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hina_Yuki

大学狗忙碌中,暂缓更新。

通知:因为不知道lofter哪天出了什么毛病又再来封禁,从此以后无论什么文章皆以长微博图链(或者AO3)方式发出,如果图链失效了可以评论通知作者。

I am Luthina_Yuki.

这里冰雪,一位废话连篇没剧情没文笔的作者。写文看心情。爱写原创多过同人。更新十分缓慢。

大本命:
-【三次元】沉迷JPOP无法自拔
-【二次元】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酱油人物)
-【二次元CP】志贵雅近X行平一己(漫画学园爱丽丝)

近期:
火影忍者-宇智波六件套(修因,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最爱鸣佐第二扉泉第三修因)

文坑(只限连载中):
-【原创】夜梦·前作·自杀俱乐部
-【同人】(爱丽丝学园-全员向)Unknown
-【同人】(爱丽丝学园-志己)Sin
-【原创】寻梦者

© Luthina_Yuki
Powered by LOFTER

【爱丽丝学园-志己】情人节-PART 1(中长篇未完结)

灵感是在之前码肉的时候出现的……就是忽然想码两个人从小时候到大叔后甜蜜蜜的恋爱故事,没错的话完结后会出多一篇肉来练手【走开

反正我就是想写甜文谁都不要阻止我,码完这个我就去填坑!


总裁X著名小说家,现代PARO

OOC属于我,幸福属于他们

不过此次更新是俩人小时候到高中时期,反正挺短就是了。


注意事项:


1. 一如既往剧情渣文笔渣。

2. 年龄私设有,志贵一己同岁,过后出场的馨姐姐大他们几岁,泉水柚香小他们两岁

3. 主要出场人物当然就是志贵一己,外加馨姐姐泉水柚香,后期出现少许蜜枣

4. 志贵一己柚香泉水四人青梅竹马设定

5. 性格私设有且严重OOC,志贵外表毒舌爱面子爱欺负人实则超会关心人是个暖男,一己外表高冷傲娇实则内心蠢萌超级爱吐槽人(真的很会吐槽……而且不意外到后期可能会出现爆粗口?)

6. 大概就是这样吧……想不出来了……过后想到再补充


情人节

 

 

1.

 

行平一己在认识到志贵雅近这个人时才年仅五岁在上幼儿园时。

如果要谈起俩人的关系的话,说是从幼时就认识的青梅竹马也不为过,哦当然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两个比他们小上两岁的行平泉水和安积柚香。

行平一己带着刚满三岁正要上幼儿园的行平泉水来到幼儿园就撞上了同样带着安积柚香来报道的志贵雅近,然后无奈地看着那两个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却不知像打了什么鸡血似的开始勾搭在一起玩闹的三岁小孩。

当时的行平一己天真的将一切都归咎为小孩嘛都是自来熟的,当然这并不包括他虽然他也是小孩子。

然而比起那两个一对上眼就互看对方怎么看怎么都满意的三岁小孩,另外两个五岁的大孩子仅仅对彼此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

再后来的后来,行平一己透过自家弟弟还有安积柚香知道了那个和自己年龄一样的灰发男孩叫志贵雅近原来是她最近才刚认识的邻家大哥哥,刚好要报读的幼儿园是同一间就索性让他带着自己来报道了。

而这时的行平一己怎么也没想到俩人的孽缘是从这一刻开始的,而且还是一辈子的。

 

 

2.

 

行平一己不想吐槽自己的弟弟到底在何时就点满了撩妹这个技能,要说什么是万幸的话,那大概就是自家弟弟撩的永远只有那个栗色长发女孩。

讲真,从三岁认识到现在四岁不过也才满一年,站在远处观望那俩人像夫妻似的玩扮家家酒的行平一己双手交叠在胸前暗自吐槽着,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前卫吗。

那像他这种小孩是不是都快要绝种了。

哦不对,他想,自己好像还忘了一个人。

将视线投去在自己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那个正捧着一本书读得津津有味灰发男孩身上,虽然看起来像是正在专注读书吧,不过从那人时不时就会向自家弟弟和安积柚香身上投去目光他就知道对方大概也是怕自家妹妹被拐走吧。

这年头当哥哥真是不容易啊,他想。

自认识安积柚香和志贵雅近以来自家弟弟每日都会拉着自己跑去加入这四人团体,还美其名曰是说一哥你太寂寞了要多和我们玩玩,行平一己简直都懒得去揭穿他说你其实是想找机会去见安积柚香吧还给我装什么装。

说是四人团体吧,但行平一己感觉他自己和志贵雅近一样都是旁观者,每一日都得捂住双眼来看另外两个比自己小的孩子如何花式秀恩爱。

要比存在感的话,他们两个人的存在感最多为0.000000001,应该没有更多了。

基本上每一日的模式就是看着那俩人在操场上玩,自己和志贵雅近就会有默契地分开来各自选下一个角落自己做自己的事谁也不过问下,就让那风儿将一切辣眼睛的辛酸场景都给带走,除了一开始见面的打招呼之外再也不会交谈。

