

“你不要以为这句话是万能的卡卡西君。”

三人僵持了许久,两个长老才终于松了口。

“好吧,我们退一万步,许可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结婚。但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还是木叶的七代目候补……这传出去,别的国家的人会笑话死我们的……”

“这个您放心,我有办法。”卡卡西拉了拉面罩,目光矍铄。

 

三天后,在长老团的默许下,七代目候补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在木叶举行了规模不大的婚礼。他们只请了平日相处非常好的同期生,以及卡卡西、伊鲁卡等老师。他们纷纷带来了自己的礼物;比如医疗部长春野樱就带来了一箱的安全套,女人表情十分凝重,“男同X恋之间的性爱,一定要注意安全。鸣人,不许让佐助染上奇怪的病听到没!”

“等等!为什么只说我!”漩涡鸣人十分委屈。

而宇智波佐助面对李洛克带来的那一大堆道具,面露难色,“这是什么?情♂趣用品吗?”

“不是啊!这是锻炼器材啊!”小李眼睛放光,“我真羡慕你们!以后就能过上随时和对方比赛的生活!不要大意的比起来吧!”

“不,我们没有那个打算。”宇智波表情平静。

“别这样!这就是青春啊!!比起来吧!!”

“不。”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直到牙走过来,递给他们自己的礼物:两个红色的项圈,才打破了这凝重的气氛。

“这是什么?”宇智波皱着眉头,“狗圈吗?”

“是颈链啊颈链!”牙道,“希望你们两个把彼此牢牢地拴在身边,都别随便出来虐狗,好吗!你们当初还是朋友的时候就把我们虐得够呛了,这要是结了婚还得了!”

“佐助君,”卡卡西也走了过来,“如果你和鸣人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话,老师这里有参考书……”

“…………不需要。”

“佐助君,这个给你……”山中井野也红着脸,递上一个红色的小瓶子。

井野……竟然不是送花吗?佐助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个小瓶子。

井野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了,“这是,那什么,玫瑰花味的润滑油。我看网上说,男人之间好像需要这个……总之,你们可千万别受伤啊……”

还真是多虑了。但是……

“谢谢你。”佐助抬起头,轻轻地笑了,黑色的额发被风轻轻吹动,露出那似乎有魅惑人心力量的紫色轮回眼。

 

除此之外,我爱罗、水影、雷影、土影等国际友人,听闻木叶七代目候补漩涡鸣人要结婚,也不远千里赶来庆祝。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佐助时总是目光游移,脸也有些发红。

其中雷影还十分严肃地跟鸣人说,“我原以为当初你真是为了朋友下跪挨打的,没想到真相是这样……”

我爱罗的表情也有些僵硬,“总觉得以前有点对不起佐助。还有,鸣人,如果你手头有佐助七岁前的照片,记得给我们看看。”

水影则是一直喝着闷酒,“那样的胸部都能结婚,为什么老娘结不了婚……”

他们的表现让鸣人十分茫然。

直到两人办完婚礼,旅行结婚到云之国的小茶馆,听说书人眉飞色舞,吐沫横飞,“谁知那宇智波佐助,原来竟是个超级平胸的美少女,而且在7岁前都是双马尾发型,根本就是教科书一样的傲娇。这么想来,他会对漩涡鸣人欲擒故纵,一点也不奇怪。”之时,两人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已经22岁的佐助当然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发飙,但是鸣人还是感觉到,佐助握着他的手,猛地使力,疼得他皱了下眉头。想要拉佐助离开,抬起头,却看见佐助也在看着他,眼光流转,嘴角微扬。让鸣人不由得看呆了。

嘛,毕竟一时之间也不能改变整个忍界的偏见,还是一步一步来吧。

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Fin.


评论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