然而却总是被自家弟弟和安积柚香教训着一哥你为什么不和志贵说说话啊对啊一哥志贵他人很好的你们就说说话嘛哎志贵你也和一个说说话嘛。

顺带说一句,自从认识了安积柚香后行平一己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叫他一哥的人,当行平泉水兴奋地拉着小手指向他对安积柚香道这是我哥哦你也可以叫他一哥哦然后还未等自己发出任何反驳语言时就听到那小女孩乖巧地喊了声一哥后行平一己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言归正传,反正不管那两个小小孩怎么劝导行平一己在上小学后即使和对方进的是同一间小学也始终和对方保持着哦见到面了那就互相寒暄问候一下吧下一秒就可以直接走人的关系。

直到八岁那年为止。

 

 

3.

 

如果要说自己这辈子的情人是什么的话,刚八岁的行平一己会很笃定地和你说是书一定都是书本。

这世上的书籍是极其地多,那一片汪洋的书海是自己就算花尽一辈子时间也没法游完的,从小开始性格就偏静而且还很内向的行平一己就这么培养起了阅读的喜好,而且基本上是那种每天一定要啃一本书不啃不行简直犹如吸毒上瘾般的书虫。

作为一名合格的爱书者最先就要知道书本的价值,有时候有些书虽然很冷门但里头的内容却字字句句都是精华,而行平一己本身就极爱阅读这类书籍。

秉持着别人不看好书但我一定要看的心态行平一己几乎逛遍了所居住城市的每一间书店,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十分老旧的古董书店卖的全都是些平常在市面上找不到的书,惊喜如狂的他简直巴不得日日都往这里跑甚至还被自己家人吐槽到你干脆直接住这里算了。

而这里的老板对自己也是熟悉到了极点,从一开始还在质疑这么大的小孩能看懂这样的书吗到最后就把他当成好朋友般毕竟老板自己也是个爱书之人能遇见自这么小就热爱书籍的人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

然后就在某个风和日丽极其适合买书的日子,行平一己踏着愉悦的步伐在同样那家老书店里的书籍堆里徘徊寻找着好书,忽然眼睛一亮,心中一惊,眼神倏忽锁定在一本黑色皮质精装书本上,照那厚度来看大概有一百页左右。

迈步向前一看到那本书侧上烙印的名字,这不是自己最近找了好几个月的书本吗,果然去哪里都好还是不如这里啊!!

内心冲载着千万无数种喜悦的行平一己迫不及待的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在快要触及那本书时,碰撞到了另一只手。

他愣在原地,顺着那只与自己相触的手往上一看,撞入一片蔚蓝色眼眸。

啊……

那个名字堵在嘴里呼之欲出,他张了张嘴,盯着那个和自己一样有点惊讶的灰发男孩。

“……行平同学?你来买书……?”

最先打破稍微有点尴尬的气氛是站在自己眼前的志贵雅近,他点了点头又回喊了句志贵同学,俩人不约而同地收回了手。

此时老板走了过来,看到这情况拍了拍自己的头道。

“诶你们俩是认识的啊,难怪呢我就说怎么最近爱看书的小孩这么多……哎这本的话只剩下最后一本了哦,出版社没再出版了所以可是绝品哦,想买的话我可以打个折给你们。”

老板留下一句话后就返身走回去柜台整理帐目,留下某两个少年站在架子身后无言地对峙着。

“嗯……这本书我找了挺久的……所以……你也是来买这本的……?”

看到对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行平一己觉得这真是太不幸了为什么世上会出现这么巧的事呢……反正现在是希望对方能看在自己费劲如此苦心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本书能把书让给自己……大概吧?

“……我也找了好久……嗯我是很喜欢这本书……而且网上也只有试阅版……”

完蛋了,行平一己差点没扶额想着,对方竟然也适合自己一样先看了试阅版而且从他为难的神情来看肯定也很喜欢这本书。

于是两个少年又无语地将眼神在彼此与那本思念万千的书籍来回移动着,作为一个誓死爱护书籍的行平一己实在是无法在这时候做一个大度的人把自己如此心爱的书让给对方啊啊。

再一次率先开口的还是对方,志贵雅近挠了挠头低声道,“不如就猜拳吧?”

“啊?”

“反正我们一直在这里下去也没办法,老板也不可能变多一本书给我们……谁猜拳赢了就把书本买回去吧。”

行平一己点点头,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问题是这样的话就要完全看运气了,他也不常猜拳,自己运气如何也是无从猜想。

算了先豁出去吧,是赢是输都是命呗,这样想着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在志贵雅近说完一二三后就摊开手掌比了个布。

然后他有点诧异的看着对方那紧闭的拳头,以及瞬间出现在那双蓝眸下的失望。

最后行平一己在还未从自己赢了猜拳的状态下买下了书本,站在店门口用两只小小手臂将书本环抱在胸前的他愧疚地望向志贵雅近那离去的背影,心中莫名感觉过意不去。

不自觉地提步追上前拍了拍男孩与自己一样瘦弱的肩膀,在男孩疑惑的眼光下他咽了咽口水说着。

“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看吧?”

说罢,他一手在男孩眼前摇晃了下自己手中的书。

 

 

4.

 

“我说一哥志贵你们啊,能不能别整天看书啊?我和柚香都快闷死了啊。”

正在将身与心全都付诸与书中世界的俩人在被人打搅后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向那始作俑者投出不满的眼神。

“那是因为你们不会看,难怪每次成绩这么差。”

“笨蛋就该看多点书,也不知道是谁每次在考试前才来一哥一哥喊着我求我为他补习。”

行平泉水在那一刻觉得自己大概是傻的才会谁不招惹偏偏去招惹这两个最毒舌的人,明明都不是认识他们第一天自己怎么还是这么傻,而现在的自己简直就像是那种没事找事做最后还惹来一身腥。

“真是的,”,行平泉水不满的撇了撇嘴,“你俩之前我和柚香怎么劝就是死活都不和对方说话,现在好起来后又开始联手欺负我们。”

“你管我们。”

“笨蛋先闭嘴别打扰我们。”

于是感觉到身心灵都受到伤害的行平泉水边哭泣着边奔跑投入到安积柚香的怀抱里,留下俩人无动于衷地又将自己投进书海里。

要说俩人关系好起来,的确是从那一天俩人在书店偶遇并且后来开始相约一起看书后才开始。

后来行平一己回想起来也觉得奇怪,其实开始跟志贵雅近相处后发觉到他这人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高冷,反而从某种角度上和自己有点相似,除了爱看书外还爱对类似自己弟弟和柚香这类思想单纯四肢发达的人各种使用毒舌技能。

人际关系的确是挺奇妙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俩人能从之前的漠不关心到后来因一本书结识在一起看书再进展为时不时能针对一本书进行各类似的评价到最后变成每天见面时可以互相聊起生活上各种大小事顺便兼当另外俩小孩的监护人。

于是每天和志贵雅近坐在一旁一起看书顺带望着自家弟弟与未来弟媳(?)在一旁愉快玩耍成为了每一日的必备任务。

而俗话说得好,当某一群组里出现了学霸,那肯定会有学渣。

自家弟弟的智商自己是从小就知道的,直到现在行平一己也了然人的智商是天生的无可避免既然自家弟弟不擅长读书那也就算了,但为什么就连自家未来弟媳也是一个样呢?

行平一己不由得与志贵雅近开始进行类似的学术探讨,两个人作为学霸讨论到最后只得出了一个结论。

———笨蛋这种东西大概是会传染的?嗯,应该没错。

在这里顺带说一下行平一己和志贵雅近是同一班的,行平泉水和安积柚香则是属于同一班的,前者属于每次考试在班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名,后者则属于每次考试必定倒数第一或者第二。

最后行平一己的小学生涯就此安然地度过,有美满家人有朋友还自带学霸称号最后顺利考上名中学,除了自己每一年在每次考试都得和志贵雅近不得不为某俩笨蛋的成绩感到苦恼外大概也没什么烦恼了。

哦当然自己的弟弟与未来弟媳也考上了一样的名校,不说别的,上天对每人是公平的这句话是对的,事实不就证明了吗,上帝剥夺了那俩人的智商,顺带给了他们超凡的运动能力。

 

 

5.

 

行平一己最近很苦恼。

本来嘛,作为一个小学时的人生赢家讲道理不应该继续维持到中学时期呢?为什么这个规律到了中学时期就被打破了呢?

这真是太不科学了,虽然他本身并不是一个极端信科学主义者。

那他的烦恼是因为成绩一落千丈?不不不,作为一个名列前茅的优等生行平一己表示要考到好成绩不是难事。

那是自己的弟弟天天惹自己生气?行平一己挥挥手表示自从自己弟弟在上了初中后加入暴走族还成为那群人族长后他就决定这一生都要对自己这个弟弟放弃拯救让他自生自灭。

现在能让他如此烦恼的是唯一一个可以称得上是自己挚友兼青梅竹马的人,志贵雅近。

行平一己不知道他到底是天性如此呢还是人长大后劣根性开始显现出来了,虽然自己一开始也知道志贵雅近在毒舌技能这方面从来是无师自通且技能点已经被点到爆表,但他真心觉得随着每一年他们成长那人的技能点成长最大值也在跟着成长,直到现在俩人都上了高中后他的毒舌技能简直到了一个可以日天日地的地步。

你说吧,到底世上有哪一个人可以在你愉悦地捧着自己在家泡的green smoothie一边享用时坐在你身旁开始跟你唠叨多喝这个有什么坏处还顺带损一下自己那一成不变的喜好。

比如说———

“我说你啊,日日喝这个喝不腻吗?难不成你想当电影的绿巨人不成。”

“你肉吃这么少难怪长不出肌肉,运动也不擅长,跑几圈就要晕…我说你这样没有女孩子喜欢你啊。”

“嗯?别跟我说有女孩子给你情信什么的,你确定人家不是被你暂时的高冷样貌给骗了吗?我敢保证当人家知道跟你交往后日日都得喝这东西她不马上跳楼都惨。”

 

我爱喝green smoothie关你什么事!?我都喝这么多年了我自己知道分寸!?谁要像你一样成为一个肌肉男!敢情你不是在嫉妒我收到情信了吗———!?

 

志贵雅近最高明的不是在毒舌功能也不是在厚脸皮功能,而是他总会把你吐槽得体无完肤后趁着你还没思考要如何反击时欣赏你那种被哽住要被气死的表情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就像现在。

行平一己差点没把自己的水壶给捏爆,如果他可以的话,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人远远离去的背影,开始无比想念那个时时刻刻会在身边喊一哥一哥烦着自己的弟弟。

唉我亲爱的弟弟啊,你就这么跑去做什么暴走族组长都不愿意回来帮自己暴打这个日日折磨自己的恶魔吗!?你个不称职的弟弟!!!

行平一己赌气似的喝下一大口green smoothie,在整个口腔都充斥着那令自己觉得人生美好的味道后他又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嗯,果然greensmoothie 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

然而即使在内心如此厌恶但他自己却依然和志贵雅近被大家公认为是一对好基友。

从各种意义上的。

先不说俩人每次都堆在一起组成一个学霸二人组开始学习探讨如何称霸下一次考试的排行榜,然后在每次上体育课时俩人都要坐在一起休息然后进行愉快的谈话,在到最后俩人上了初中后开始以行平一己为首两个人各自占领了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的头衔。

对于学校内每位女学生来说这俩人更是头号情人首选,每一年情人节俩人的鞋柜桌子抽屉都必须得塞满一堆情书才算是情人节的正常运作范围。

更不用说学校每一个角落基本上都曾经有着女生对心目中男神告白的场景,紧接着就是女孩子奔跑着哭泣无法接受告白被拒绝的现实。

然而这依然打不死每位情窦初开的少女们那熊熊燃烧的恋爱之心,并且每一天都在感叹啊能够进到这间学校看到他们真是太好了,再继续期待着自己哪一天是否也能当上男神身旁的唯一一个女人。

这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可贺你个头!

行平一己每天都在咬牙愤恨地想,在一起复习也就算了那是因为自己不擅长的科目偏偏那家伙最擅长而且也是个学霸那自己有什么办法啊没办法啊就只好找上他了呗。

虽然他教得的确很好…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啊!!

但是每逢体育节都在操场旁进行愉悦的谈话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这群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不懂我的辛酸!!!!!

有哪一次不是自己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后然后被狠狠吐槽再最后被对方欣赏自己明明一脸快发火爆发的表情却不得不顾虑身旁一堆人的目光而暗自将所有怒火吞下去!!你们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没看到我额头的青筋都要爆发了吗!?我都怀疑我吞下的那些怨气都快要把我活生生变成怨鬼了好不好!

还有那个什么学生会会长,要不是对方拿着一张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手中的咖啡全都喷到自己脸上的丑照顺带还威胁道如果你不去参选当学生会会长我就把一堆类似这种照片发出去还有我日日把你带来学校的green smoothie 都拿去倒掉最后每天再逼你去操场跑十圈才把你上次想要的书借给你还有诸多如此不为人道的胁迫啊!!!!

到底懂不懂被逼上台演讲的心酸?!!懂不懂被逼上位的苦楚!!?虽然自己做得也很好而且他也乖乖地将所有自己不擅长的交际事项全都揽在自己身上但是他到现在还是无法原谅这种逼迫的行为好不好!

行平一己在当上会长后的第一年甚至绝望的想自己干脆做烂一点然后把会长职位让给其他人好了但这么一来自己那完美的学历就会被沾上污点而且自己的责任感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啊。

更不用说自己每一日都得在某个人那要杀死人并且透露一种你给我好好做敢故意给我乱乱做的话你就死定了的眼光下一边啜泣一边完成学生会的事物。

于是他就这么成功的连任了,当然包括那位学生会副会长。

然后行平一己再度开始了自己每一日泪流满面地接受某人美其名曰关心的毒舌吐槽。


-TBC

评论
热度(2)